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一百一十八章 敌方大将是我们的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云长,告诉翼德,等一会看到什么都不要说话。”陈曦站在车架上扭头对着关羽说道。

  “好!”关羽依旧的惜字如金。

  “云长也到前方吧,我和孝直在这里就够了,有你们大军在前,若还是不安全,那么整个战场也就没有什么安全的地方了。”陈曦示意关羽可以到前方领军冲阵,不必为了保护他们坐镇中军了。

  “仲台命人看好帅旗,虽说我们不靠帅旗指挥,但是这毕竟是一个士气问题。”陈曦对一旁的孙观命令道。

  “是!”孙观大声地说道,然后亲自领人去保护帅旗,毕竟按照陈曦的安排,帅旗什么的也要杀进去。

  “总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法正听着陈曦的安排皱着眉头思索着,他总觉得陈曦的安排哪里有些不对。

  “先别管对不对了,用精神力协调阵势吧,能少死一点是一点,医者还是有些太少了,而且包扎用的干净布也太少了,医用酒精弄不出来,最多六十度的,还经常被人偷喝!”陈曦愤怒的看向张飞的方向,好不容易有一点粮食,他制造了一点烈酒用来消毒,结果运过来被张飞当做酒偷喝了不少。

  “咳咳,子川注意一下风度,你的那个烈酒的确不错,不过消耗粮食太多了,就不应该生产。”法正瞄了一眼陈曦,然后义正言辞的说道。

  “粮食可没有老兵值钱,小孩子不懂,等回去我将我的价格表给你一份,你就知道该怎么计算了。”陈曦直接无视了法正的话,毕竟他做的这些鲁肃也不是瞎子,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鲁肃那里根本无法通过。

  “价格表?”法正有些不明所以。

  “笨蛋,就是战争损失还有战略收获分摊到实际个人和物品上面的损失还有收获,比方说打黄巾的代价是我会死,那就亏得一塌糊涂,那么这场战役就没有挑起的价值了!”陈曦鄙视了一眼法正,然后略一思索举了一个例子,怎么说法正还有培养的必要的。

  此话听得法正两眼放光,于是陈曦又举了一个例子,“再比方说打黄巾的代价是你死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算算青州还有你的价值,觉得虽说收获大于损失,但是从长远角度来讲得不偿失,所以没必要因为一个青州之战的胜利将你搭进去。”

  “你这家伙!”法正愤愤不已的说道,但是对于陈曦所说的青州和他的对比是得不偿失还是很满意的。

  “这就是价格对比,当然我刚刚说的那种心中有数就行了,其他一些常用的东西我还是列了一个价格表,比方说我们每场战斗能保证死亡率低下,但是却需要消耗粮食千石,这个时候对比一下老兵的价值,士气的价值,正面效果的价值,一千石粮食就是值得投入的。”

  陈曦一边帮着赵云等人加大对于天地之气和阵势的调控,一边给法正讲解这些东西,至于法正,话都不能说了,只能听陈曦的事例,因此对于陈曦这种举重若轻的精神力艳羡不已。

  “差不多了。”陈曦一拍手,军阵的云气流动算是用精神力稳固住了,短时间不会出现太大问题,等一会打起来双方血气上涌,云气就会被逐渐被四溢的血气,杀气固定住,也就不担心自身的云气加持会被冲散了。

  当然这种血气杀气固定的加持也就是在战场中,出了战场,戾气一散,原本固定的云气加持也就没了。

  陈曦看着坐在车架上一脸苍白的法正,啧啧称奇,“你的精神量也太少了,调整了一万人的云气流动就这样了啊,真弱啊”

  “……”法正连回骂的精神都没有了,只能用眼神勉强对付陈曦了。

  “少年多练练吧!”陈曦蹲下身去拍了拍法正的肩膀,然后散开精神力将两片有些不太融洽的云气连通起来,又将法正那边调控的云气梳理了一遍,要知道他的精神量可是很不少的。

  “你真的是人吗?”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法正盯着陈曦看了好久吐出这么一句话。

  陈曦一甩头,一副寂寞望天的神情,隔了好一会儿才不咸不淡的说道,“我的寂寞你不懂!”

  “……”法正被噎了一个半死。

  就在这时黄巾总算是排着扭来扭曲的队伍,顶着一团土黄色的云气,拿着破破烂烂的兵器,行进了过来,看到这种情况陈曦都想冲杀上去,不过想想自己的战略,正面拼杀可比偷袭效果好太多。

  不等陈曦发话,对面一彪马跃出,看起来是来叫阵的,不过张飞等人定睛一看,直接熄灭了上去放翻对方的想法,这简直就是笑话,对方的大将直接是己方的插进去的探子,这是来捡功勋的吧!顿时关羽张飞都明白了为什么陈曦要让他们看到什么都不要声张。

  “仲台,你去上去试试,给你一个机会,宣高会放水的,上吧!”陈曦侧头朝着身后护着帅旗的孙观招呼道。

  “啊,好啊,遵命!”孙观直接被自己老大对面的造型吓到了,被陈曦一招呼顿时一脸笑意的翻身上马,持枪冲了上去。

  “这不是臧宣高吗?”法正感觉自己的脸皮抽搐,自己在奉高城外见了好几次这货领着三千多骑兵在跑圈,现在居然摇身一变成了黄巾头目,这也太能整了。

  “我这个探子如何?”陈曦笑着问道。

  “都这样了,黄巾还能赢,我把人头给你。”法正兴奋地说道,臧霸在敌军里面混了一个高级头目,这还用担心自己计谋使不上去?开什么玩笑啊!

  “要你人头有什么用?”陈曦鄙视的转过头去,气的法正一肚子的火气。

  “某乃泰山孙仲台,敌将受死!”孙观人未至声先到,一彪马杀出,挺枪对着臧霸直刺!

  “来的好!”臧霸大吼一声,原本他都打算关羽张飞这票子人上来捅上三枪就跑,没想到来的居然是熟人,这下不需要影响自己在黄巾里面英明神武的造型了,他还要靠着这幅造型去收拢黄巾溃军,带领着他们逃出生天,将自己树立的光伟大正全。

  噼里啪啦的一阵马上交战,双方打得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硬是未分胜负,看得双方士卒热血喷涌,士气暴涨,至于关张赵太史慈四人则默默地数着马鬃毛,准备着孙观一旦退回,各种大招就朝着黄巾招呼!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