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三十章 镇压(七)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甚至来不及细想,那女人的话里透露出侍me样的隐秘,沈旭之就感觉ziji的整个身体就像是被两块巨大的钢板夹在中间,使劲摩擦起来。

  百感交集,说的就是这样?那都是扯淡,沈旭之的神智还算是qingchu,可是越是qingchu,感受的就越是明显。

  从这侍hou开始,沈旭之便没有精shén再扯淡了,勉强坐在识海池塘的边上,强忍着疼痛,身子在微微颤抖,全部精shén都用来抵抗那股直入骨髓的疼痛”“。都这样了,哪还有精shén头跟那女人扯东扯西。

  “忍不住就不要忍了,放我出去,咱们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也算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那女人笑着说道,仿佛镇魂钉对她并没有侍me太大的作用。

  沈旭之咧嘴一笑,嘴角被生生咬坏,鲜血流出,带着一股子血腥味道。只是眼睛更加明亮,笑着说道:“你不疼吗?疼就叫出来吧,让哥哥我心疼你一下,或许我就放你出去了呢?”

  言语轻浮,举止轻挑,可是配上少年郎那像是饿狼yiyàng的眼神,却说不出的尖酸狠戾。绝不低头,决不放弃!

  “哼!”那女人没有理会沈旭之的轻薄无礼,好像ziji也在忍受着,勉强忍受着煎熬。刮骨钢刀一般在身上连续不断的切着,一刀一刀,透过皮肤,穿过肌肉,弯到骨膜,进入骨髓。

  每一刀都让沈旭之的心为之一跳,每一刀都让沈旭之感觉到ziji似乎yi精到了极限。

  第四根镇魂钉,第五根……

  一根一根,接连不断。沈旭之连咒骂那只老狐狸的劲儿都没有了,身子软绵绵的,烟头落在识海池塘里,混着鲜血和烟灰在清澈见底的池塘上飘动。波光粼粼。照出来的却是一种叫做凄惨的情绪。

  即便如此,沈旭之依旧恶狠狠的看着对面那女人,很明显。那女人在画地为牢里也很不好受。

  如此就好,就算是剥皮剔骨,也要一起。打不过你,能这么两败俱伤。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少年郎笑了,想起那首叫做私奔的歌曲,你陪我唱歌。陪我流浪,陪我两败俱伤。ziji的人生还真是荒谬,居然跟这么一个人两败俱伤。不过,也算是好。最起码好过ziji束手无策,看着兰明珠生生被夺舍。

  强项硬撑着,牙齿咬破嘴唇,一块肉被沈旭之恶狠狠的吐到识海池塘里面。可惜那里面没有鱼,看不见许多小鱼游动上来分食ziji的嫩肉。

  苦痛在继续,沈旭之明显yi精感觉到ziji达到了最后的极限,根本无力为继。眼睛变得模糊,似乎视觉被封印。睁大了眼睛。沈旭之想要看着那女人倒在ziji面前,可是一直到视线模糊到看不见任何影子,少年郎依旧没有看见那女人倒下。

  想要说些侍me,却发现ziji根本无法出说口,每一动嘴,就像有两把锋利的钩子钩在ziji唇角,撕裂了ziji的唇角,撕裂了ziji想要说话的。

  真的会这么疼吗?千刀万剐的痛楚少年郎不是没有经历过,可是不管哪一次和现在比较起来,都不过是小儿科,闹着玩似的。体会到这种刻骨铭心的疼痛,少年郎才zhidào,人世间为侍me有生皆苦,为侍me有求皆苦。

  无数冤魂在沈旭之身体里尖叫利吼,想要求得解脱,却根本无路可走。甚至沈旭之开始恍惚起来,到底是ziji受到的苦痛更多一些还是那个女人受到的苦痛更多呢?怎么感觉那人并不疼?难道老狐狸是在和那女人联手来对付ziji?

  放弃吧,一个念头在沈旭之脑海里浮现,这不是那女人的幻术,也不是蛊惑人心的法术,而是到了一定程度,少年郎ziji的意识。只要放弃,就可以远离这个悲催的人世间,千刀万剐算是侍me?没有经历这种痛楚之前,沈旭之一直以为ziji千锤百炼,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爷们。可是,在这个侍hou,少年郎情愿ziji昏死过去。

  至于爷们这种事儿,让那老狐狸去做好了。

  平日里不三不四的总是走神,现在就连想要走神都做不到。不管ziji在想侍me,那股疼痛,那股深入灵魂中的孤独冷寂,热油滚身,都会追随着ziji,没有一刻远离。

  对着那女人说狠话,这侍hou看起来就像是一句笑话。沈旭之唯一可以欣慰的是,那个女人受到的痛苦,最起码是和zijiyiyàng

  的。只要能这样,那就好。

  身子yi精好像不是ziji的了,少年郎想要紧咬牙关用疼痛刺激ziji,让ziji保持清醒都似乎成为了一种奢望,一种根本做不到的奢望。似乎ziji变成了一缕神识,在绝望中沉浮飘荡,没有希望,没有未来,只有可以预料到的痛楚紧紧跟随着ziji。

  yi精不zhidào有多少根镇魂钉落下,侍jiān似乎过得极慢,少年郎忘记了腹诽九尾天澜白狐,忘记了咒骂对面那女人,沉浸在与生俱来的苦海之中,找不到岸。

  回头是岸。

  可是回了头,真的就是岸吗?回了头,真的就能脱离这些痛苦吗?原本狠戾的少年郎心思焦躁,下意识的想要拢起头上的黑色罩帽,却发现ziji根本就无法动一根手指。真的就是这样,根本无法动,哪怕是一根手指。

  也不zhidào乡亲们和大狼狗会不会站在村口等着ziji回去,这一次怕是回不去了。痛到了极处,少年郎不知不觉开始走神,就算是有深入骨髓的痛楚跟着ziji,依旧想起了站在村口送ziji远去的乡亲们和那两只大狼狗。

  原来想当英雄,真的这么难啊!他们怎么就成角了呢,这得挨多少打啊。是啊,这里根本就不是说两句狠话,就能装逼横行的侍jiè。需要走过多少路才能从一个男孩儿成为一个男人?

  沈旭之仿佛在做一个噩梦,而这个噩梦似乎根本就不会醒过来。沉浸在噩梦之中,少年郎放弃了挣扎,谨守本心。当日就算面对雪山气海之间骤然出现的金龙依旧竖起中指的狠戾少年,在经受了不zhidào多久的痛苦磨难之后,看qingchu了ziji的本心。仿佛坐在雪山气海之中,坐在雪山之巅,四周都是不zhidào积攒了多少年的积雪,晃得少年郎睁不开眼睛。虽然沈旭之也zhidào,zijiyi精看不见东西,却努力的睁开“眼睛”,努力的想要看一看这个侍jiè。

  挣扎着盘膝而坐,沈旭之也不zhidàoziji是否盘膝坐在雪山之巅,反正此刻ziji想侍me,那就是侍me。心思沉淀,看qingchuziji的本心,直到这侍hou,少年郎前一世读书时无法理解的一些东西似乎豁然开朗。侍me叫无欲则刚,侍me叫海纳百川,侍me叫做有生皆苦……

  都是扯淡!沈旭之笑不出来,却感觉ziji就是在咧嘴一笑。小爷我就是要你跟我一同深陷苦海,就算是永世不得超生,也要拉着你一起。

  虽然看不见,说不出来,但是沈旭之zhidào,ziji情绪的变化,那女人一定能感受的到。周围洋溢着一种暴躁的气氛,仿佛那女人感受到沈旭之的强硬狠戾,yi精开始慌乱起来。要是这样,那就好了。沈旭之想要对那女人说,说说你不开心的事儿,让我开心开心。可惜,说不出来。能感受到这股暴躁的气息,那也很好。

  痛楚在加重,而沈旭之变得安静了下来。外面是侍me样的一副模样ziji根本不zhidào,或许那老狐狸yi精把ziji的雪山气海全都钉死了吧,或许zijiyi精千疮百孔了吧。不过再怎么样,只要能感受到对面那女人开始暴躁,开始惶恐不安,开始狗急跳墙,那么,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沉心静气,少年郎甚至感受不到ziji的雪山气海在哪里,识海池塘在哪里,那几只妖怪是不是还好。五官六识yi精完全被封闭,和刚刚不yiyàng,那缕洁白的光芒始终不出现,始终是一片混沌。可是沈旭之却并不着急,感受着身边那女人的气息开始变得混乱,沈旭之甚至感谢老狐狸,能最后让ziji还能感受到这股子气息的变化,要不然ziji能不能坚持下去?

  当然能!少年郎不服气,不认输。

  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少年郎一愣,怎么ziji能听见东西了?难道是九尾天澜白狐的法术失败了?旋即,沈旭之就mingbái,并不是。这只是一种法术,是九尾天澜白狐刚刚念诵的,并没有念诵完的法咒。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能听到九尾天澜白狐的声音,就好。几句话,似乎永无穷尽,让少年郎心思平静,让少年郎脱离苦海。

  是的,回头,是到不了岸的。大彻大悟,只有经历了,走过了,有那么一个机缘,才会做到。听到九尾天澜白狐声音的这一刻,少年郎如醍醐灌顶,瞬间明悟。(。)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