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236 参与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所以现在只要有人再中这种毒,只要有穆哥儿,或者说,瑞亲王的血,你就能调制专门的解药,不管他们毒有多么大的变化,只要还是以那种蛇毒为本所制之毒,你就能解?”林海果然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

  “应该说,珠儿,瑗儿,琛儿不会再中这种毒,我在给穆哥治病时,抽出的毒素已经慢慢的给孩子们调成了药丸,谁也不可能再用那种毒来伤害我的孩子。”艾若笑了,不然她干嘛要研究毒药,就是这句话,谁也不能伤害她的孩子。

  林海点头,虽然也知道天下毒药千万种,不过这种毒素连瑞亲王都能中招,表明有多么的恐怖了,让孩子们先保住了,才是最重要的。

  “给我们荷儿也种上啊,你真是,你的孩子是孩子,我们家荷儿难不成不是。”贾敏真急了,拍了艾若一下,林荷跟他这么久了,也处出感情来了,林荷很老实,读书聪明其实只是一个方面,当初林海喜欢他,带他到身边,其实看重的就是他的厚道和温和。将来他们万一真的没有自己的孩子了,林荷温和的性子,一定会对他们很好的。

  “荷儿不要紧,倒是林姑爷与老爷要有所防范,最近你们一定要小心,我马上配药,过两天才有得吃。”艾若点头,总算这位还没太离谱,有点当人家妈的态度了。

  “不用配了,瑞亲王若无事,人家自然知道你能解毒了,除了杀你之外,他们应该也不会再用这种毒了。”林海摆手,表明用不着。

  艾若狠瞪了林海一眼,这人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除了杀她之外啊?生怕吓不着她吗?

  想想。深吸了一口气,摇头。不是不同意林海的看法,而是,这种毒想配不容易。他们用了几代了,表明对这个很有信心。再说制毒不易,不会轻易放弃的。

  自己被杀倒是有可能的,不过刘睿会傻得去死。站出来说,自己的毒解了?唉,自己还是别出门了,真为了那人去死了。自己那才冤枉呢!

  贾政等林海夫妇走了,拉着艾若的手直叹气,又说不出话来。艾若就笑。她心态倒是挺不错的。也是,自己还真不怕死,自己是大夫,她在努力的救人,不管对面的是刘睿还是杀人无数的恶人,倒在她的面前,她就得救。这就是大夫的职责。至于说,被暗杀?她默默的望着天。

  日子还是得过,,艾若还是配了预防药丸,让林海夫妇和林荷都吃了,安全第一。至于说贾政,自然最早就是他吃了,怎么着,这个家的顶梁柱还是他。

  贾瑚开始泡澡,现在家里男丁,就他身子骨差了,荣府未来的继承人,一定不可以再出差错了。

  再不想出门,她中间又去了瑞亲王府一次,总得复诊不是。不过她真心的觉得,真用不着复诊,想想就算是自己不怕死,还有贾家一家人呢!还有她的女儿呢!现在也只能让瑞亲王觉得自己是必须的,让他保证自己一家的安全。

  也是坐着穆哥的车,和穆哥儿一起去的。这回贾政没跟,因为是大白天的,倒也不太显眼。

  复查了一下,李太医也在,两人商量了一个新的药方,不是解毒,而是补血益气。因为他的毒完全解了,现在只是调养身体,让他因为中毒受伤的筋脉,得有修复,不过好在发现得早,再说也算年轻力壮,所以倒也不太难。

  “李太医,若是皇父也中招,您现在可否看得出来?”刘睿看着李太医,他叫艾若和李太医一块进来,不是为了自己的病,而是为了老圣人。

  艾若开始收拾东西,这与她无关,反正他也没叫她。看看她的药箱,没有什么错漏之后,合上箱盖,准备走了。

  “当然,不过……”李太医迟疑的看了爱徒一眼,一下子觉得自己心有千斤重。

  去宫中看老圣人有没有中毒,现在已经难不住他了。艾若也把药方给了她,知道了原理,根本不用多说,他也知道该怎么做了。所以对他来说,这个是小事,只是问题是,他以什么理由去给老圣人看病?给圣人看病是有专用的御医的,而且不是专门负责圣人身体的御医,或者没有圣人本人指定,他根本不可能近得了老圣人的身,这些都是有规矩的。

  “贾夫人有办法吗?”刘睿当然知道问题在哪,就连他这个当亲儿子的也不能说给皇帝看病就看的,这是窥视帝踪,也是大罪。而且这也容易引起圣人的疑虑,这些都是问题。

  “王爷身体虚弱,圣人会出宫探望吗?”艾若想想看,看自己师父那样,也知道她不能袖手旁观了。已经脱不开了!

  刘睿苦笑了一下,没做声。他已经躺了几天了,宫里只派人出来看看,给了赏赐,天家的父子情,其实薄得让人不忍直视的。

  艾若赶忙说了一声‘对不起’,深吸了一口气,想想,“王爷若是觉得身子略有好转,就进宫谢恩。若是老圣人能让师父御前做对,倒也能看看老圣人是否也受了贼人的暗算。”

  艾若说得很含蓄,但是在坐的李太医和刘睿没一个是蠢人,他们很明白艾若在说什么。刘睿不能让人知道他的毒已经解了,可是没有他的接引,李太医也不可能接近老圣人。所以很多事,总得给个了结。

  “老圣人哪里那么容易就晕了?”刘睿摇头,总不能对老圣人下毒?

  “试试冰片!”艾若真想给这人一拳了,她觉得自己好像越陷越深了。

  “什么?”刘睿当然知道冰片是什么,但是冰片这种香料放在自己身上,合适吗?

  “其实用不着非要李太医去给老圣人号脉,只要用冰片的香味,就能诱发毒素。我目前只找到这一种诱发剂,应该还有其它的,不过还没找到罢了。若是圣人中了这种毒,闻到冰片的香味就会头昏,呕吐,腹泻,看着像食物中毒。若是当成普通的食物中毒来治,很快圣人就会身体时好时坏,慢慢的身体会变得虚弱起来。”

  “有别的办法吗?”显然这位不想以老圣人的身体作为代价,当然也只能说,这位不想脏了自己的手,至少不想让李太医和艾若觉得自己弑父。

  “其实若是老圣人真的中了毒,其实不管用哪种诱发剂,结局都一样,就算是师父给他解了毒,他毕竟年纪大了,这么一折腾,根本没法像您一样,真的恢复到没事人一般。而且也不知道他中毒多久了,若是跟您一起中毒还好说一点,若是比您早,看着没被诱发,但毒素其实早就在侵蚀他的身体,想恢复到没中毒之前,那根本不可能。这不是我们的问题,只能说,下毒的人太过狠毒了。”艾若白眼一翻,她是好人好不,她不是在教这位杀人,而是在救人。她是要进天堂的人,她不会做那么造孽的事。

  “正是这话。”李太医忙说道,他想得比艾若复杂多了,他后悔自己若大的年纪,参与到这事中来,若真一个不小心,他一大家子就全完了。现在艾若一说,他马上开心了,就是这话,下毒的人又不是他们,他们是为了救人,而不是害人,他们越早这么做,对老圣人越来,真的置之不理,才是大大的伤天害理。

  刘睿点头,艾若准备离开。

  “贾夫人,这种毒你一直有办法解吗?”刘睿看向了她,除了刚刚给自己号脉,她一直离自己远远的,也对,她不是专业的大夫,她只是内宅的妇人,名门淑女,这样的确与礼不合,但此时是谈重要的事,他又不能让王妃他们在这儿。只能故意忽视着这个了。

  “对,只有这一种罢了,其它的我也不懂。”艾若说得比较保留,她能说,她是掌握了正确的方法吗?其实任何毒,她其实只要有方法,都能解?不过,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到时有事就找自己,那自己不用活了。

  “下毒呢?”

  “我是信神的人,我想死后上天堂,与我逝去的亲人团聚。我不会让自己脏手的。”艾若平静的看着刘睿,这是她的底线,她要上天堂,她要去找她的丈夫女儿,她一定不会让自己身陷地狱的。

  “所以不是不会,而是怕脏手?”刘睿冷笑了一下。

  “也不是,我真的是大夫,下毒也有惯性的,我没那么处心积虑,太累。伤神!”艾若摇头。她一定要让刘睿清楚的认识到,她是医者,她可以治病救人,但是,别让她做违背她原则的事。

  “能救人也好。”刘睿有点疲倦。

  “师父,咱们走!”艾若收拾了东西,去扶了李太医,李太医看看闭目的刘睿,默默退了出去。行了路上,李太医都没说话,艾若也不说话,是不能说话,这是穆哥的车,但赶车的,全是刘睿的人,有什么话也不能急于这一时不是。

  到快下车时,李太医看着艾若,“按方子,加入王爷的血即可?”

  “是,不拘多少,让老圣人知道,王爷自己也中了毒,还亲为圣人试药,并用自己的血救了他就成了。”艾若笑了一下。

  李太医一怔,马上瞪圆了眼睛,艾若轻轻的把食指竖起,放到了唇上,李太医点头,不再说话,到家下车,艾若也没下车相送,主要是不太方便。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