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零一章 四方我方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其实戏志才很想要郭嘉的精神天赋,结果郭嘉的精神天赋属于独一无二的特殊系别,至少戏志才复制了也没办法使用。。。

  不过虽说没有办法使用,但是戏志才靠着自己天赋将郭嘉的天赋弄明白了,从这一方面说的话,戏志才这个天赋除了附带的复制别人精神天赋并使用的能力,更重要的一点是可以得到别人精神天赋的信息!

  虽说由于戏志才自身精神天赋的约束,一次只能复制三个精神天赋的信息,但是架不住过十天之后就能再一次使用,时间久了,可能别人都不知道自己准确的精神天赋,戏志才已经知道了……

  要知道拥有精神天赋的绝对都是天下最顶级的谋臣贤士,因而就此一条戏志才就拥有相当大的优势,所以必要的时候戏志才还能充当一个精神天赋检测器。

  继续说郭嘉的精神天赋,这个天赋是戏志才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能复制,但是没有办法使用的天赋,如果说使用其他人的天赋戏志才会感觉到有一些不太妙,那么使用郭嘉的精神天赋,戏志才觉得自己会死的!

  这个被戏志才命名为言咒的精神天赋,发动条件极其苛刻,但是其效果足够让戏志才感觉到恐怖,那就是在任何事件出现的概率为50的时候,郭嘉的选择会影响现实的走向!

  往大了说也就是说当一场决定双方命运的战役陷入僵持的时候,胜负难辨的时候。简而言之所有的谋臣都不能保证谁胜谁负,双方的胜率皆是五成的时候,郭嘉做出的判断会成为最后结局。

  往小了说。江东被孙策打残了的世家,找孙策报复的概率是一半,弄死孙策的概率也是一半,然后郭嘉觉得孙策该领便当了,所以孙策出局了,就这么变态,虽说发动条件苛刻的简直无奈。但是在必要的时候释放成功,很多麻烦都会被解决。

  最重要的是戏志才发现,郭嘉这精神天赋施展之后。对于现实的影响处于诡异状态,并没有影响任何人的心智,或者造成什么不合理的事情达成最终目的,而纯粹是因为一系列的意外。合理的意外……

  正因为这样戏志才对于郭嘉的精神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再苛刻的施展条件也架不住这精神天赋够强,而且很明显戏志才现在没有找到该如何破解这种明显有些像是因果一样的天赋。

  毕竟在戏志才看来,选择了刘备的郭嘉,迟早会和他的主公对上,万一到时候一个不小心给了郭嘉发动的机会,那简直就是一个悲剧,虽说戏志才敢保证郭嘉根本没弄明白自己的精神天赋,但是意外呢?万一出一个意外呢?

  赌五铢钱正反面。赢家有酒喝,自家酒缸被郭嘉带走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话说戏志才每次想到当初郭嘉精神天赋正在觉醒的时候,他不信邪和郭嘉这么玩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当初我真傻的感觉!

  唉,当初还是有些太年轻了,搞不好那个时候奉孝就怀疑自己的精神天赋实际属性了!戏志才站在城头上有些无奈的想到,当初谁能想到今天这种情况,因为羡慕没告诉他实际的天赋属性,可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江夏城,孙策和周瑜站在城门楼子上,由于袁术对于孙策的信任,所以整个江夏城的大权实际上都在孙策的手上,孙策已经在袁术那里获得了任免官员的权力,本来这是安插自己人最好的时机,但不管是孙策,还是孙策的老臣都没有提及此事,恩将仇报可不是这些人的个性,他们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傲气!

  “哼,刘景升还真是不识好歹!”孙策看着手上的情报冷笑连连,“还有这个王威还真是好运,居然没有被吕奉先斩杀!既然敢犯我边疆,我定让他刘景升损兵折将!”

  说完孙策就看向周瑜,他现在已经不想再思考兵法战略、权谋政治之类的东西了,他身边这位什么问题都能解决,这是孙策深信不疑的一点。

  “出城迎敌,让韩将军守卫江夏就可以了,我们手上最强的部队可是水军,不管是汉江还是长江,我们都不会输的。”周瑜笑了笑说道,并非他看不起王威和文聘两人,而是周瑜自信水战自己不会败于任何一个人。

  “好!”孙策的回答直接没有经过大脑,周瑜水战有多强,简直让孙策瞎眼!

  自从之前在江夏城下,长江之中,以弱势兵力七战七胜击败黄祖,孙策就相信了,这个世界果然有人生而知之,周瑜以前绝对没有指挥过水军,上手之后开始还略略有点生硬,但是拿黄祖练了两次兵之后就直接吊打号称天下第一水军的荆州水军了……

  至于陆战,孙策觉得自己的勇力绝对足够让荆州兵明白不是什么人都能招惹的!当然孙策觉得自己有一天能有吕布那个战斗力那就再好不过了!

  正在江上行军的王威还有文聘两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不久之后遇到的是什么级别的妖孽,他们两人还在想着怎么靠着荆州百姓的人望拿下江夏城,殊不知已经有人准备好了盘子打算将他们一锅端。

  青州东部,一个黑瘦的大汉拎着一个兔子,回到了山寨,看着坐在主位的黄脸汉子,“元绍这个给你了。”

  “唉,山寨中没有一点粮食了,我们去借粮吧。”裴元绍接过野兔,两眼一红,随后叹了口气对着周仓说道,“前两天管亥来通知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去借点粮食!”

  “管亥!”周仓眼中露出一丝忌惮,整个青州的黄巾要说最能打的就是他和管亥了,而且他们两个人早年大贤良师手下的时候也还都见过面。不过不同的是周仓是作为亲卫,而管亥是作为渠帅。

  “老周说说吧,我们去借粮还是去投靠刘玄德。”裴元绍看着周仓问道。周仓虽说实力远强于裴元绍,但是整个山寨中统兵的却是裴元绍。

  周仓犹豫了良久之后,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投靠刘玄德,至少刘玄德还遵从着大渠帅的信义,虽说大渠帅死了,但是大渠帅也算是用自己的性命为我们黄巾找出了一条出路!”

  “普通黄巾是投靠是既往不咎。我们呢?”裴元绍虽说这样询问,但是却没有阻止的意思,“算了。将兄弟们送去,我们隐姓埋名过一生也就这样了,大渠帅这样的人物终究不是我们所能比拟的!”

  “兄弟们都揭不开锅了,没任何能吃的东西了。若非一直以来有我们一口就有兄弟一口。大概兄弟们都逃去刘玄德那里了吧,走吧,去给大渠帅上炷香,我们一起投降吧,死就死吧!”周仓站起身上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一脸苦涩地说道。

  “我去召集所有的兄弟吧,毕竟我们的兄弟也都是见过血的,算得上良卒,去了。编入青州屯田军也好啊。”裴元绍苦笑着说道,周仓既然做了选择。那么他也就陪着吧,反正烂命一条的他,也是周仓救得,陪着周仓去死也算是还了。

  在手下士卒的招呼下,裴元绍的手下很快就全部聚集了起来,然后在周仓和裴元绍的带领下对着一块无字碑上了一炷香。

  这是周仓和裴元绍在知道大渠帅舍生取义之后给立的碑,不过由于青州凋敝,他们两个也不识字,也找不到工匠,只好立一块什么都没有的碑,过一段时间给上一炷香,以慰鬼神。

  陈曦并不知道这种祭拜大渠帅的方式在青州和泰山各地的黄巾那里都有,也许黄巾不知道臧霸长怎么样,但是投降了的黄巾都知道他们现在的生活是那样一个人赴死换来的,所以他们都在家里立了牌位祭祀,至于青州没投降的黄巾,也都感大渠帅仁义给立了一个碑,包括管亥在内都给上了香。

  的确到了现在,就算臧霸现身,可能那些跟随臧霸,见过大渠帅一两面的人都不大可能认出臧霸,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将大渠帅给忘了,相反他们会永远铭记大渠帅,香火不绝,按照现在的话就是,大渠帅虽然死了,但是大渠帅永远的活在他们的心中……

  正因为这样死掉的大渠帅实际上已经相当于这些黄巾转化来的百姓们的信仰,而且在逐渐的代替原本黄巾的信仰——大贤良师张角,不过相对于张角那种“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叛逆信仰,臧霸所代表的德行、勇气还有慷慨赴义的淡然反倒是三观极正……

  如果有一天有人为大渠帅建庙的话,陈曦绝对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毕竟信仰、教派这些东西迟早都会出现,而与其信仰某些自相矛盾的哲学理念,或者加入某些令人堕落颓废,难以自我实现的教派,大渠帅这个信仰不是不可以,相反,这个信仰很好,很不错!一个纯粹的英雄,一个舍生取义的英雄,信这个好!

  当然陈曦是不知道这些的,要是知道的话,绝对会偷偷给大渠帅建庙,至于臧霸会不会感觉到郁闷,陈曦才不会管了,治下稳定才是陈曦的追求!

  想想看一个以大渠帅为中心,孟子的舍生取义以及其他杂七杂八思想为内涵教义的教派,这只要建出来就会有百多万的信众,然后扯上孟子这张虎皮,貌似也挺带感的!

  至于教义存在的问题,那完全不是问题好不,自古多少教义有问题,但是教派不也欣欣向荣吗?再回过来想想孟子的思想严密性也不是闹着玩的,作为宗教教义虽说有些不太好,但也并非不可能!毕竟儒家有时候也叫儒教,分出来一脉也可以的,没啥不对的。

  可惜这些事情陈曦并不知道,很少去奉高城以外的陈曦,大多时候都是令人去了解治下形势,而像这种祭祀大渠帅这种小事,所有人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自然没有人会告知陈曦了。

  毕竟在这个孝义的时代,像大渠帅那种慷慨就义的行为。就算是搁在对黄巾极其残暴的皇甫嵩、李儁等人手上,即使不同意他的条件,也会赐其全尸。厚葬之!

  英雄就应该有英雄的待遇,这个时代就是如此,而大渠帅的作风就恰好非常的符合这个时代的观念,所以才会让黄巾信服,也才会让百万黄巾齐哭!

  裴元绍和周仓两人尽力的挺直身子,不管饥饿与否,在英雄面前都需要保持着尊敬。在大贤良师败亡,周仓和裴元绍看着血流成河的荒野便已经舍去了原有的信仰,只不过因为手下的兄弟们需要一条活路。他们才带着手下来到青州落草为寇。

  不过等大渠帅出现之后,他们两人再一次拾起了曾经的信仰,生死不过如此,有人慷慨悲歌。有人怨天尤人。曾经怀疑的一切彻底消散了!

  缓缓地给碑前插上一炷香,裴元绍和周仓带着所有人全部跪下,虽说面有饥色,但是所有人都是郑重的看着那一块空白的墓碑,那代表着一个逝去的英雄。

  那一块墓碑前的香烧完之后所有人起身,周仓和裴元绍也好像放下了所有的担子,“走兄弟们我们去泰山,投靠刘玄德!”

  “好!”所有人一愣。随后大声的吼道。

  青州所有的黄巾都知道了泰山对于普通黄巾的待遇,正因这样。很多青州黄巾都不做黄巾了,转而偷偷逃往青州靠近泰山的地方,在那里登记之后就能分到土地,种子然后转职成为老百姓。

  正因为这样很多青州黄巾头领手下的黄巾都在减少,不过除了少数真正暴虐的黄巾头领,其他人也都睁只眼闭只眼,包括管亥那种厌恶官军的头领对于手下普通的黄巾投靠泰山刘备都当作没看到。

  有走的自然也有留下来的,人心齐了队伍也就好带了,所以对于这种情况青州黄巾也都不做任何表示。

  随着时间的流逝青州黄巾的数量已经开始出现小幅度下降,当然这也是因为青州中部西部的黄巾就食失败被人抓完了,而青州东部的黄巾距离泰山太远,但就算这样青州东部黄巾也陆陆续续的离开青州。

  周仓和裴元绍带着手下千多人朝着泰山行进,虽说这只是一路很小的黄巾势力,但是这也代表着最初追随大贤良师张角的势力开始主动的倒向刘备了。

  奉高新一轮建设已经开始了,这一次除了泰山本土还有青州的一些地方也开始了修建,当然这种修建除了奉高是以建筑为主,其他的地方更多是以修路,修井,修筑河堤,修桥等等基础建设为主。

  陈曦依旧和以前一样坐在政务厅喝茶,糜竺的最新消息是正在从长江往回赶,虽说不幸遇到了孙策和文聘的水战,不过鉴于现在糜竺名气比较大,周瑜也就只收了一成的过路费便将糜竺放了,至于现在的话,大概没在豫州境内就在徐州境内,回来的话还需要一旬的时间。

  至于原本要拉吴家进入商盟这件事,自然是崩了,没办法吴懿一口咬定如果给自己商盟盟主的位置,他们吴家就加入商盟,否则的话就免谈。

  这话糜竺肯定不信,毕竟吴家要真是那么死倔,肯定不会成为五大豪商,而且要真那么倔还和糜竺谈什么?既然吴懿天天拉着糜竺谈,那就说明还有很大的回转余地,不外乎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糜竺有把握花一个副盟主的位置,外加一些其他的东西将吴家拉入商盟,然后壮大商盟,虽说代价有些大,但是五大豪商不管是身份还是人脉都有这个资格,所以糜竺也就和吴懿没完没了的谈。

  按照当时那个进度糜竺估计再有一个月就能将吴家拉到商盟之中,可惜就在那个时候鲁肃,刘晔,贾诩,李优,法正,简雍,刘琰,孙乾的信全部都到了糜竺的手上,统统就一句话,速速回泰山,陈曦有新的计划,甄家也在泰山,回不来泰山好处就给甄家。

  糜竺思量了一炷香,然后直接到了吴家,给了一个自己认为是最优惠的条件,然后告诉吴家他有要事,今天就要离开,希望能谈拢,否则的话他很难再有机会亲自来益州和吴家商量了。

  可惜吴懿以为糜竺是心理战术。所以就打了一个哈哈,之后就没理,结果糜竺连夜就离开了。

  陈曦说是有钱赚。那是什么概念,跟着陈曦混过的糜竺很清楚,陈曦说的小钱钱有时候都是按照亿钱计算的,而且这次直接开口是有大钱赚,糜竺觉得吴懿加入商盟的价值在陈曦的思维里可能是小钱钱!

  当然这里面也有甄家去了泰山的缘故在里面,要知道在糜竺心里,陈曦将某一赚钱的事业给了甄家不是没可能。恰恰是非常有可能!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速速往回赶,至于益州吴家,没办法了。只能这样了,少了吴家,回头拉拢甄家进来也行啊!

商场上没有绝对的敌人只有绝对的利益,糜竺觉得张氏相对来说也能好说一些。而且离得也近一些。回去好好谈一谈将甄家拉进商盟也不是没可能,至于吴家,只能说是命里无时莫强求  获得了糜竺回归的时间之后陈曦也就放心了,时间只要不是太久陈曦也愿意等一下,至于让甄家掌握刘备商业命脉什么的那不过是说着玩玩,开什么玩笑啊,那已经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了,而是命了……

  自己的命脉自然要握在自己的手上。要是握在别人手上任谁都不会安心吧,就算这个别人也有投靠的意思在里面。但是安全性哪里有糜家好?

  就算糜竺确实有事无法回归陈曦也不会将权力交给甄家的,公私他还是能分清的,这次又不是像上次那样甄家已经没有了选择权力,只能顺着陈曦的剧本往下走!

  这一次陈曦要是将权力给了甄家,那甄家要不想办法借助手上的权力反制刘备,扩充实力的话,那就不叫世家了!所以糜竺要是不回来,陈曦就只能自己操刀了,虽说由于名望,年龄等一系列问题可能开始阶段上手不如糜竺融通易,但是等时间稍稍一长,那些人就会认可陈曦。

  不过这种事情陈曦很清楚自己最好别接手,虽说刘备可能不会在意,但是陈曦也不愿意一不小心给自己惹一身骚,本身跟着刘备,刘备对他够好,又敢于放权,他要真是来一个军政钱粮一把抓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这也是为什么陈曦明明有节制所有刘备手下官员的权力,但是却什么都不做的呆在政务厅,身兼数职,有军事的,政务的,商业的,农业的,乱七八糟涉及极广,但是陈曦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接手!他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将这些事情交给别人去处理,他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想做的事情一般都是唯一的……

  就像现在陈曦干的事情就是坐在政务厅喝茶,新法他和满宠已经弄了一个七七八八,刑法方面陈曦将满宠很多的流放啊,杖刑啊,肉刑啊,反正陈曦觉得不太妙的刑法全部变成了劳改……

  满宠当然不满意这种劳改占了九成的刑法,小偷小摸劳改他能接受,但是失手杀人怎么也是劳改?然后就和陈曦开始辩论,到最后满宠保留了自己的意见。

  毕竟陈曦说的还是有一些道理的,死人创造不了任何的价值,在这个缺人的时代,与其将对方斩首,还不如作为苦力劳作,毕竟总有一些危险的活,比方说是挖矿,就算不太人道,但是只要没有斩杀对方也都算是展示了一下刘备的仁德。

  至于税法,农税那没有什么好说的,赵云握着枪站在你身边死压住三成,你多一丝都不行!而且赵云标准的直肠子,他将所有的苛捐杂税压到了一起,全部算到了农税里面,四成不能再多了,再多身上就会多一个透明窟窿,所以最后这个税率就成了浮动性的了,结合了刘晔和鲁肃研究的东西写到了农税当中。

  过了农业之后赵云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剥削不剥削商人那和赵云没什么关系,不过最后陈曦的税法还是让很多人觉得头大,收的太少了,虽说有奢侈税这种收十五倍税费的东西,但是进城不交税,这没天理了吧!

  在鲁肃等人看来交易税这个东西不靠谱,这样税率太薄了,根本养不起奉高,钱都被商人赚走了!营业税还行,但是就算加到一起也不够原来的商业税收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