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一百七十一章 各自的怨念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陈曦发起狂来也不是闹着玩的,之前打蕃县的时候倒还罢了,毕竟七万大军围攻一个无名小将驻守的小城,一鼓而下之后,鲁郡整个就被封住了,打不打回来再说。

  分兵之后,陈曦手上的兵力大减,只剩下华雄的七千部曲,还有于禁的四千老兵,陈曦自己帐下的五千士卒,以及许仪,吴敦的四千人,一共也就两万人,不过好在全部是老兵,否则的话就这么点人让陈曦跨州去攻击汝南,陈曦真心没有多少信心。

  这个时间好的一点在于完全不需要带粮草辎重,陈曦一路几乎走直线,没粮了直接就食于豫州,不得不说这个产粮地真心好,而且今年年景也好,豫州不缺粮食,陈曦一边行军,一边借粮,他的目标就是在一个月之内必须压到汝南郡平舆之下!

  陈曦尽力保持着强行军,一路上已经扑灭了好几座城池了,还好袁术给豫州留下的防守兵力不太充足,而刘备分兵之后,张勋很正经的盯上了作为君主的刘备。

  现在已经和刘备在沛国沛县,也就是老刘家的发家地打了好几架,不过很明显一战都没胜,第一天刘备才去的时候去偷袭失败,遭了贾诩的算计,自己的大营没了,被张飞引兵追杀了一夜。

  随后固守沛国被贾诩设计引出来大杀一阵,差点连小命都丢给张飞,而后又是一路逃窜,结果被贾诩下令张飞尾随追杀。硬是赶了三天,张勋前脚迈进临沮,后脚张飞就杀了进来。现在硬生生被贾诩以弱势兵力压在谯郡不得而出,只能四处求援,想来过不了多久袁术就能收到谯郡的急报。

  陈曦现在非常庆幸袁术还没有将老家搬到扬州九江郡也就是后世袁术称帝时期的寿春城,现在老家还在平舆,要是搬到了寿春城,陈曦就只能骂一句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了,因为太远了。现在平舆虽然有点远,但是一路上阻碍还不算太多,陈曦否决了华雄绕道陈国的提议。直接走了直线,既然贾文和那边打的有声有色,困住了张勋,那么现在他们的面前也就剩下荀正、桥蕤两人了。

  十日之内。陈曦带着华雄。于禁走直线连破两城,虽说柕秋基本上是偷袭所破,而随后的夏邑则是华雄拿着柕秋的令符将袁术部队引了出来,之后于禁强袭城池在半个时辰之后拿下来的。

  十五日的时候陈曦兵压苦县,不过这一次他的部队全部穿的是袁术部队的衣服,途径建平之时贾诩命人送过来的张勋正规的调令文书,直接坑死了荀正,苦县遂下。

  之后荀正防区的调令一阵混乱。陈曦靠着合理的换防文书拿下了宁平,项县。

  最后总算是在二十五日的时候兵临汝南。平舆就在眼前了,不过这个时候之前那些小聪明都没有了意义,桥蕤已经从荀正那里得知了陈曦的惯用手法,直接封锁了城门,三万豫州军根本不和陈曦一战,守住平舆便是大功,要是平舆有失,断了荆州和豫州的联通要道,那么,多少个桥蕤都不够砍的。

  “军师,这怎么打?”华雄盯着面前这座雄城,对于桥蕤鄙视的无以复加,明明有那么多士卒居然不敢出城一战,直接当了缩头乌龟。

  “看情况吧,要是五日之内袁术有回军的意图,我们就不要折腾了,要是五日以内,袁术没有回军的意图。”陈曦站在城下看着这座巨城仰天长叹,“那就只能将其打下了,至于怎么打下……”

  攻城是一个技术活,古代某些人攻城战直接靠计谋完成,有些人的攻城战纯粹就是靠人堆,很明显陈曦手下这点人要是靠人堆,真的是在找死。

  华雄也是漠然无语,平舆这座巨城里面兵精粮足,要是对方彻底当了缩头乌龟,那么没有十万人慢慢磨上一年半载的就别想破城了。

  就跟现在袁术攻打江陵一样,除非他能一鼓作气拿下江陵,否则的话一直拖下去很有可能让刘表反败为胜,想想当初曹操围邺城一样,花了一年多都没打下,最后还是靠着水攻才勉强拿下了邺城。

  想到这些,陈曦就头大了,平舆要是能拿下,直接就扣住了袁家一家老小了,袁术十之就会乱了心神,不过袁术就只有一个儿子,对其的防护不是闹着玩的,可以说平舆这三万士卒还有桥蕤这个大将实际上都是用来保护袁耀这个袁家嫡子的,所以打袁家老小注意的想法可以熄灭了,只能想想如何在尽可能少伤亡的情况下拿下平舆了。

  刘备,曹操攻取豫州的消息早已摆在了袁术的几案上,开始以为不过是廯疥之疾,结果最近几天传来的情报不管是张勋还是荀正,亦或者李丰,梁刚没有一个能招架住曹操和刘备的。

  尤其是曹孟德,动作之快,简直让袁术感觉到不可思议,在第一天得到曹孟德兵出颍川的情报,袁术还在骂曹孟德找死,等回去了一定要给曹孟德颜色瞧瞧,结果第二天还没到曹孟德已经将阳翟,颖阴,颖阳这三个颍川最重要的郡城打了下来!

  随后的襄城,定陵,昆阳,舞阳这些地方全部出现了危急的情报,然后接到危机情报的次日,袁术紧急下达的调令都还没有到达各地,城破的情报便已经摆在了几案上。

  至于刘备那一边形势也不太妙,不过相对于曹孟德那种未知的攻城手段,刘玄德要安稳的多,至少三路皆是大胜的刘玄德,现在每一部都被堵在他辛苦修建的郡城之下了。

  “传奉先过来。”袁术对身旁的传令兵命令道,最近袁术总觉得吕布不太尽力,每天攻城的时候按时按点去和黄忠一战,但是到现在为止愣是没有见到黄忠或者吕布受过伤,而且每每战完江陵守军的士气就会拔升,原本低迷的士气硬是被吕布和黄忠每日按时的单挑拔升到极高。

  “将军,袁公路又有事找您。”张辽一拱手说道。

  “别理他,告诉传令兵我正在练武,除了每天叫我杀黄忠他就不会说点别的,我每天尽心尽力的战斗,自我来到他袁公路这里,为他打下偌大的疆土,不但不对我进行封赏,还每每因为不能斩杀黄忠而训斥于我!他袁公路可对得起我!”吕布愤怒地说道。

  随着袁术军士气日渐低迷,袁术对于吕布的怨气也逐渐出现,完全没有顾及到吕布可是为他打下偌大疆土的功臣,而且人家还不是他的手下,自然因此吕布也对袁术心生怨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