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一百二十九章 都在算计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请加群,搜索……

  张氏看到府衙里面坐着的沮授还有各大世家家主就感觉有些不太妙,但是冀州豪族的自信还是让她没有深思这些事情。

  接到袁绍传信之后不久,糜家和甄家就爆发了这种事情,由不得沮授不多加思量,特意探查,或者说在糜竺特意给冀州官方释放的信号在官方接受到之后,很快沮授就明白刘玄德要的是甄家。

  甄家有什么?沮授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不外乎北方的人脉商贸以及财富,不过这些相对于冀州来讲并不算什么,尤其是袁槐,袁成两脉注入冀州之后,以袁本初,沮公与,田元皓等人的眼光都明白一点,冀州的世家需要削弱,冀州只能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袁家!

  不过有句话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袁家是势大,但是冀州本土的耿家,崔家,张家,甄家每一个都是累世数百年的豪族世家,可能对比中原影响力不如袁家,但是对比冀州,四家联手,袁家也别想占到便宜。

  这也是为什么以袁绍的势力来到冀州也需要拉拢本土势力的原因,地头蛇们都太强了。

  糜家放出的信息对于冀州官方来说实际上是一个好消息,不过就算如此沮授也特意给陈曦去了一封信,警告陈曦不要得寸进尺,而陈曦的回信让沮授放心了很多,青州疲敝,百万黄巾负累,你到时候公平评判,然后再给我个一百万石粮食了事。

  沮授看完就将信命人传递到前线,不过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处理了。一百万石粮食不是太大问题,现在冀州繁华,去年又是丰收,官府存粮就超过两千万石,不过白给你一百万石想得美。

  沮授一边和陈曦扯皮,一边让糜竺不要太急,先别告甄家,他还没准备好,回头还悄悄联系冀州各家家主,将当前情况挑明,甚至连战报都拿了出来。

  说来冀州各个家族大小不一,而且也没有专业的情报处理人员,情报系统自然也大都混乱不堪,虽说知道泰山出兵应对黄巾这件事,但是当前准确情况是怎么样,情报系统最好的崔家也就知道陈曦已经击败了黄巾,这件事对于崔家主来说挺震撼的,但是与他们崔家没有任何的关系,嗯,至少崔家家主是这么想的。

  等沮授掏出最新战报递给冀州大小家族家主之后,所有家族的家主脸都黑了,公孙瓒那算是御敌域外,不用担心自家门前战火熊熊,打碎瓶瓶罐罐。

  那这个陈子川怎么办?一百多万黄巾一个月全部击溃收降,这种人物现在就在自家家门口,磨刀霍霍,搞不好来真的这不是死定了吗?

  瞬间所有的家主都盯着沮授,然后崔家主扫视了一下四周微微皱眉,这等大事居然不见甄家,军略他不懂,但是家族处事知道的倒是很清楚,甄家要么被排挤出这个群体,要么即将商量的事情和甄家有关,否则的话,依照甄家的身份,必然会有一个位置。

  同样那些眼力足够好,大脑足够灵活的家主也都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于是都不在说话只是盯着沮授。

  很快骚动的全场都安静了下来,盯着坐在主位上的沮授。

  “此时的确与甄家有关。”沮授笑了笑说道,让他们猜到,到说的时候对方也就能理解到自己的心思了。

  “这是陈子川的信,诸位考虑一下,我先出去,冀州的命运交在你们手上。”沮授耍了一个滑头,将陈曦的信交出之后没有给在场诸人反应时间,直接退场而出。

  小半个时辰之后沮授便被人请了回去,结果和他预计的一样,甄家直接被踢出场了,就连和甄家关系甚好的张家都没有多说任何话,在自身利益和甄家的生死面前,所有的家族默默地选择了自身的利益,按照耿家家主的说法,为了甄家将整个冀州百姓卷入战火非智者所为,所以甄家出局。

  有了冀州所有家族的支持,沮授淡然的计算甄家的势力,最后发现整个甄家全部折算估计也不够赔偿,顿时大感欣慰,冀州四大家族被放弃了一家,整体的实力就出现了大幅度下滑,袁家也就有了介入的可能。

  在核算完甄家的家产之后,沮授连夜休书派快马送信给袁绍,他有更好的计划,既然陈子川想玩,他不介意借陈子川之手一次性压服河北四家,世家都是墙头草,既然你陈子川能用,为什么我沮公与不能用?锦上添花哪有雪中送炭有效果,袁家甄家联手未必不能一次整合整个冀州!

  有了这个心思沮授便开始小心的筹备,打着防备陈曦的想法去调动府库银钱,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让袁家彻底掌握冀州的机会!

  只要抓住这个机会,完全掌握了冀州这个人口,产粮大州,军令政令相结合之下迸发出来的力量绝对足够击溃公孙伯圭,然后协幽并冀三州之力,天下可期!

  想到这些沮授就感觉到极其兴奋,撬动天下大势的感觉让他有一种颤抖,祸兮福所倚,沮授清楚的感觉到了这种相扶相依。

  张氏盈盈一礼,虽说气氛有些诡异,但是看了一眼坐在上手的沮授,顿时安心了很多,冀州官方并没有倒向糜家,有了这一个保证,张氏就放心了很多,没有冀州官方的势力,单凭糜家想在冀州击败甄家那只是一个笑话!

  “给甄夫人,糜子仲赐座。”沮授面色平淡的说道,很快就有人搬来坐榻,令两人坐下。

  糜竺微微皱眉,沮授给张氏赐座他能理解,毕竟甄家世袭两千石的官职,张氏有资格享有夫人待遇,而他只是一介商人,并非官身,沮授给他赐座根本不符合礼仪,难道沮授想要调解?糜竺不自觉的想到。

  不管沮授做什么,主动权在糜竺的手上,现在每一步都如同陈曦所预料的一般,已经走到这一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甄家该结束了。

  命人将一箱地契还有借据全部搬了上来之后,糜竺面色平静,“这些证物皆是货真价实,想来以甄家的信誉也不会抵赖吧。”

  很快书佐就将之全部对证之后站起身来对着沮授说道,“禀太守,下官已经查证皆是甄家所签地契与借据。”

  这一次沮授为了避免疏漏每一个官员都是他的亲信,自然也都知道这一次不需要有任何偏向,以证据说话,不要顾忌对方的身份!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