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零二章 白手起家的刘玄德有什么失败不能承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所有人全部不通过,这怎么玩?陈曦第一次想干场大的就出现′了这种事情,而且这次更坑的是作为第一个这么干的人没有办法给别人举例子,至于远大的目标什么的,你觉得贾诩这群人是这么容易能动摇的!

  “啪!”陈曦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记得我有权利直接否决你们的决定吧!”陈曦火大的看着面前这群人,他总算是明白了古代变法的那群家伙为什么都是铁血派,现在他不过小小的变革一下,由于可能存在的问题,这群人就开始劝服!

  “子川,你没必要这样,奉高,乃至整个泰山,青州发展的形势极好,根本没有必要冒这种奇险!”鲁肃作为一个稳定派、老好人,眼见陈曦火大第一个站起来劝说,毕竟现在泰山青州的形势确实非常好了,没有必要玩这种危险的手段,万一砸了呢?

  陈曦一噎,随后瞪着众人,“泰山青州的发展的确没有问题,正因为有了这份优势,我们才能压过四方诸侯,说个过分的话,现在天下最强的是谁!是我们好不!只不过我们腾不出来手!要是愿意损失根基,任何一路诸侯诸侯我们都能重创!”

  “是啊,是啊,我们的确是所有诸侯中最强的,而且我们也在必要的时候显露出来了威胁性,正因为这份实力才让四方诸侯眼看着我们发展而不去招惹我们,我们就不能好好发展?”刘晔撑着头说道·刘备现在的形势非常好,只要安安稳稳的并掉青州,不出现任何意外就足够稳稳地登上最强诸侯的位置,何必弄险?搞不好自损实力那不是没事找事吗?

  “我这就是在好好发展,就现在的平稳发展,你觉得我们到明年巩固和青州形势能有多大的进步,当然我承认到时候绝对比现在强很多,但是袁本初呢?袁公路呢?曹孟德呢?”陈曦火大的盯着面前这群人,他现在处于一挑多的状态,全部反对!

  “子川说的有道理·要知道曹孟德现在在收缩兵力巩固陈留颍川宛城这三个地方,一年后的曹孟德不会比我们弱太多,我们巩固了青州,他们差不多也巩固了这些地方,同样袁公路明年这个时候差不多也就稳定了最新攻占的地方。”贾诩接过话茬,承认了陈曦的话。

  “而且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曹孟德在练兵,没有和袁公路玩真的·所以就实际损失而言,曹孟德和袁公路实际兵员损失不会很大,而豫州我们破坏的程度并不算大,还有袁公路新得的四郡皆属于富庶之地!明年这个时候袁公路未必会弱!至于袁本初形势不太妙-了!”贾诩举了一系列的例子证明四方都在发展,所以巩固自身优势很重要,气的刘晔一颤一颤的,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眼看刘晔一颤一颤,陈曦面露得意·贾诩话锋一转,“正因为四方都在发展,我们更是不能放手当前的优势。”听到这话陈曦一怔,有些不太妙的感觉。

  果不其然贾诩开口直接倒向刘晔了,“这个时候求稳远比冒险重要,我们还没有危险到那个程度,按着原有的节奏去发展我们的实力稳稳压过曹孟德一线·根本没有必要尝试这种危险的方案,一旦出现错漏,不但会失去我们现有的优势,而且还会出现朝令夕改的情况,这对于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官府信誉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贾诩的理由简直无懈可击,你不管从什么方向捋都没有漏洞·直接堵死了陈曦反驳的余地。

  “贾文和!”陈曦咬牙切齿的盯着贾诩。

  “对不住,这件事攸关苍生,个人私交我只能放在后面了。”贾诩大义凛然的说道。

  “我是不是该说你公私分明!”陈曦无语的问道。

  “谢谢夸赞!”贾诩淡然地说道。

  “你这家伙!”陈曦彻底没了火气。

  “算了算了,换一个说法吧,我们现在的优势根本不足以让我们在明年直接威压四方,甚至说的过分一点,就现在的形式,曹操拿袁术磨完刀,巩固好自身之后我们能不能像现在这么容易压服?”陈曦无奈只好换一个话题,交易税这玩意没有前例·怎么辩都不可能赢的。

  这次在场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很明显巩固好自身的曹操也是很强大的·要知道在贾诩和郭嘉的判断中曹操可是比袁绍更危险的超新星!当然估计现在在曹操的情报系统里面,刘备也是比袁绍更危险的超新星。

  “这不是让我们通过你这条危险方案的理由。”郭嘉少有的没有喝到醉醺醺的情况,指头敲打在桌面上,“我们不能放弃现在的优势,你的办法万一失败了,我们承受不起明年的反扑,不过的确需要想想办法,我们必须在巩固住优势的同时扩大优势!”

  “其实我觉得子川的做法可以实行的。”法正弱弱的为陈曦摇旗呐喊道,好吧,法正只是来刷刷存在感,不管他站在那一边所有人都无视他的存在,毕竟陈曦很早就说过了,在没达到要求之前法正你就乖乖的被我们雪藏起来,我们不会将你算入编制的。

  “孝直······”这个时候陈曦二话不说就将以前说的话全丢在脑后了,终于有一个支持者了,“孝直我回头就保举你为齐国相,纯爷们就应该这样,坚定的跟着我混!”

  “孝直?”“孝直?”贾诩和郭嘉全部转过头来盯着叛变的小弟,瞬间法正就感觉到压力了。

  “泰山情报组织比什么齐国相好太多了,哈哈哈哈······”犹豫了不到三秒钟,法正就做了墙头草,然后叛变了回去·这节操简直让陈曦感觉到火大。

  “好了,现在又是我们一群对你一个了。”鲁肃拍了拍法正的肩膀,表示不用担心贾诩和郭嘉,他们不会拿你怎么样的,然后回身盯着陈曦。

  “子仲你说说,我这个新商法怎么样?”陈曦扭头盯着糜竺双眼冒火的问道。

  “咳咳咳!”躲在人群里面的糜竺无奈的走出来,他一回来就被陈曦拉到了政务厅,然后新商法刚拿出来一会儿就成了现在这种情况,刘晔差点和陈曦打起来有没有!我勒个去啊!现在又问他?

  果然刘晔,简雍·鲁肃都给糜竺让开一段距离,然后所有人都盯着糜兰,就连法正也呆呆的盯着糜竺,话说法正表示自己现在很愤怒,虽说他是一个小号,但是小号也会成长成大号的,他要爆种!

  糜竺能说什么·之前那个新法他也看了,对于任何一个商人来说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要是作为一个商人来说那自然是好的不能再好了,但是现在作为刘备的手下,这不是损害刘备的利益吗?损害刘备的利益不就是损害大家的利益吗?所以这种商法绝对不能通过!

  毕竟对于现在的糜竺来说钱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作为一个商人哪里有作为一个官员有前途,刘玄德在糜竺看来可是有可能登顶的人物,要知道不是糜竺出身卑微·糜贞的身份做不了现在刘备的正妻,否则糜竺觉得嫁给刘备也是一个好选择,毕竟现在刘备也才三十岁!

  正因为这样糜竺打死都不会通过这个新法,要是他少赚钱能让刘备变得更强,糜竺估摸着十几个亿钱打水漂、听响估计都没什么压力,就当花钱买官了,以前想买都没有资格买·这种隐性的买官他不介意的,毕竟刘备越强,糜竺的回报越大,这种事情糜竺觉得能接受!

  至于陈曦这种新商法,让自己赚钱,把刘备变弱的商法·去死吧,钱有官位重要,钱有靠山重要?开什么玩笑,商人逐利的本性让糜竺对于这个得失把握的非常清楚,所以这种坑死的商法,他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坚定,坚决不同意!

  “子川,这个商法我这里没有一点通过对可能,我将所有的身家都放在了主公身上,我没有你们这些人的能力·我只有钱和忠心,如果主公败了·我会殉葬,我能做的就是绝对的忠心主公,所以这种有可能伤害到主公利益的税法,我这里不可能通过。”糜竺面露苦涩的说道,没有一点回转的余地,直接否决了陈曦的提议。

  糜竺坦诚的话语让在场所有的人心有戚戚然,糜竺和他们不同,他们这些人,刘备若是败了,最多转投他人,依着他们的能力,任何地方都会有人要,甚至战败了,只要他们隐居起来没有人会找他们麻烦的,而糜竺啊,商人在这个时代低贱无比,所以要是刘备败了,糜家最好的结局就是留下一丝香火……

  “唉,我明白了。”陈曦叹了口气,没办法往下谈了,所有人不会同意的,没有先例的事情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需要掂量一下,他们的做法没有不对,就算陈曦知道交易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也没有办法给出解释。

  “子川,如果我们有一天彻底压制了四方,到时候可以试试这个新法,现在的话还请将其封锁起来,毕竟这个时期有些不合时宜。”鲁肃看向陈曦,发现陈曦心情有些低落于是叹了一口气说道。

  威压四方啊?陈曦苦笑的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你们先去做自己的事情吧,让我冷静一下。”

  在场所有人都不是笨蛋,眼看陈曦神情失落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一一告退,就留陈曦一个人坐在政务厅静静的思考着一切。

  陈曦很清楚要是现在不推行交易税的话,以后就再也没有可能了,至于鲁肃所谓的威压四方的时候更多是托词,那个时候的形势比现在更为危急,威压四方的时候稍动手脚,可能四方就会出现反弹,那个时候比现在更要求稳,现在都不能通过,那个时候能通过?

  至于更往后的天下大治的时候想要推行就更不容易了,那个时候啊·陈曦就算开口了,所有大臣也会反对的了,那个时候政敌,清流,名士,刷声望,到最后一旦成了派系之争那就彻底没有希望了,任何的好事一旦插入到派系之争当中,都会成为屁股问题,成了屁股问题那就不用争了·纯粹是为了争斗而斗争了。

  陈曦撑着脑袋坐在政务厅喝茶,逐渐的双眼放出了狠光,既然他知道这件事绝对没错那屈服干什么?屈服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错的事情可以认错,但是这件事情已经经过历史验证是对的,那就干吧,所有人阻拦又能如何·只能证明我比你们更强大!更智慧!

  想到这里陈曦搁下手上的茶杯,面上浮现一抹冷笑,在泰山所有人说的都可以不算,但是只有一个人说的必须算,那就是刘备,别看人家刘备成天像吉祥物一样到处转,但是要说真正实权在握的必然是刘备!有些事情陈曦做不得,但是不代表刘备做不得!

  想干就干·陈曦就不信了刘备这么快就腐化在了荣华富贵当中,消磨了自己的斗志,白手起家的人物就魄力而言绝对不会弱的!

  “咔嚓!”陈曦推门而入,许褚就在大门不远处。

  “主公现在在卧室里面。”许褚面色略略有些纠结对着陈曦说道,而且声音有些太大了。

  陈曦掏了掏耳朵面色有些古怪的扫视一眼许褚,这家伙今天怎么了,这么大声的通报·以前不都是在装石雕,看到都当作没看到吗?

  话说刘备原先住的地方正在修建,所以就搬到了距离陈曦家几步路的地方,其实之前的那片院落距离陈家也是几步路,只要刘备不说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陈曦进刘备家门就不会有人阻拦·许褚见关张赵还有陈曦往刘备家里跑一般都站在门口当石雕,今个还真是奇怪了。

  至于正在建造的那个院落,刘备也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烧钱,张氏看了都眼晕的建筑材料,自然刘备也感觉到有些不太合适,不过被陈曦打发走了,陈曦吹的那句不过十几亿钱而已,让刘备差点突发心脏病,回头就质问陈曦为什么不将这些钱投入百姓身上。

  这一点陈曦还是很满意的,刘备能在差点发了心脏病恢复过来的第一时间就记得问百姓·陈曦很满意,装仁德要是能装到这种程度那简直是不可思议。

  陈曦当时的回答让刘备着实无话可说·“这些东西是去年闲得无聊做了点小生意赚的,于是我打算独立出资建藏书阁,材料有些多,所以拿过来给玄德公也建一栋。”

  这话说的张氏美目涟涟,陈曦会赚钱刘备清楚,张氏也清楚,但是这么会赚钱的确有些不可思议,不过由于账面上刘备翻新住宅泰山只有两份出资,一份是人力,一份是材料,加起来也不过几百万钱,和陈曦说的十几个亿钱差的太多了。

  也就是说陈曦奢侈也是奢侈自己家的,跟泰山府库没有半文钱关系,人家别说给刘备建一栋,回头给自己建一栋都没有人能说什么。

  一般来说女人对于闪闪发光的东西都很有兴趣,而陈曦搞出来的这些建筑材料质量可能有问题,但是闪闪发光绝对没有问题,所以对于张氏的吸引力非常的足,刘备可能觉得奢侈,但是张氏已经惆怅着是不是给自己家也弄一栋试试,虽说花钱有些多·‘····

  这事刘备还斥责了陈曦过于奢华,不过鉴于陈曦表示有这些钱投入和没有这些钱投入实际上对于整个治下来说基本没有半点变化,在刘备询问李优之后,李优也给出了相同的结论,刘备也就不说什么了。

  话说要真是十几亿钱的话,那投入青州泰山等地帮助大的简直不能再大了,但是一百万钱的话还是算了吧,那简直就是一个玩笑好不。

  推门而入,很好,刘备就一个人坐在卧室里面拿着一本书在看。

  “唔······”陈曦左右晃了一下脑袋有些奇怪诶,为什么看书不在书房看,在卧室看,而且卧室今天这个熏香味道貌似有些奇怪。

  “子川,很少见啊,除了我请你吃饭的时候你居然会来我这里。”刘备缓缓地翻了一页书之后·才将手上的汉书放下,一脸微笑的问道,不过不知道是陈曦的错觉还是怎么的,他总觉得今天刘备的笑容有些牵强。

  不过陈曦现在有大事要说,自然完全无视了这些细节,“玄德公我有一事相求!”

  “好说,子川看上家里什么随便拿。”刘备很是大气的说道。

  “…···”陈曦盯着刘备,盯到刘备有些羞愧之后才开口道,“我有一策,可富玄德公治下·一郡之富可比一州,但此法未曾有人用过,所以子敬等人求稳不通过!”

  刘备面皮狂跳,陈曦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是这么大的事情,不过话说一郡之富堪比一州?

  压下心中其他的东西,刘备尽力平静的看向陈曦·“子川,将你的策略说来听听,我相信以你的智慧必然不会坑骗于我,但是文和等人也是当世奇才,你们怎么会调和不到一起去?”

  陈曦深吸一口气,将针对所有人的策略全部抛掉,纯粹的给刘备讲解交易税。

  “我们在商法上出现了冲突,玄德公且坐·我将我所有思考告知玄德公,由玄德公来评判吧。”陈曦缓缓地用精神力压下所有的杂念,双眼平静的看着刘备。

  刘备微微点头,“子川请讲。”

  陈曦很少有郑重的时候,大多时候刘备见到的陈曦都是吊儿郎当,一旦郑重起来,刘备就知道陈曦进入了状态·就如同当初从虎牢关一把设计到现在一样,郑重起来的陈曦在刘备眼里绝对是天下最强的谋臣。

  “我的新商法取消了隘口税收,城门的货物税收,还有对于商人行商的一般杂税,然后将其改变为交易税,也就是在玄德公治下交易才会收税·而且会给开通税收证明,有了这个证明在青州其他地方就不会再收货物的税收······”陈曦平缓而且简单的给刘备介绍着交易税,他现在处于非常冷静的状态。

  “这种商法对于我们自身利益损害有些太大了。”刘备皱着眉头说道。

  “玄德公,恰恰相反,宛城破败了,因为曹孟德和袁术的战争,作为中原腹地,天下商业中心的宛城破败了,我们有现在手上握着商盟,只要将商盟的会所留在奉高·靠着这个商法,我们奉高会成为新的天下商业中心·玄德公治下也会成为天下商业中心。”陈曦面上带着一抹癫狂的笑意说道。

  “一城一地的商业,永远比不过天下所有人的商业,我现在做的事情是要将天下商人绑在玄德公的站车上!我正在做的事情是将奉高变为超越宛城的天下集市!”陈曦面上的狂色让刘备一怔。

  刘备不懂商业,但是陈曦说的话在刘备看来很有道理商人重利,而陈曦的做法给了商人利益,吸引来更多的商人,如果商人够多的确不是问题,刘备因为不了解商业,不知道贾诩等人的顾虑所以考虑的事情很简单。

  “这么说的话,子川你考虑的没问题啊。”刘备有些古怪的说道,这完全没有问题啊,奉高变成天下的集市一郡比一州不是没可能啊!

  陈曦又将现在的形势,还有贾诩等人的顾虑全部说了出来,果然刘备听了之后开始沉思了起来。

  刘备沉思良久之后抬起头来看着陈曦,“子川你确定你一定能做到你说的事情?”

  “一定!”陈曦没有多说一个字,平静的开口,但是那强大的自信让刘备欣慰。

  “既然你自信你能做到,还需要在意别人阻拦吗?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我很早很早的时候就说了,这些政务都交由你处理,你具有独断的权力,我相信你做的会比我更好!”刘备看着陈曦一字一句地说道,很郑重,透露出现的信任让陈曦无比感动。

  “多谢玄德公!”陈曦起身一礼,“还请玄德公稍待三个月,我会给您证明,您的选择没有错误。”

  “哈哈哈,子川你安心吧,有什么想尝试的就拿出来,我刘玄德白手起家,不过两年在你的辅佐之下足以直面天下任何一位诸侯,我有什么担心!匡扶汉室的路本就不是一条坦途,人生起落又能如何?”刘备身上散发出一种自傲的气质,盯着陈曦说道。

  “就算你错了也不过失去了一次机会,你年不及双十,我岁不过而立,错了,再来,白手起家的刘玄德有什么失败不能承受!你不需要向我保证,我信你,在我给你独断权力的时候我就相信你不会辜负那一份权力!子川去做吧!去证明你比天下所有人都优秀!”这一刻的刘备仿佛一个希翼陈曦成才的长者,微笑的看着陈曦。(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