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一百二十七章 穷则思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加群,群号95010223,或者搜。

  不过还没等袁绍将给沮授的信件寄出,第二份情报就到了,要说前一份情报袁绍还感觉到自己只是震撼的话,那么后一个情报就意味着刘备已经有资格和他站在一起了,就算有强弱之别,现在的刘玄德也已经算是一州之主了!

  “元皓,你看这份情报吧。”袁绍有些苦涩的说道,早知道那个小孩子有那么厉害吗,当初就应该一直带在身边,现在还真是是后悔了。

  田丰大致的浏览完这份情报之后,抬头盯着袁绍一字一句地说道,“主公,刘玄德必是我等日后大敌,陈子川乃是纵世奇才,关张赵之勇传遍天下,我等不可不防,然则现如今公孙伯圭南侵冀州,我们只能勉力防守,防守有余而进取不足……”

  说到这里田丰犹豫了一下,盯了两眼袁绍。

  袁绍不解,于是开口问道,“元皓有话直说。”

  “主公可敢冒奇险?”田丰一狠心开口说道。

  “有何不敢!”现在的袁绍还处于英勇果敢的时期,对于田丰的刺激并没有太大的畏惧。

  “我们现在的实力对战公孙伯圭可以说是防守有余,但是想要在公孙伯圭手上占到优势基本不可能,白马义从的速度太过快了,我觉得既然我们攻击不足,那就全面舍弃攻击,然后转战这里!”田丰伸手指着地头上的一个位置说道。

  “举一州之力短期无法击败公孙伯圭,那么就让我们增强我们的实力,增强到就算是同时面对双方也能不落下风。”田丰郑重的说道。

  “并州现在乌丸鲜卑横行,以我们的实力击败这种杂牌军完全不成问题,我提议我们现在分兵,一路攻取并州,一路守卫边疆,只是……”田丰看向袁绍,现在的袁绍距离历史上据四州之地,兵马如云,将帅如雨的时候差的还非常远,除了防御本土的力量,现在袁绍带的已经是整个冀州全部的兵力了。

  话虽未说完,但是田丰的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那就是调动袁绍身边的兵力去开垦并州,剩下的兵力跟随袁绍防守公孙伯圭,以公孙伯圭的骄傲,看到袁绍如此挑衅自己,肯定会大怒,全力以赴攻击袁绍本部,这样一来只要能拖过去,并州拿下,整个局势就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袁绍思考了良久之后,艰难的下定决心,“好,命令颜良文丑前来见我!”

  很快颜良文丑二人来到了中军大帐,对着袁绍和田丰分别一礼然后恭谨的站在原地等待袁绍的命令,和虎牢关的时候已经不同了,现在他们两人的身份已经变成了袁绍的家臣。

  “颜良,文丑!”袁绍叹了口气说道。

  “末将在!”两人大声的喝道。

  “若只有你二人还有我与元皓在此,由你二人领兵想要逼得公孙瓒不得轻易越过冀州和幽州的边界,你们可有把握!”袁绍询问道。

  “我等必然死战!”颜良和文丑完全没有犹豫直接单膝跪地脱口而出。

  听到此话袁绍先是感到欣慰,随后伸手捏着眉心,这都是什么事啊,他都什么没说,颜良文丑上来就是以死相报,我要你两个混蛋去死?

  “元皓?”袁绍扭头看向田丰说道。

  “颜文两位将军乃是勇烈之将,冲锋陷阵无所畏惧,留此二人与我等在此即可!”田丰夸赞一下颜良文丑,但是心下还是有些无奈,相比于张郃,高览这种文武兼备的武将,袁绍明显非常信任并且看重颜良文丑。

  “好,既然如此,我等就冒险一试!”袁绍看了一眼田丰,然后扭头欣慰的看着颜良文丑。

  袁绍也知道颜良文丑很难成为领兵大将,但是他袁绍需要那种大将吗?河北谋臣不说如雨,但也真如车载斗量,袁家的势力不是吹出来的,刘玄德想要的文臣,在袁绍这里比比皆是。

  颜良文丑的确统兵不行,但是袁绍现在认可忠心的也就文颜,其他的多多少少还有点疑虑,所以袁绍总是将这两个带在身边,当初远不及吕布的时候,为了保护他都敢和吕布死战,这种忠心才是袁绍所需要的,至于人才,天下之大要找迟早就能找到,但是忠心不二的臣子却就只有眼前这二位。

  正因为这样,袁绍打算培养一下颜良文丑,就算实在不能成,以后他们两个出征的时候给带上一两个谋臣作为军师也就行了,想来只要他严令颜良文丑听军师指挥,以二人的忠心必然会听从指挥。

  “我等必不敢懈怠!”颜良文丑对视一眼,皆是一头雾水,但是照样面不改色的回答道,反正听袁绍的指挥就行了,他们两个已经准备好随时将命卖给袁绍了。

  现在的袁绍还没有开始昏庸,为人依旧果敢,下定决心之后,便击鼓升帐,准备分兵应对公孙瓒。

  另一边正在朝着冀州行军的陈曦完全不知道,因为他的行为,逼得原本稳扎稳打的袁绍不得不冒险袭取并州,原本因为和公孙伯圭数年僵持才趋于保守性格,不愿意冒险的袁绍,现在上手就被逼的开始冒险。

  “驻扎在历城吧,不需要向前了,我们是来给与冀州压力的,不是来挑起战争的,翼德,你要是敢擅自出兵不要怪我不客气!”陈曦坐在历城的府衙,瞪着张飞警告道。

  在路上张飞一直在喊着青州一战没有打爽,在冀州一定要和河北四庭一柱交手一番,有好几次都想领兵先行奔赴冀州,这使得陈曦不得不警告一番张飞,万一真的挑起战争,那可就严重损害了泰山的利益!

  陈曦很清楚他们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占领冀州,甚至可以说他们这些人和冀州留守的沮授战斗起来也只能胜一时,不可能真正击溃冀州本土的防御势力,既然打不下冀州,陈曦也就没有一点动手的心思,公孙瓒和袁绍的战争才是刘备发展的时机,现在他们也只是携大胜之威兵压冀州,只是来耀武扬威,而不是过来和袁绍拼命。

  可以说和袁绍拼命这种事只有公孙瓒喜闻乐见,双方全力攻取冀州,袁绍败亡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这对于刘备没有半点好处,打完袁绍,冀州怎么分?公孙瓒的确英雄,但是那又如何,在江山的下,原本就逐渐变得刚愎自用的公孙瓒能听进人言?

  那个时候因为攻打冀州,没有巩固青州的刘玄德不就是一块肥肉吗?公孙瓒能因为兄弟之情不吃?“汝妻子吾养之”可不是一句空话。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