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一百九十七章 深意啊深意,见识啊见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回头太史慈再一想,貌似自己不管怎么想都约束不了甘宁吧,不管是陆军和水军的相互独立还是甘宁不亚于自己的官职,以及让从关羽到臧霸在内的所有统兵将领都羡慕嫉妒恨的随意出兵权力,人家要干什么貌似没人能阻止吧。

  想到这里太史慈就无奈了,他也好想有主管军事的权力,没看甘宁自己在海上随便整,现在人家放话要打袁绍,从军法规定上面完全没有问题,人家具有最高的权限,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既然这样的话,兴霸倒也可以试试。”太史慈斟酌了一下开口说道,他也拿不准。毕竟甘宁对于水军具有最高的权力,虽说由于陈曦没有亲自开口说过给了甘宁这个海军主管什么级别的权力,但是从那些流言中关张这些陆军都知道甘宁至少具有独立作战的权力。

  “我敢保证,军师肯定是有深意的,所以我会将你送到地方之后呆在幽州冀州沿海一带,等待时机!”甘宁自信的说道,他对于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毕竟如他这么强力,这么有能力的将领,而且海军又刚刚成型,陈曦拉出来考验一番才是理所当然的。

  怎么说呢,甘宁这个人胆子大,魄力足,而且为人傲气,喜欢显摆,好不容易练好了自己觉得能得出手的海军,刚打算来一个衣锦还乡好好收拾一下周泰蒋钦他们,结果陈曦就来事了,这就由不得甘宁不多想了,你看看岸上那群陆军,就连臧霸和孙观都显摆过了,现在这个时候是不是该轮到我显摆了?

  看了地图,我勒个去。这么危险,这么艰巨,成功了这简直帅呆了。这种艰巨而光荣的任务让他甘宁来做实在是太符合他自己的心性了!

  随后甘宁联系了一下前后形势以及原本就怀疑的情况,瞬间他悟了。这任务绝对是给他准备的,让他伺机行动,顺带考验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具有军师当初送他离开时的时候说的那个“战机抓捕”能力?

  当初军师走的时候怎么说的,甘宁想起了陈曦当时的话“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不要犹豫,作为一个拥有独断权力,以及独立出征权力的主管。你必须要有极好的眼光,你要学会‘抓捕战机’!”

  甘宁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考验,很有可能是陆军那群混蛋不满意自己的拥有的权力,于是上面弄了一次没有明说的考验,过了你甘宁可以继续从南海浪到东海,东海浪到黄海,我们就有话堵住陆军的嘴,要是没抓住,那就对不住了,说明你不适合。而且甘宁觉得这个理由充分的简直无力反驳。

  有多大能力享有多大的权力,这是甘宁一直信奉的条列,而作为一个海军主管。陈曦给他说的那番话,他记得很清楚,而且也很认同,抓不住战机,给你独立出征权力干什么?

  想到自己的主管权限有可能被取消,甘宁就是一阵恶寒,这关乎自己威望啊,以前没这权力也就罢了,但是有了这个权力。结果因为自己能力太差被取消了,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太史慈突然发现甘宁看自己的眼神出现了恶意。这是想要将自己丢下船的节奏吗?

  太史慈干笑了两下“兴霸。你怎么突然变成了这种眼神,怎么你该不会打算绑了我,然后自己去幽州吧。”

  “哼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就是想我回去吗?”甘宁一脸得色的说道,脸上就差写满了“我已经拆穿了你们陆军这群混蛋的计谋”。

  “呃,你不回去吗?”太史慈面皮抽搐了两下,怎么这么一会儿甘宁就变成这么一个情况。

  “哼哼哼,我才不会回去的!”甘宁一脸得色的说道“我可是海军主管,享有独立出征权力,可以否决任何对于海军来说不合理要求的权力,并且可以在任何时候对于任何有可能变成敌人的势力进行攻击!至于已经判定为敌对势力可以直接介入攻击毋须上报!”

  太史慈听着甘宁享有的权力,越听越震撼,最后听到开战权直接合不拢嘴了,这权力也太大了吧,之前就听说海军统领甘宁权力大,但也不是这么一个大吧!

  太史慈羡慕的盯着甘宁,关张华雄具有独立出征权力所有人都知道,赵云具有在任何时间介入战场进行支援或者攻击的权力所有人也都知道,这四个人的权力已经够令人羡慕了,结果回过头来才知道,有一个不常出现的家伙享有的权力比这四个加起来都多!

  不过随后太史慈就明白了,搞不好陈曦让甘宁来送他还真有深意,没深意把这样一个家伙丢过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吧。

  很快太史慈和甘宁这个智商差不多的家伙,就想到了一起去了,然后一脸戏谑的看着甘宁。

  “笑什么笑!”甘宁不傻,自然看到了太史慈眼神中的戏谑,自然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加油啊,兴霸,我看好你!”太史慈拍了一下甘宁的肩膀“可别丢人了,要是丢掉了主管的帽子,啧啧啧!”

  “哼,我已经知道怎么干了,就这么一点小事还难不倒我!”甘宁冷笑着说道“我可是打算干一辈子海军主管,让某些人羡慕至死!”

  太史慈差点被噎死,一脸不解的看着甘宁,他的确很羡慕,但是你也不应该说出来啊,顿时看向甘宁的眼神有些不善了。

  “你想找打?”甘宁看着太史慈不善的眼神,扯着嘴露出两排大白牙齿,曝着凶光说道。

  “来就来!”太史慈握住自己的方天画戟盯着甘宁,而甘宁也抄起自己的大砍刀。

  “砰!”一声巨响,金铁交鸣之声,两人力量猛地爆发,随后都向后跃去,翻身落地,狠狠地踩在船板上,然后挥舞着各自的武器再一次战到了一起,自上船来两人第三十五次战斗开始了。

  没有四溅的内气,也没有超强的招数,这些全部被船队的云气抵消掉了,两人能比的只有一样,那就是技巧,不过很明显是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

  陈曦完全不知道自己让甘宁送货会被甘宁想象出这么多的深意,而且将那根本就不存在的权力显摆了出来,狠狠地震撼了一下太史慈。

  大概陈曦要是知道了这些会头疼不少吧,虽说他现在已经有够头疼了。

  陈曦之前烧白瓷的瓷窑再一次开业了,不过不同的是这一次烧的是瓷砖,相对于白瓷来说不讲究颜色的瓷砖简单了很多,不过貌似因为奉高这个地方有点问题,烧出来的瓷砖有一半都属于红的,当然红的颜色也都不完全相同,这种乱七八糟的红色瓷砖,对于准备贴瓷砖的陈曦来说严重是一个挑战。

  这个时候瓷器都属于珍品,陈曦这种朱红色的瓷砖更是让人贾诩等人感觉到瞎眼,这全都是钱好不,卖上几个亿钱估计不是问题。

  “你说要用这种瓦给玄德公铺房顶?”孙乾接过一块假冒伪劣的红色琉璃瓦震撼的问道。

  “还有这个也要在外墙贴一遍。”陈曦伸手将红色的瓷砖递给孙乾。

  “这东西太”孙乾喃喃自语道。

  “还有这个,将地板铺好!”陈曦命人将两尺乘两尺的白瓷板给弄了进来,这东西不太多,不过相对于白瓷杯来说能好做一些。

  孙乾强自咽了一口唾沫“这太奢华了吧”

  “那个给我将玻璃窗弄一块过来。”陈曦对着门外吼道,很快就有人抬着一块三尺乘一尺的玻璃窗进来,不过很不幸,并不是透明的,而且还略略带了一点杂色,毕竟就现在这水准,烧的玻璃杯都不是无色透明。

  这一次孙乾彻底傻了,在他看来这完全就是奇珍异宝级别的东西,居然用来做窗户。

  “别傻了,按我说的建,记住,我们的目标是不让玄德公再受到任何豪宅的诱惑!你懂不,区区一点银钱,那有这件事情重要!”陈曦傲气十足的说道,主要是他已经在他那个时代见惯了这种东西,完全不觉得震撼,但是对于两千多年前的古人来说,这些东西都属于极致的奢侈品,根本承受不起。

  “子川,这些东西hā了多少钱?”孙乾捂着自己的心脏问道,他已经准备好陈曦爆出一个让他心痛到死的数字了。

  “哦,给别人卖的话估计也就是十几个亿钱的价格。”陈曦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看到孙乾开始翻白眼了,于是大笑道“公佑放心吧,这些东西除了人工废了点钱,其他的都不算什么,一千贯不可能再多了,所以放心吧。”

  “哈?”孙乾一愣,他已经做好了晕过去的准备,结果陈曦说了一个地摊价“子川说实价,我能承受住的,放心,我一定能承受住的。”

  “唉,说真话都没人信,随你去吧,你觉得是多少就是多少,反正你给我建好,厕所都要贴一遍!”陈曦无奈的摆了摆手,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警告道“还有看好人,谁敢贪墨,直接杀!”(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