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八十七章 一生一世的爱情落幕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静,安静到让人心慌。就在“女神”最后的反击命中九尾天澜白狐的时候,整座神山上的时间似乎凝滞,一切都变得悄无声息,fǎngfo整个世界都已经失去生机。神级强者最后压榨出自己生命力的一击,无疑让人绝望,根本无法躲避,也无法去直面。就算是时间、空间,在这一刻都开始要崩塌,整个世界要回到最初的原点一般。

  所有的力量,所有的生机显露出实质,一圈圈涟漪荡漾,缩聚在九尾天澜白狐身穿的天枢院黑衣黑氅里。在已经紊乱变得极慢的时间中汇聚,随后便义无反顾的炸开。

  爆炸的威力极大,把九州的空间撕扯开,隐约可以看见虚空。粉碎成最基本的物质的天枢院黑衣黑氅被吸入虚空,就算是死了,神魂在无所依。“女神”的手段阴沉,最后一击,更是肆无忌惮,就算是整个世界毁灭那又如何?

  九尾天澜白狐就此陨落,和“女神”一样,魂飞魄散。

  另外一只天地元气化作的长箭直奔那只女鬼。“女神”看的极准,那只女鬼和鞠文的关系昭然若揭,杀一个,留一个,生不如死。九尾天澜白狐躲避不开,那只女鬼又如何能逃走。

  鞠文身子像是一粒尘埃般快速向后退去,因为带着那只女鬼,身影稍慢,眼看就躲不过这一击。就在此刻,一个湛青色的身影出现在鞠文和那支长箭之间。

  就是一个影子,出现。随即毁灭。长箭上蕴含的力量轻而易举的撕碎湛青色的影子,继续奔着鞠文而去。

  不知何时,不知道在紊乱的时空中经历了什么,长箭周身散发着浓郁的白烟,好像是一块赤红的烙铁沾上了水,嘶嘶嘶的声音虽然还没有传到耳中,光是看一看,就能想象到刺耳的蒸汽的声音在耳边回绕。

  鞠文目眦尽裂,相柳一心护主,在最为危机的时候。自己跳了出来。挡在鞠文身前。不管行不行,只要可以为鞠文争取到一线生机,相柳单纯而又卑微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身属水性,一身剧毒。所有的毒涎全部落在长箭上。而天地元气幻化的长箭宛如实质。丝毫不退让。硬生生的把所有剧毒炼化。

  相柳用生命延缓了一瞬间,或许一眨眼就过去的时间,或许念头一转的时间。而这短短的一瞬在时空乱流之中更是微不足道。

  可是。那又如何?

  鞠文眼角裂开一条口子,鲜血流下,混在一身血污的鞠文的脸上,旋即不见。这一瞬间,鞠文的确有了几样选择。这是相柳为鞠文争取的时间,可是鞠文真的能躲避吗?那支长箭本来就是射向女鬼的,鞠文护着女鬼,就像是多年前在精灵族森林里,面对潮水一样的兽人,死战不退的时候一样。

  虽然岁月在鞠文的脸上留下痕迹,让那个丰神俊朗的少年郎变成垂垂老矣的老者,让那张充满了希望和奋斗的脸上留下无数沟壑一般的皱纹。可是,那颗心依旧没有改变,依旧是那般火热。

  就算是死,也要护住自己的恋人。这个念头,这么多年来就没有变过,不管是岁月变迁还是每天吵吵闹闹,亦或是生死离别,这种信念就像是那么多年前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猫在叫,狗在跳,她在树下微笑。从此以后,生命中多了一个自己要去守护的人。

  为了这个人,鞠文放弃了少主的身份。为了这个人,鞠文顶着兽人如同潮水一样的攻击,身受重伤,死战不退。为了这个人,苦守大雪山千载,终日看着皑皑白雪,任由自己在寂寞的岁月之中老去。

  终于要到终点了吗?鞠文看着“女神”最后反噬的一击,恍惚的想到。

  鞠文没有动,知道被自己护住的女鬼躲不过去。这样的一箭,连九尾天澜白狐都没有避开,更不要说自己那个已经死去几百年,整个状态都不在巅峰时候的婆娘了。整枝长箭被“女神”反射回来,包裹着浓郁到滴水的天地元气,中间还有一丝摄人心魂的黑色镇魂钉的颜色。

  镇魂钉!

  别人不知道镇魂钉的强大,鞠文不可能不知道。魂术大师,在看见九尾天澜白狐第一次说到镇魂钉的时候,鞠文就知道镇魂钉的来龙去脉。对亡魂有强大的震摄作用,甚至对活人也一般无二。只要是魂魄,有魂魄的生物,被镇魂钉接触,随即就会被钉死在那里。

  “女神”法术强悍也由此可见一斑,就算是九尾天澜白狐破开“极乐世界”,手持一百零八根镇魂钉合而为一的神器直接命中“女神”,那女人依旧有能力在镇魂钉上剥离出一丝黑色气息进行反击。

  不能躲,无法躲。自己背后就是当年那个如花美眷,就是当年和自己一同流落各个位面的伴侣,就是那个在深渊魂界大雪山上被自己亲手杀死的那个婆娘!

  躲开,借着小青护主心切的拼死一拦,就算只有白驹过隙的一瞬间,可自己却有了充足的时间闪避开。但是躲开长箭的这个念头在鞠文脑海里甚至没有出现过,要死就一起死,就算是躲不开,大不了被镇魂钉永世钉死魂魄,那又如何?

  鞠文一身早已经血肉模糊,背退而去,像是一个漏水的黑色皮囊。就在这时候,猛然觉得身子一滞,背后命门处一支长箭戳了进去。全身魂力就像是一池子水似的,找到了一个泄洪口,汩汩而出。

  心中一凉,心念电闪,最开始出现的念头是“女神”以通天彻地的大能不知不觉的攻击到自己背后命门。然而念头刚刚出现,身子僵直,被横横的摔倒了一边。这时候鞠文才知道这一击是自己背后的那个狗日的婆娘干的!自己的命门,可以说是浑身上下唯一的破绽。只要命门不被击中,自己就是不死之身。这一点,无论是沈旭之还是九尾天澜白狐都不知道。

  这是一个秘密,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那婆娘!

  心念电闪,鞠文暴怒。怒气冲天中,双眼变得模糊不清,浸满泪水。

  那狗日的婆娘,知道自己的意思!

  这么多年,枯坐大雪山,两人忍受着平时难以想象的孤寂。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让两人之间的心意相通,比寻常恋人更qīngchu对方想要做什么。就算是人鬼殊途,依旧如此,依旧如斯!

  时空乱流之中,鞠文的身子勉强用小青争取来的那一瞬间微微一侧。力量本来就不是精灵族擅长的,更何况那只女鬼只是魂魄。能把鞠文勉强移动一下,在弹指之间避开长箭,那只女鬼已经竭尽所能。

  外面是乳白色的天地元气,内核是黑色的长箭在鞠文腰间飞过,鞠文甚至能感受到长箭之中镇魂钉鬼魅的气息。原本蕴藏在长箭里的神级强者的魂魄早已经被这一缕镇魂钉的气息压制,压制的十分彻底,悄无声息,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一般。

  全身寒毛尽竖,感应到镇魂钉的凶狠霸气,鞠文随即如坠冰窖。一颗心被冻结,随即裂成无数碎片。

  就算是知道镇魂钉的强大,可感受过之后,一切的侥幸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那狗日的婆娘被镇魂钉镇压,已经无法更改!鞠文无声的强扭过头,想要随着镇魂钉的去势再看一眼那狗日的婆娘,哪怕就是最后一眼,也是好的。

  在青春年少的时候,那时候自己还是自在如风的少年,天赋异禀,曾经猖狂的幻想着自己这一世的故事,该是多么的嚣张跋扈,该是多么的异彩纷呈。然而,这一世,鞠文自从遇到这个婆娘后,便心甘情愿的隐姓埋名,心甘情愿的陪着她浪迹天涯,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大好光阴都花到了闺房描眉之乐中。

  可是,经历了大雪山几近千年的寂寞煎熬之后,原本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却万万没有想到,故事的结局居然是这样的。

  故事的结局居然是这样!这狗日的一辈子!

  鞠文身上的天枢院黑衣黑氅早已经被自己的鲜血打湿,打透。硬硬的落在地上,溅起几滴血花,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后,便像是死去了一般。

  一场大战,结束了一半。“女神”身死,最后困兽犹斗,九尾天澜白狐生死不知,鞠文被破开命门,魂力大丧,那只女鬼被镇魂钉钉住,身陷万劫不复之境。

  整个神山上一片静寂,似乎连月光落在神山上都会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声音落在心里,让人分外难受。

  没有人说话,不管是李牧,火系元素主神,还是一老一小两只魔凤凰都在这一刻沉默无语。这一战的惨烈已经超出所有人的想象,最后两败俱伤,没有胜者。不,应该说,出了李牧之外,没有胜者!

  九尾天澜白狐妙算无方,可是此刻看来,却是李牧大获全胜。

  李牧静悄悄的站在那里,眼睛看着空荡荡的神山,缓缓说道:“这种情况你依旧能活下来,看这样子,我的谨慎是对的。”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