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刀砍倒我的忠贞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陈曦抱着一摞文稿,打算回去去处理,虽说他的政务几乎等于没有,但是为了促进文臣之间的和谐,陈曦还是抱了一摞文稿准备回去,莫名被人嫉妒可不是什么好事,向刘琰那么清闲,拿着公费喝酒吹风的人物,都不知道被郭嘉讹诈了多少次了,青楼也是要钱的。

  陈曦还没走两步就被一堵墙挡住了,左移两步,右滑两步,没绕开,往后一跳怒视着许褚,“仲康,你想干什么?没事别挡路!”

  “主公请军师去住处一见!”许褚瓮声瓮气的说道。

  “什么事?”陈曦有些好奇的问道,张口之后,就想起来许褚这家伙绝对不说的。

  “不知道。”许褚憨厚地说道。

  “那个谁,哦,阮钰良,去将这沓文稿交给奉孝,我记得你是奉孝的亲卫队长,记得让他少喝些酒,还有他要是去青楼,记得不要让他留宿,扛回来就行了。”陈曦左右盯了一下,终于看到了一个熟人,于是将手上那沓文稿全部给对方,反正郭嘉也没啥事。

  “喏!”阮钰良大声的回道,对于陈曦能知道他姓名还是很惊奇的,接过文稿之后快速的去找已经躺在郭府的郭嘉,其实作为亲卫队长,命运就和他的顶头上司连在一起了,所以,郭嘉要是能混的更好,对他来说很有帮助的,所以能给郭嘉拉活干,他还是很高兴的。

  “走,去看看。”陈曦一招手然后就跟了上去,心中相当奇怪刘备是怎么了。之前青州那事儿,怎么说也是一件大事。但是居然没有旁听,现在又叫他去。难道在和关羽张飞吃烧烤?

  许褚走到大门口往左边一站就不进去了,陈曦自己往前走到内院,有些踌躇不前的站在刘备的门口徘徊,还没进去就能感觉到刘备屋子里面的压抑的气氛。

  “子川,你给我进来!”刘备可能也是听到了陈曦的脚步声,低沉着口气说道。

  陈曦推开门,只见整个屋子里面一片杂乱,书架桌椅全部砍翻,笔墨纸砚摔了一地。刘备最喜欢的白瓷杯直接被摔了一个稀巴烂,而作为施暴物的刘备佩剑则一半砍在柱子上,一半丢在地上。

  “子川随便找一个地方坐吧!看这个!”刘备颓废的靠着墙壁,坐在地板上。

  陈曦看着刘备颓废的神情,顿时一愣,什么时候号称愈挫愈勇的刘备也成了这样,出了什么事,自己看上的女人被人抢了?

  随意的看了一眼那卷竹简,陈曦也掩住了额头。刘协你还能再不争气一些不?伤人要不要伤的这么厉害,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干一次就够将那些忠于汉室的人对于你绝望,你这是在自毁长城啊!

  虽说曹孟德有钟繇这个高级线人来报,但是糜竺手下的商会也不是吃素的。虽说没有高级线人,距离也远一点,但是就晚了几个时辰刘备也得到了这个情报。

  陈曦没说话。随手丢了竹简,就那么坐在地上。他知道刘备有话要说。

  “汉天子啊,这就是汉天子。他难道忘了天子的威仪?难道他忘了他的一言一行都当是天下表率?他难道不知道他的举动会给我们造成多大的打击吗?”刘备咆哮道,“我刘氏怎么会有这种薄情寡义的君王!说一句话会死吗?李榷和郭汜敢伤你一根汗毛,我刘玄德第一个出兵!”

  和曹操不敢说不同,现在的刘备那是获得宗正鉴定过的汉室宗亲,骂皇帝不算啥大事,更何况这次是皇帝有错在先,骂了就骂了。

  陈曦不接话茬,刘备骂那是刘备的事情,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汉朝这个年代,任何一个汉室宗亲都有希望上台成为帝王,这群人对于汉室正统的维护,还有忠于汉室之人的维护,说白了就是在维护他自己,简而言之,这一次刘协的行为已经让刘备感觉到愤怒了。

  刘备有没有野心?肯定有!但是现在的情况属于他自身已经是得到承认的汉室宗亲,而且因为这么一个身份他从一个土豹子一跃成为诸侯,取青州之后瞬间成为天下雄主,可以说除了他自己的奋斗,手下众人的努力,实际上还有汉室留下的恩泽。

  这也是为什么刘备能记得发达后第一件事就给天子奉贡,白瓷出现之后,选择了其中最好,自己最喜欢的给天子奉送了过去,不是他没有野心,而是刘备觉得自己已经深受皇恩,再奢求的话,他自己良心都有些过不去!而且听人言天子聪慧,干掉董卓之后,刘备兴奋的都睡不着觉,自觉汉室中兴之相已显,自己努力努力当周公名垂青史比其他的靠谱多了。

  结果刘备刚刚树立出为了汉室流尽每一滴血,成为一个忠贞不二的汉室宗亲的观念,结果时间还没过半个月,作为汉室代表的汉天子直接一斧头砍到刘备才刚刚长出来的名为忠贞的小树苗上,这不是要逼死刘备吗?

  刘备迷惘了,他觉得自己整个理想都破碎掉了,他为自己不值,刘协严重伤害了他,随后他又不知道要干什么了,匡扶汉室?刘协还值得他继续努力?刚刚将自己转化为纯粹忠臣的刘备,在受到剧烈冲击之后,至今仍未恢复过来。

  想当周公的理想碎了之后,脑子没转过弯的刘备整个人都抓狂了,憋着一肚子的火在自己的房间撒欢,硬生生将剑砍断之后才算是压住了怒火。

  “子川,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哈,这有什么?玄德公的目标是匡扶汉室,我的目标是华夏威震四方,有必要在意那些吗?做我们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天子不一定能代表汉室,更何况是华夏,做我们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好了,不管是哪一条我们不都应该先定鼎中原,扫平宇内吗?”陈曦瞄了一眼刘备,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别说这个皇帝是个废物,就算皇帝死了,百姓不也照样要活吗?

  刘备盯着陈曦看了又看,随后颓废的坐在地上,“子川,你不懂,你不懂我的心情,你知道吗,我曾幻想过成为天子,我是汉皇血脉,我有这个资格,但是当我一步步走到这个位置的时候,我身上受到的皇恩,根本让我生不起对于皇位的窥觎!”(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