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零三章 终于算是压服了这些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陈曦看着刘备嗓子有些干哑,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本还以为要劝说一下刘备才能让刘备倒向他这一边,要知道陈曦来之前已经准备好了说辞,也清楚刘备会同意的可能性很大,没想到刘备这么简单的同意了。

  刘备如他所料的同意了他的想法,但是却不是因为他的说辞,而是因为他是陈曦,刘玄德信他,没有别的理由就是信他,就算所有人都反对的时候,刘备也愿意站在他身后支持他。

  “玄德公,多谢了!曦一直不将自己算入谋臣当中,自觉和别人相比有太多的不足,虽说我有着太多的优势,既然玄德公愿意相信我会比天下人都优秀,那么我会去努力,我会去证明。”陈曦双眼之中闪烁着一抹疯狂。

  就算不为了终结乱世,就算只为了刘备的信任他也会去证明,士为知己者死,这一刻陈曦恍惚间有了这个自觉。

  “去做吧,子川!”刘备没有多说一个字。

  “喏!”陈曦躬身一礼。

  来的时候陈曦虽说胸中有数,但是却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而从刘备那里出来的时候陈曦整个人再一次恢复了成竹在胸的状态,就算是为了不辜负刘备的信任陈曦也决定将这件事干的让所有人震惊。

  陈曦拎走了刘备双股剑中的一柄,既然他权威不够那就再加点,加到够为止。

  午后去找的刘备,谈完就到了晚上。没留下陈曦吃饭,就给了一把剑,胸中慷慨激昂的陈曦出门被被夜风一吹瞬间恢复了过来。

  ……陈曦面色羞赧的想着自己之前的表现。良久之后叹了口气缓缓地平静了下来。

  我这条命算是卖给你了!陈曦先是羞赧,随后又恢复了自然,就算那个时候中二上脑了,本身若是没有一较长短的意思也不会开口的,好吧,好吧,回头我就大干一场。我就不信了,你们这群人对于富国有我擅长!

  陈曦将之前刘备对于他的影响甩出脑子,至于刘备对于他的信任他会记住。士为知己者死什么的陈曦觉得这个有些坑,可能做不到,但是要真到了那个时候谁知道呢?说不定就跟今天的一样,脑子一热就上去了。

  陈曦走后。刘备按着自己的太阳穴。突然他觉得自己冲动了,这房间里面有人啊!和陈曦说的兴奋起来很多事情都忘了,现在想想,之前陈曦说的那些东西涉及的太广了,自己听着没什么,但是另一个人听到了那可就是大问题了,陈曦的整个战略对方都知道了。

  “甄夫人出来吧。”刘备无奈的对着里屋叫道。

  张氏迈着小步平静的走了过来,坐在之前陈曦坐的位置上看着刘备。她也明白了自己这次算是遭了无妄之灾了,陈曦之前的话里面有太多的信息。甚至涉及到对于四方的攻略,这些东西她作为外人听了只有死路。

  “不知玄德公如何处置我这个寡居之人。”张氏面上浮现了一抹苦笑,天下大业和个人私欲,张氏觉得自己不用考虑了,能作为一方霸主的人物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刘备没开口,张氏代表的甄家可以说是陈曦棋面上一个重要的棋子,干掉了张氏等于说之前陈曦的冀州布局算是全部完蛋了,以后要对付袁绍那就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张氏不能死,刘备思考了很久,最后只能将在这里杀掉张氏的想法移出大脑,甄家的重要性算是保了张氏一命,不过也只能是保住性命。

  眼见刘备身上的煞气逐渐的消除,张氏安心了很多,她最担心的问题就是刘备不管不顾直接在这里将她做掉,那千言万语都没有价值,只有死路一条了。

  虽说张氏在之前陈曦和刘备的对答之中听到了关于甄家的布局,但是能不能靠着那个布局保住自己的性命张氏也不能保证!

  毕竟从之前刘备和陈曦的对答中,张氏已经明白了陈曦的能力远远超出了她的估计,从虎牢关算到现在,乃至更远,天下形势不断变化,但是刘备却一步步的按照着陈曦的设计往下走,有这种人辅佐,张氏很清楚有没有甄家并不是那么重要。

  “还请夫人在近两年之内留在泰山了,至于和甄家的接触,还请见谅。”刘备最后还是放弃了杀掉张氏的想法,动了张氏给陈曦添麻烦,这种事情刘备干不出来!

  “玄德公仁德,不过玄德公可允许甄家加入陈子川之前的策划?泰山商会,我甄家也很有兴趣,北方的商人我甄家也能调动一二。”张氏眼见刘备真的没有抹杀自己的想法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盯着刘备问道。

  刘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答应了张氏的要求,毕竟打一棒还要给个甜枣,更何况是像张氏这种纯粹遭了无妄之灾的情况了。

  “多谢玄德公。”张氏面上浮现了一抹微笑,有了这件事她也就能给甄家一个交代,到时候坐镇泰山也就没有人怀疑了,更何况以张氏的敏锐直觉,还有商人逐利的本性,陈子川说的那种情况在张氏看来很有可能成真。

  更何况张氏听了刘备和陈曦整个经历之后,对于陈曦能力的信任不亚于刘备,能压住天下大势一步步走到这个程度的人物,岂能在放出豪言之后自扇耳光?

  由此可见有时候思维简单一些,靠着直觉反倒好处多多,至少张氏走了一步好棋。

  “甄家如果还有其他的商业之事,我泰山可以一视同仁。”刘备想了想之后又给了张氏一份好处,既然不能在这里杀掉张氏,那就让她明白跟着泰山走的好处吧。

  “多谢玄德公!”张氏美目之中闪过一抹光彩,这也算是另类的因祸得福。古谚,祸兮福所倚,果然有道理。

  张氏在泰山这么久。又有刘备照顾,对于泰山很多东西都有了了解,泰山有很多的好东西,但是这些东西除了糜竺,其他人的门槛高的简直只能让人摇头叹息!

  刘备现在开口一视同仁,和谁一视同仁?当然只有糜竺了!没有了进入门槛,张氏才不会觉得自己甄家会弱于糜家。就算是纯粹比商业,不耍盘外招,张氏也自信自家绝对不会输于糜家。数百年的底蕴不是闹着玩的!

  “玄德公府中可否借我一人?”张氏开口问道。

  “可。”刘备点了点头,他最欣赏张氏的一点就是识趣,知进退,“夫人若是看上哪位直接带去即可。”

  刘备很清楚自己家中每一个成员都可以说是自己的心腹。张氏能开口要人也就意味着真的没有打算将这件事告诉别人。

  “一个贴身侍女罢了。玄德公还请不要介意。”张氏平静的说道。

  “夫人若有其他要求,一并言出。”刘备开口道,这个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让张氏留宿这里可不是什么好事,虽说他不介意。

  “没有别的,我明日再来即可。”张氏起身盈盈一礼。

  次日陈曦拎着刘备的佩剑第一个前去了政务厅,糜竺和孙乾很快就赶来了,满宠、鲁肃掐着点进门。贾诩稍稍晚了一点,刘晔来的时候陈曦等人的早茶都喝完了。至于郭嘉和简雍来的时候刘晔已经将早点吃完了。

  “大家都来齐了。”陈曦微笑着扫视了一下众人,心情很好,看起来昨天的事情已经丢在脑后了,至于刘琰来没来没人计算,天知道人家今天是不是吹牛去了!

  “呦,今天子川看起来很高兴啊。”简雍调笑道。

  “啪!”陈曦将一直放在自己椅子后面的双股剑拿了出来,拍在桌面上,“我们需要重新谈一下昨天的事情,对于昨天我辩不过你们,我很不爽,我们今天继续!”

  众人看着陈曦按在桌面上的佩剑皱了皱眉头,都能认出来这是谁的佩剑。

  “有些事情不是辩论能解决的,就算有主公的佩剑我还是不认可此事!”刘晔还是昨天一样第一时间站了出来否决陈曦的提议。

  “主公佩剑丢到一边。”说完陈曦随手就将佩剑撇到椅子旁,“这件事我一定要干,就算你们所有人阻止我都要干,我具有否决你们所有人的权力!”

  陈曦站起身来双手按在桌面上,冰冷的目光扫视着所有的人,“你们同意与否不会改变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我要这么干,不管你们如何否决,我都打算这么干,这一次任何人都不能动摇我的决心。”

  “子川,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啊!”鲁肃这个老好人没说别的,就给了一个意思从长计议。

  “没有从长计议这件事,没那么多时间,最晚今天下午开工。”陈曦冰冷的眼光看了一眼鲁肃,对于所谓的从长计议这种拖延计策完全不吃。

  “子川,你这么做一定能成功吗?”贾诩皱着眉头问道,“此事关乎到我们之后一切的布局,不能因为一时之快破坏掉我们现有的形势,我们还没有到那种危险的地步,稳中求胜远比冒险的突飞猛进更现实!”

  “一定会成功!”陈曦冷笑着看向贾诩,“我可是陈子川,我从虎牢压着天下大势走到了现在,我的眼光和能力你们有谁觉得稳压我一筹!”

  贾诩,郭嘉等人对视一眼,这个还真没得比,歪楼歪到了这个程度,怎么突然就成了比拼眼光和能力了?

  “看来诸位还是承认我的能力还有眼光的。”陈曦面上闪过一抹嘲讽的色彩,这个时候他不介意得罪这群人,在场这些人没有一个小气之人,等事成之后再予以弥补就可以了,至于现在必须压服所有人。

  “你确定你不会失败?”郭嘉盯着郑重的问道。

  “哼,不用玩这种小把戏。”陈曦不屑的笑了笑,“不会败,我会一直压着天下大势,我是陈子川。在我能看到天下大势的时候我会顺着天下大势,在我看不到天下大势的时候,我会去创造出天下大势。我有这个能力!”

  陈曦说的话众人都有些不解,只有陈曦清楚天下原有的形势已经被他搞的一团糟,已经不可能再靠着历史上的形势去解读天下,既然前途一片混乱,那就作为最强者扫平眼前的迷雾,铺出一条康庄大道!

  郭嘉皱着眉头,陈曦居然真的接下了这句话。这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他记得以前陈曦很低调,但是今天和之前的表现完全是两码事。像是吃错药了一般狂妄。

  “是不是想说我狂妄?”陈曦随意的看了一眼在场这些人,从他们的眼神之中陈曦就明白了他们的想法。

  陈曦左手按在桌面上,面上流露出来的自信让所有人震惊,“我现在十八岁。但是我已经将白手起家的玄德公辅佐成为了一路诸侯。一路钱粮猛将良臣皆不缺的诸侯,一路足够让天下侧目的诸侯,一路动动脚足够让所有人忌惮的诸侯,我有资格狂妄,我也有实力狂妄。”

  “我不是跟你们谈如何如何,我是来命令你们的,我对于政务处理有着绝对的掌控权力,这是玄德公赋予我的。也是我自己争取来的,这是我自傲的本钱。”陈曦扫视了一眼所有人。只见这些人都皱着眉头思考,“所以不管你们允许不允许我都会去做!顺带一说我要做的事情,整个治下只有一个人能阻止,那就是玄德公!”

  “子川,一定要如此,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吗?”审视度量本就是一个商人的本能,糜竺清楚的感觉到陈曦的坚决!

  曦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别人也就没有办法再继续了,陈曦很少否决,或者直接说根本没有动用过这份绝对的权力,但是既然这一次使用了,足可见陈曦的决心。

  “没有!这件事我一定要做,玄德公和四方的差距太小,小到根本不足以执行当初的计划,错过了那一个机会我们想要一直压住天下大势已经没有可能了!而一旦天下大势不再为我们掌控,以后变数实在是太多了!”陈曦先是坚定地否决了糜竺,之后又软化了一下口气算是给在场这些人解释了一下。

  “为什么一定要执行那个计划,子川,告诉我证明你自己就那么重要?”鲁肃这个老好人终于火了,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愤怒的盯着陈曦,“我们现在形势只要发展下去,根本不需要那么着急,缓和一下之后,稳扎稳打比什么都重要!”

  “我需要证明?子敬,你觉得现在的我还需要证明自己的能力?我已经不是虎牢关前那个刚刚出山的少年了,现在我陈子川的声名足够让天下任何一位诸侯忌惮,我已经过了用功勋,用治下繁荣证明我的时期!就算到时候计划成功,对于我的声望来说也不过是锦上添花!”陈曦冷笑连连,他真的已经过了那个时代,现在他陈子川的名望不说名传海内,但是绝对够让四方诸侯忌惮!

  “那你为何还要这样?稳扎稳打不好?”鲁肃差点拍着桌子咆哮!

  “夯实地基!泰山青州根基太薄!我们需要繁荣,我们需要钱粮!我们的志向是扫平天下!而不是困之一隅!”陈曦盯着鲁肃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我们必须在危险还没来临之前攒够足以应对任何危险的实力!子敬帮我吧,我们相处了这么久,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

  陈曦的话让鲁肃彻底冷静了下来,陈曦和他共事时间最长,对于陈曦也是最为了解的,自然知道以陈曦的性子能下这么大的魄力,直接要压服所有人,下了多大的决心,只见鲁肃面上阴晴不定,隔了良久之后叹了一口气,“子川,向我保证,你真的会成功!”

  信他吧,子川拿出那么大的决心,绝对不会为人动摇的,他能向我开口已经……鲁肃无奈的想到。

  陈曦面上一喜,随后深吸一口气,面色肃然的看着鲁肃,“会成功,很快你就能见到!”

  “唉,看在你以前的信誉上我信你。”鲁肃无奈走过去对着陈曦伸手,“击掌吧,你要是失败了。以后就不要再动用这份独断的权力了,我们都是为了玄德公。”

  “好!”陈曦看着鲁肃点了点头,鲁肃给了所有人一个台阶。果然他们这群人之中需要一个老好人调解,否则每一个都是傲气冲天之辈迟早弄翻。

  眼看着鲁肃和陈曦击掌,刘晔有些郁闷的看着自己的战友,对于鲁肃他实在不好说什么,对方是一个好人,这就是刘晔一贯的评价,结果现在这个好人第一个倒了。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鲁肃倒向陈曦之后刘晔叹了口气,有鲁肃在陈曦就能做任何事情了。

  “算我一个吧,至少有我在搞砸了也能挽回点损失。账目我过手!”刘晔无奈的开口道,不管怎么争论他的目的都是为了刘备,既然已经无法挽回,那就想办法避免损失。“子川。请记住,不论在什么时候不能损害族兄的利益!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必须围绕着族兄!”

  “我保证,不久之后你就会明白你今天做的选择是多么正确。”陈曦点了点头说道。

  “你搞砸了才能凸显我的正确!”刘晔没好气的说道,“我很希望我加入是一个错误!”

  “好的,我会证明你是一个错误。”陈曦摆了摆手,扭头看向贾诩和郭嘉,其实这两个基本不插手政务,只不过是需要他们表态吧。

  “有你们三个已经能处理任何的事情了。”贾诩抿了一口茶。抬起头来看这陈曦说道,毕竟泰山和青州的政务主要就是这三个人在处理。至于简雍和孙乾都是添头,有这三个人,基本上就可以说开工了。

  “多谢理解。”陈曦对着贾诩一拱手,贾诩说这话也就表示不再干涉陈曦的事情了。

  “奉孝你呢?”陈曦侧头看着郭嘉问道。

  “我保留意见,不过看法和文和相同。”郭嘉摇了摇头说道。

  “子仲,还请放心,你很快就能见到结果,这是最好的机会了,过了这个时机以后可能都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所以还请子仲见谅,我可以向你保证,不管是玄德公的利益还是你的利益都会得到保证。”陈曦对着糜竺一拱手说道。

  “唉,但愿如此。”糜竺神色有些落寞的说道。

  对于糜竺现在的神情陈曦没有多加劝说,毕竟什么都没有事实震撼,等到现实摆在了糜竺面前的时候他就会明白陈曦没坑他,至于现在说破嘴皮子在糜竺看来也不过是空想。

  终于算是将这群人说服了,太艰难了。陈曦暗暗地想到,不过这一次之后,以后再有这种情况他也会多考虑一下,不过这种事情还是少干一些的好。

  “既然诸位都同意了,那我就分配各自的政务了,丑话说在前头,之前不管我们怎么吵都可以,但是现在确定之后,任何人不能扯后腿,否则不要怪我无情!伯宁到时候由你监督所有人!”陈曦侧头对着满宠说道。

  “喏!”满宠一拱手说道。

  就在陈曦准备分配政务的时候,张氏恰好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甘夫人。

  “听闻陈侯要重新组建商会,落户泰山,我甄家可否插手一份。”张氏先声夺人,直接打乱了陈曦的布置。

  糜竺扭头看了一眼张氏,心中暗叹,不愧是以未雨绸缪著称的陈子川,甄家也是作为后手吗?怕我不尽力或者直接不干,所以早早的就安排妥当了。

  陈曦皱着眉头看着张氏,他绝对没有给别人说过关于新商法的事情,更没有给刘备以外的人说过商会落户泰山的事情。

  我就说昨天怎么不太正常,感情是张氏在玄德公房中,怪不得。陈曦的面上闪过一抹怪异,在想想自己昨天说了写什么,又看了看张氏侧后方的甘夫人,不由得有些邪恶的想到,玄德公不会借着这个机会将张氏给拿下了吧!唔,不是没有可能啊!既然如此倒也可以给甄家一部分甜头,毕竟以后是要作为玄德公产业的。

  张氏看到陈曦戏谑的眼光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但是依旧保持着平静开口对着陈曦说道,“陈侯所思如何,我甄家也算是冀州有名的世家,下辖天下有数的甄家商会,加入泰山商会也算是一个不小的臂助。”

  “此事不归我管,商会诸事,我皆交给子仲处理,夫人若是有什么需要皆可和子仲商谈。”陈曦特意咬中夫人二字,瞬间在场其他人都明白了是什么情况,回头再看甘夫人不正跟在张氏的侧后方,顿时眼中都流露一抹思索的神色,怎么突然就勾搭上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糜竺苦笑,不管是你陈子川开口还是跟在张氏侧后的甘氏,那都代表着一件事,甄家加入商会已经是必然了,不过之前他也想过拉甄家入会,倒也没有什么压力,于是起身对着张氏一礼,“夫人,入会还请过几日再为详谈,今日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也好,我甄家也要准备一二。”张氏点了点头,然后坐到侍卫搬来的椅子上,看起来也打算好好听听陈曦的政务分派,毕竟从现在开始这些事情也攸关甄家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