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九十五章 胸中一口浩然气,威武不能屈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神山山腰的断壁残垣中,九尾天澜白狐靠着一块山石,看见李牧的身影渐渐淡去。Dudu8.Net看见那团燎天的大火渐渐熄灭,变成一朵娇嫩的鲜花一般的火焰。看见鞠文和那只女鬼被一支长箭穿在一起,相拥相偎,直到生命终止。看见沈旭之躺在地上,晕死过去。

九尾天澜白狐的眼神变得柔和无比,温柔的看着自己曾经生龙活虎的伙伴们,思念就像是一条斩不断的丝线,层层叠叠把九尾天澜白狐包裹起来  。就算是老狐狸历经人世沧桑,走过大江南北,见过千山万水,悲欢离合阴晴圆缺的事情经历了不知凡几,可像今天这样惨烈的状况却也让那冷酷、冷静到了极致的老狐狸心里闪过一丝悲伤。

  “傻小子,你还不醒?”九尾天澜白狐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沈旭之说话,想让少年郎醒过来。只是现在身上的伤重到九尾天澜白狐连动一动都像是登天一样,用如枪长舌吓走李牧,九尾天澜白狐别无他念。

  沈旭之身上隐约有些改变,就连对沈旭之熟悉至极的九尾天澜白狐都说不好到底是什么。原本还指望这小子能独当一面,没想到上来就被李牧放翻了。九尾天澜白狐的眼神最后落在似乎还有一口气的沈旭之的身上,艰难的在纳戒里拿出一根烟,却发现自己连点火的法力都没有了。

  无奈的把烟叼在嘴上,看着沈旭之。轻声骂道:“狗日的,快点起来!”

  神山上静悄悄的,风声轻响,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难道真的是这样?九尾天澜白狐看见沈旭之身上洁白的光芒绽放,在黑夜之中就像是一朵白色的小花似的,知道自己猜想的没错。当下也不去管沈旭之,仰望星空,一腔子的块垒无处可诉,心里愤懑无比。

  回想起这些年在三界之中游荡的一幕一幕。即便是妖孽如九尾天澜白狐。也不禁一阵恍惚。是啊,这么多年,都干什么来着?最后身受重伤,躺在这里看星星?

  不知道过了多久,九尾天澜白狐淡淡的说道:“你等了这么久。真是好耐心。还不出来?”

  整个神山上一片死静,九尾天澜白狐不知道在和谁说话。声音并没传出多远,细微的就像是在自言自语。

  九尾天澜白狐说完,见没有动静,也不去理睬,继续仰望星空。又过了半晌,老狐狸轻轻叹了一口气,背靠着断壁,努力挣扎着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像是一个背包客,走过了大江南北,见过了千山万水,渴了,捧一捧溪水。累了,流浪到神山,就在山腰间看着星星静静的发着呆。

  粗粗的呼吸声证实了就算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也让九尾天澜白狐做的很难。连番大战,九尾天澜白狐比强弩之末还要无力,却不知为什么没有召唤山下的天枢院的上官律、石滩等人,只是自己在这神山上独自看星星。

  换了一个角度,九尾天澜白狐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道:“就你这点隐身的法术,老子我一早就看见了,躲躲藏藏好像做贼。你见哪个破碎虚空成圣的大人物是你这般做派?鬼鬼祟祟,一点都不见大气。要么没有把握,一走了之。要么就留下来,像你这样说走还不走,闹的是哪般?”

  九尾天澜白狐看的方向中像是水纹一样荡漾了一下,李牧的身影又一次渐渐清晰。原来李牧并没有走,而是用隐身的躲藏起来。这一场布局,对手是九尾天澜白狐,耗时数百年,颇费心机手段,虽然感觉到危险,可是就这么走了,李牧却是不甘心。

  能修炼到这种程度,李牧除了天赋异禀之外,心志可谓坚韧不拔。甚至已经到了一种痴狂的程度,为人虽然谨慎,却心存高远。要不然也不会用鸿蒙紫气做引,硬生生的等了那么多年。一切尘埃落定,又怎么肯先走?听见九尾天澜白狐如此奚落自己,知道那只老狐狸不知用什么法术看穿了自己的行迹,说起来也当真神奇,明明看着已经在苟延残喘,随时可能死掉的老狐狸依旧不能轻视。

  李牧又一次出现在神山上,神色没有丝毫尴尬,看着九尾天澜白狐笑道:“你这老狐狸,却是狡诈。你怎么知道我没走的?”

  “有这圣器在,我还没有还手之力,你能就这么走了?”九尾天澜白狐手指轻轻抚摸着手中杀猪刀的刀背,手指纹理和刀背上魔凤凰的印刻接触,脸色温柔。

  “所以,既然你没有,我就一点点的看呗,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的。再说,你这隐身的法术的确说不上什么高明,要是我神气完足的时候,一眼就能看穿。有什么奇怪的?”

  “的确是这样。”李牧双手背在身后,又问道:“旭之身上的光芒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树人一族的种子?”

  亲手切断沈旭之的经脉,几乎杀死少年郎,李牧称呼沈旭之的语气依然那样亲切,让人听着从心里泛起一股冷意。

  “当然。虽然任督二脉是你帮着旭之打通的,可是旭之身体里的雪山、气海、识海池塘,还是我最了解。你置身事外,总是会看不qīngchu一些事情,这一点,我这个魂魄,寄身于纹刻的魂魄却是要比你强上那么一点。”

  “那倒也是。我就算是想要去看看,也没办法住这么久。当日打通旭之任督二脉的时候,我有看过,不过就是那一片树叶传承而已,修行到最后,要么是治疗,要么是草木皆兵,没什么特殊的。”李牧说着,眉头不知不觉中皱了起来。

  李牧说的轻巧,这神山上要是还有其他人的话,一定会被李牧的话惊住。那片树叶传承,选择治疗,可以拥有比神殿圣女还要强大的治疗术。选择攻击,到最后就是强大无比的草木皆兵。而这一切在李牧嘴里变成了没什么特殊的!

  九尾天澜白狐却压根没有一点奇怪,好像对李牧的这个看法也极为认可似的。

  “你说的也是,不过旭之毕竟是来自主位面的灵魂,是三界之中的变数。要是只有这么一片树叶,岂不是笑也笑死人了?”九尾天澜白狐和李牧都叫沈旭之为旭之,听着亲切无比。可是在这么一个诡异奇特的环境之中,像是一个人精shén分裂,在和自己闲聊,说的阴森无比,让人不寒而栗。

  李牧想了想九尾天澜白狐的话,也不着急动手,在一块碎石上坐下,看着沈旭之的身体,蹙眉道:“我能感受到一种力量,虽然并不如何强大,有时候还狡黠无比,有些懦弱,但却干净清澈,绵绵无休止。你说的,就是这种力量?”

  “其实我一直很鄙视血脉的说法,这是一种极为荒谬的谣传。”九尾天澜白狐说道:“可是当我离开主位面的时间越长,想的时间越多,就越是感觉有什么我没注意到的地儿。”

  李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聆听着九尾天澜白狐的话,专心致志,fǎngfo在做着一件神圣的事情。就算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那不是一种力量,而是一种……”如九尾天澜白狐这般妖孽的沧桑老妖,也无法尽数阐明自己心中的感觉。李牧也不着急,双手轻轻放在膝盖上,就像是当年刚刚进入修行的时候聆听自己的老师教诲一样。耐心无比,专心无比。

  “你说的懦弱,没有错。你说的狡黠,或许是这样吧,要我看,就他娘的是一种混账东西。可是,却绵延不绝,每每到了绝境的时候,总是能迸发出超出常人想象的强悍力量。虽然有时候运气不是很好,却坚韧的等待,有时候虽然已经坠落悬崖,但当你一转身,却又能看见他自己爬了出来。”九尾天澜白狐絮絮叨叨的说的含糊无比,在旁人听起来,根本就不知道九尾天澜白狐在说着什么,而李牧却听的更是专心。

  九尾天澜白狐也没有去管李牧到底有没有听,只是看着沈旭之的眼神晶莹剔透的像是两颗星星。

  “说到底,那些在主位面成圣的人们没有留下什么特殊的东西,不过就是一种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认知在自己后人的脑海里而已。而旭之雪山气海之间的那条守护的金龙,所谓龙之幸运,我这一辈子看见过许多,强大不过是对于魂魄而言的。或许是对我们这些居无所依的魂魄而言,无法夺其志,让他被夺舍而已。”九尾天澜白狐侃侃而谈,李牧静心聆听,整个神山的气氛古怪无比。

  “胸中一口浩然之气,威武不能屈,我想正在修复旭之经脉的是这口浩然之气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