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一百三十五章 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张氏带着甄宓离开的时候,陈曦掩着额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振奋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此事终了,诸事既定,我也该回转泰山了,冀州我再也不想来了。”

  “子仲,我们回泰山!”陈曦迈出房门大声地说道。

  “好!”糜竺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之前在张氏亲来的时候,糜竺就明白冀州事了,虽说在糜竺看来陈曦有时候不太靠谱,但是能力他还是非常认可的。

  坐上马车,陈曦默默地思索着整个冀州的事件,最后确定并没有太多的漏洞,剩下的比拼的就是袁家还有刘备的硬实力了,到时候到底是谁压倒谁,就不是像现在这样了,而是实打实的用武力说话,只有刘备胜利才能有资格启用甄家这枚棋子。

  “子仲,之前的我是不是看起来有些病态。”陈曦穿着一袭白色锦袍,毫无风度的靠在马车车厢上闭目养神。

  “子川若是喜欢甄宓的话,大可不必如此,以子川的身份上门提亲,甄家不大可能会拒绝。”糜竺没有直接说陈曦病态,只是说让陈曦直接去迎娶甄宓。

  “不适合,娶来也只能作为花瓶。”陈曦苦笑着说道,“她的神态和我记忆中的一个人太像了,异常的神似。”

  “花瓶?”糜竺不解的重复。

  “就算我娶了她,也只是作为另一个人的寄托,没有必要,以后若非必要不要让我来冀州了。”陈曦缓缓地睁开双眼说道,“将一个女人当成另一个人非我所愿。”

  陈曦双眼的冰冷让糜竺都感觉到一种刺痛,他基本已经明白了陈曦为什么会见到甄宓失态了。

  “军师,南皮南城门已关!”赵云拨马回转,在马车外轻声说道。

  “哦,沮公与看来是发现我了,算了,我出去见他一面,形势不妙记得按照我来的时候说的那样。”陈曦一听赵云的话,原本苦涩的神情一整,面上带着一抹嘲弄,沮授你配合的还真好啊。

  “沮公何在,出来一见。”陈曦走出马车,站在车辕上望着城门的方向说道。

  “虎牢一别,一年未见,再见之时不想当初的少年已然名满天下,挫败百万黄巾,不知子川可愿在渤海小住?”陈曦话音刚落,原本封锁的城门就让开一条道,只见沮公与一脸笑意的看着陈曦。

  “的确是一年未见。”陈曦随性的跳下马车,未带任何随从朝着沮授走去,“不知沮公有何见教?”

  眼见陈曦朝着自己走过来,沮授也微笑着相迎,南皮城已经封锁,单凭陈子川带的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冲出去,就算是那赵子龙,在整编部队的围攻下也只有饮恨当场。

  “子川既然来了,那么不来见见我这个主人可不是宾客应该做的事情。”沮授朗笑着说道,陈子川聪慧他相信,能在一月之内扫平百万黄巾的人物,智力肯定不低,而且短短一年将破落泰山治理到堪比冀州魏郡一般的繁华,这等人才放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称一句能,可惜毕竟还是少年,年少轻狂的个性没有办法改变。

  “呵呵,现在沮公这个主人,我也见了,可愿放我离开?”陈曦轻笑着说道,两人身形不过一步之遥。

  “子川不多逗留几日,让我尽一番地主之谊?”沮授不落丝毫的话柄,看着陈曦说道。

  “呵呵,看来沮公是想要强留了,想必你在动手之前也已经调查了泰山各地,未雨绸缪陈子川可不是说笑的。”陈曦面上带着一抹嘲弄看着沮授说道,左手的匕首已经搭在了沮授的颈上。

  “刺客手段可让你出不了渤海郡城的,而且我若死在这里,你陈子川更出不了渤海,更何况刘玄德根基薄弱,失了你陈子川,比我主失了沮公与要严重的多,搞不好怒而伐之,大好基业就此断送,我可听闻刘玄德此人乃是仁德之君,想必忍不住他的左膀右臂就此丧生。”沮授完全无视自己颈间的匕首,一副淡然的神情。

  “要是连这都不知道的话,我就不用叫陈子川了,那两位应该是张儁乂,高元伯吧。”陈曦面色嘲弄的看着处变不惊的张颌还有高览,想来沮授来的时候都将陈曦可能出现的应对情况全部说了出来。

  “子龙!”陈曦扭头回望了一眼赵云。

  只见赵云从马背上拿出宝弓,霎时间原本疏懒的张颌高览连带背后的部将们同时戒备了起来。

  赵云看都没有看两人,直接张弓,对天虚射,一道银蓝色的箭矢直接射向苍穹,然后在天空爆裂。

  “不好!”沮授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面色慌张的扭头对着张颌高览喊道,“张颌,高览,速速令部将驻守四门,守卫南皮,你二人速回军营调动步卒入城,陈子川你当真要挑起青州与冀州的战争!”

  “呵呵呵,挑起青州和冀州战争的不是我哦,是沮公,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犯不着为了一城一地将我自己搭上去,要知道我现在还是沮公的客人,你说是吗?”陈曦对于沮授的威胁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陈曦不敢也不会挑起青冀两州之间的战争,沮授同样不敢也不会挑起青冀两州的战争,双方都是投鼠忌器,这才是陈子川敢孤身前来渤海的原因,否则的话打死他都不会为了一个计划将自己置于险地,甚至准确的说沮授所说的小住也真就三个月的时间,并非真的强留。

  “陈子川你想要什么?”沮授冷冷的说道。

  “冀州繁华,渤海富硕,沮公将我吓了一个半死,那么我就拿走小半个南皮压压惊,顺带一说,张颌高览整兵出来的时候,南皮城肯定破了,没有大军防御加持的城门顶不住我军先锋一击的。”陈曦满不在乎地说道,“沮公之前让我出去多好,看现在麻烦大了。”

  话说间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只听一声巨响,渤海郡东门就被人爆掉了,“燕人张翼德来也!”

  “看吧,我就知道。”陈曦嬉皮笑脸的说道,“张颌高览明明是上将,却被你作为护卫带在身边,你说我不借这个机会来一个狠得是不是有些对不住?”

  沮授已经彻底清楚了陈曦的想法,要是不拦陈曦,陈曦也就只能这么离开,而要拦陈曦,为了稳妥起见肯定要带上张颌高览,这么一来张颌高览的副将也就会跟随,这就直接导致了军队没有了指挥体系,古代的大军一旦没有了统帅,那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ps:零点若能上架,我会一更的,请诸位记得首订啊……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