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一百零五章 恐怖的精锐兵种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长安城门华雄丢出一把钱大喇喇的走了进去,他现在的形象除非是以前的熟人绝对没有人认识,在昨天听到汉帝要禅位给董卓,华雄就明白时间到了,更明白那禅位之期便是他曾经的主公董卓的死期。

  从去年十一月来到雍州,华雄花了四个月整合了雍州贼匪,而且安插了自己手下的亲卫,也许现在摆不出军阵,但是弄一个吓唬人的造型好事可以的,至于真正的战斗力还是他补齐了的四千部曲。

  说起来华雄挺奇怪的,他手下除了一部骑兵部曲,现在还有了一个自己在泰山山区练出来的精锐步兵,加起来足足有七千人,而关羽张飞现在也都才四千骑步混合的兵团,赵云虽说有一万多人,但是真正能拿的出手的也就一千五百精锐骑兵和两千五百混成的步兵,至于其他人多多少少也就千多人,而且基本都是步兵。

  正因为这样华雄总觉得怪怪的,自己手下说是一个步骑混合兵团但是拆成两个都行,而且作为自己副将的臧霸手上还有一千人,加起来妥妥两个步骑混合兵团。

  原本以为泰山练得的兵打完泰山一战就转为屯田兵了,结果刘备看完之后直接将一个整编步兵全部塞给他了,这让华雄很不解,而且还给补齐了编制,那些新来的屯田兵在老兵的带领下全部变得沉默坚毅,坚定拥护华雄,这让华雄很不解。

  不过不解归不解,华雄还是很感激刘备的信任,直肠子性子的人就这一点好,想不通的东西就不用想了,上面说怎么办,他就怎么办。

  不过华雄因为感激刘备的信任,所以就更加大力的训练自己的手下了,他要将手下训练成精锐,以前每次路过并州大营的时候,看那些全体死人相的陷阵营,华雄就是一个羡慕嫉妒恨啊,七百人一起上吕布骑着赤兔都被打得抱头鼠窜,据说这还是高顺手下留情了……

  华雄很想达到这种程度,所以他以前就偷偷去问过高顺,结果人家就说了一个令行禁止便是此世之精锐,开始以为是玩笑,然后华雄去练了好久发现,这不是人干的活,不过现在好多了,手下这批人搞不好能练成啊!

  华雄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看兵书,圆阵,方阵,锋矢阵什么的实在是展现不出自己的程度,所以他现在正在研究玄襄阵,他现在已经能玩到普通难度了,据说上面有升级版八门金锁和高级版八卦阵终极版什么的……

  不过华雄现在的阵法已经玩的可以了,话说同样的阵法在不同人的手里会有不同的效果,比方说,同样是圆阵,陷阵营玩出来和黄巾玩出来完全是两个效果。

  现在华雄的锋矢阵已经玩到了一定境界,能将云气勉强分配给锋矢阵边沿的士卒了,不过这种也就只有指挥自己的步兵团才能时灵时不灵的做到。

  至于指挥骑兵,华雄就笑了,要是骑兵能做到在攻击时将云气的力量分摊给锋矢边沿的士卒,华雄觉得自己大概都能玩骑兵冲阵了,根本不需要绕圈圈玩穿插了,一般的部队他直接就能凿穿,然后直接切割!

  不过正是因为手下听命程度越高,华雄越觉得高顺的恐怖,他现在都能将手下士卒逸散的气依靠着军阵积累在头顶的云气当中,然后在战斗中分给手下士卒强化他们攻击。

  那高顺那个家伙呢?每每想到那一点华雄就觉得不寒而栗。大概他已经能精细的分配这些力量了,估摸着快速调动这些力量进行攻击防御转换对高顺真心不是问题,甚至于可能高顺都能将所有人散发出来的内气靠着军阵加持到指定的某些人身上,想到这些华雄终于明白为什么他没见过陷阵营哪一仗死了很多人。

  不过华雄也不觉得自己真遇到高顺的陷阵营会被击溃,他手下的四千亲卫步兵绝对会死战不退,那样打到最后就算自己编制打没了,高顺估计也就剩半个营了!

  当然这些都是华雄的估计,如果没有必要他绝对不会和高顺交手,了解的越多,就会越加发现其的恐怖,他也算是明白了吕布为什么要压制高顺了,这种人太危险了,只要有三千人达到之前的水准,然后一旦动手,就算是董卓要剿灭估计都要伤筋动骨。

  之前几个月华雄踩点早已经踩好了,现在就需要在自己选好的地方呆上几天,至于绑票,等汉帝禅位前的一天晚上,这是陈曦明确交代过的。

  为了安全起见华雄决定亲自动手,不过相对比较麻烦的是他发现自己的步兵团一旦离开他立马就变得自由散漫,完全没有精兵铁血的气场,而一旦他回来,他手下的步兵团直接就会变成天下有数的精锐!

  坐在离贾诩家比较远的一间酒楼的角落里,左右两面墙上的窗户大开,吹着习习的凉风,没有一个人会注意到这名穿着单衫的关西大汉,更没有人能想到这位大汉在这种距离下依旧能看清贾诩家的一丝一毫,扭头同样能看到李儒家的一举一动。

  “咦……”华雄看着贾家后院花园铺的虚土有些好奇,很快又是一筐,这下就算华雄大脑反应慢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贾文和,还真是只想自己不管他人,只要他将消息告诉李榷等人绝对能够避免,这家伙居然直接自己跑了,董相给了那么高的待遇,一直以来也未出一个计谋,现在到了报答的时候居然直接离开。

  华雄有些愤恨的想到,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已经不是西凉华雄了,不过眼中却没有遮掩自己的鄙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都做不到的话,再有才华又有什么意义?收了也不过是一个祸害。

  算了,先救军师吧,至于贾文和,算你好运,陈子川下令一定要将你带回去。华雄随便点了几根猪大腿什么的啃了起来,不过视线却全然没有离开过贾家和李家的府邸。

  雍州边境,西凉兵开的马市现在已经有四千匹马匹了,当然其中也有不少还是没有驯化的野马,他们吃着雍州盗匪供给的粮草一直到现在,毕竟盗匪们也说得很明白,他们现在还在筹资,没办法盗匪就算有点闲钱也不够买下这么多马匹。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