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一百三十六章 借机生根发芽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这是要逼死我的节奏吗?上架改成了下午,我这本书从签约开始就多灾多难啊,不过既然说了凌晨更,那就更吧。

  “怎么样,只需要一千人就能拿下一座城池,俘虏城池之中最高统帅,兵败如山倒,城门被破对于守城人员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沮公比我更清楚吧。”陈曦一脸的嘲弄,现在的张飞就只有五百人,但是五百不求杀敌,只求扰乱的士卒,而且还是在对方将不知兵,兵不知将,外加城门被破的情况下,破坏力还是很强的。

  “哼,陈子川我承认你的胆量还有智略,但是你也太大意了吧,我河北名将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沮授冷笑着说道,“就算你能一时压住南皮守卫,但是等儁义和元伯率军返回,你等众人彻底就陷入险地!打个商量如何,我放你等离开,你拦住张飞不要让他大肆破坏!”沮授有些心疼地说道,他已经看到了好几个黑波了。

  “放心,放心,翼德不会大肆破坏的,毕竟南皮城也是冀州的颜面之一。”陈曦轻笑着说道,沮授顿时松了口气,要是让张飞继续这么下去,南皮损失就大了。

  “不过沮公希翼的张高两位将军大概做不到想要的那种事情了。”陈曦打开木质折扇,遮掩住自己轻笑的神情,“南皮大营建的那么醒目,真好啊!”

  话说间城西一道巨大的青光划过天空,然后大地轻微的震动,陈曦的折扇捂着嘴,双眼斜视沮授。

  “如何?”陈曦嬉笑道,“不过还请沮公息了挟持我的想法,我可和沮公的自信不同,赵子龙可是一直盯着这里,我保证沮公将切肉的匕首拿出来的瞬间,子龙就能让您的匕首分成两半。”

  说完陈曦收了匕首,自有赵云会看守沮授,并不需要他亲自动手了。

  很快关羽就带着自己的五百校刀手压着张颌高览等人过来,对着陈曦一拱手,“幸不辱命!”

  “云长,去阻止一下翼德,不要让他继续破坏了,我们还要防守一下南皮,时间不需要太长,只要一天即可,而在这段时间冀州其他地方就算反应过来也来不及了,进行本土防御的三位最高统帅都在这里,指挥体系已经崩溃了,不知道子义能快点吗?”陈曦侧身看向关羽一脸平淡地说道。

  “陈子川!”沮授愤怒的叫道。

  “沮公还请收起那副神情吧,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承受后果,自古就是如此,我想沮公大概不是一个不敢承担责任的人吧。”陈曦平静说道,至于一旁被关羽封了内气丢在一边交由赵云看管的张颌高览,陈曦也很有兴趣,毕竟这也算是两条大鱼。

  “唉,这通讯手段真是垃圾啊,现在子义大概都没有收到我们这边的情报吧,虽说我让他做了准备,但是现在大概还在青冀边境蹲着吧,真心浪费时间。”陈曦伸了一个懒腰说道。

  “陈子川,你到底想干什么!”沮授愤怒的看着陈曦,他已经从陈曦的话中听到了,局势在向他最难以接受的方向滑去,太史慈倘若真的兵出青州,没有最高统帅的冀州军绝对会被打爆,渤海郡失落几乎是定局,然后整个幽州冀州之战可能彻底改写!

  “我还想问你沮公与想干什么?”陈曦冷笑着说道。

  “公孙伯圭若是拿下冀州对你有什么好处?”沮授愤怒的看着陈曦。

  “总比袁本初好吧,公孙伯圭与玄德公意气相投,做个邻居有保障啊。”陈曦面色嘲讽地说道。

  听了这话沮授算是长舒了一口气,陈曦也在提防着公孙伯圭,既然如此就有合作的余地。

  “你想要什么。”沮授冷静的问道。

  “南皮城我搬走了。”陈曦毫不客气地说道。

  沮授一哆嗦,这座城花了他多少心血,韩馥的时候他就在修建,现在建好……

  “那就说定了。”陈曦笑着转身,现在大势在他,根本不需要和沮授谈判,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要的再多可能就会触动沮授的神经了,而且也会让袁绍原本艰难的防守崩溃掉。

  “云长和子龙率兵防守四门,南皮城有点太大了,这一千人防守起来的确有些难度,不过撑过一天就行了,子义肯定是下了死命令往来赶的,至于渤海郡其他地方,没有命令大概都只能谨守城防了。”陈曦一脸无奈地说道,不过在赵云看来,却着实是写满了对于冀州的嘲讽。

  “喏!”关羽赵云抱拳道。

  整个冀州世家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全部都没有动手,只要陈曦不触动世家的利益,他们不会去管现在的情况,尤其是现在很明显是陈曦势大,而他们自己和袁家联系不深,遭了灾的袁家说句不好听的,和他们没有半文钱关系,回头还能嘲讽一下袁家。

  至于张氏在看到现在的形势更是双目闪耀着异彩,沮公与在冀州之名人尽皆知,其能力观这南皮城便可得知,但是现在却在南皮城中被陈曦反制。

  之前听闻陈曦扫平百万黄巾,只觉震撼,却现在眼前的形势却更能让张氏明白陈曦此人的厉害!

  “宓儿,我们回家,陈子川未必不是一个好选择,与其押宝别人,我更看好陈子川。”张氏笑着摸了摸甄宓的脑袋,“宓儿想去泰山看看吗?我们甄家去那里建一个分点如何?”

  “泰山吗?”甄宓点了点头,听说那里是帝王封禅的地方。

  “宓儿快快长大吧。”张氏笑着摸了摸自己女儿的脑袋,“这么小就有人喜欢了。”

  甄宓羞涩的低下头去,然后又抱住自己的母亲,在张氏的怀中蹭了又蹭,“母亲,陈子川离开之后,我感觉家里变得和父亲在世时一样了。”

  张氏默然,经历了这件事后,她才明白当初甄逸的选择是最正确的,甄家已经过了急于求成的原始积累阶段,现在不需要别的,只需要稳扎稳打,甄家的财富远超正常人的想象,不需要向她之前那样。

  陈曦不知道甄家在见到现在的这一幕,已经打算直接倒向刘玄德了,他在整个冀州花费的功夫已经不需要再等数年酝酿了,就在这一刻,之前种的那颗种子已经生根发芽了,吸收着甄家对于袁家还有冀州世家的仇恨缓缓生长!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