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一十一章 繁华地段地皮涨的让人心绞痛~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商税在七天之前已经彻底碾压了以前的税收方式,果然中原腹地宛城的一战彻底毁掉了原有的以宛城为中心,以南阳为辐射的商业交易中心,白白便宜了奉高。

  说起来奉高这个地方作为商业中心并不算是一个好的地点,毕竟太偏了,不过现在得情况是奉高虽说没有地利优势,却狠狠地占了一把天时还有人和。

  在宛城商业中心被战火覆盖,天下商人滞销的时候,以北方甄家,徐州糜家为核心的两大商会落户奉高,而且与此同时极其青州的税率出现了极大的变化,吸引了天下多数商人的眼球。

  陈曦淡然的看着这一幕,税率改变已经可以说是定势了,碾压级别的差距,已经不是一两句话所能扭转的,至于以后天下大乱商人变少会怎么样,陈曦只会呵呵一笑,乱世才是商人赚钱的最好时机,从来没听说乱世商人变少,话说只有在太平年间才能控制住商人吧,乱世的商人更为活跃,毕竟乱世税率的漏洞多的一塌糊涂!

  “还差一件事了。”陈曦捏起酒盅对着郭嘉微微一笑,随后一口饮尽,放下酒盅看着郭嘉。

  “藏书阁是吗?”郭嘉随意的夹着桌面上的小菜。

  “嗯,想来文儒的户籍也已经弄了一个七七八八,这个时代的文士,可以作为天下百姓所望的形象,他们所拥有的资格,自然是百姓所需要的,另类的自上而下。”陈曦点了点头说道。“奉高这个地方不太好啊,太偏了,要是在中原的话。现在的税收还能再多两成。”

  陈曦那淡然的表情让郭嘉微微有些尴尬,毕竟当初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在阻拦陈曦的商法,不想短短二十余日奉高城的变化让人震惊异常。

  “子川,之前的事情确实是我们的问题,还请见谅。”郭嘉少有郑重的说道。

  “不必如此,我们各有自己的思量。”陈曦摆了摆手说道,“你我都没有错。错的都是玄德公。”陈曦面上浮现一抹狡黠的笑意。

  “你一直呆在家里也不是事啊!”对于陈曦的说辞郭嘉只能是苦笑连连,也只有陈曦才会这么无节操。

  “十余日前,门前冷落。现如今门庭若市,你说我出门的话有多少商人在等我。”陈曦捏着酒杯微笑着说道,“商法我一言而决,到了现在只要稍稍露出一点好处就足够让很多人肥上一圈。你知道我管家最近干什么?”

  “这不是你不去政务厅的理由。”郭嘉无奈的说道。

  “不想去。”陈曦随意的说道。“在这件事我处理完之前你们都不要找我,除非真出大事了,告诉子敬和子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我懒得计较之前的事情。”

  眼见陈曦挑明之前的事情,郭嘉无奈的端起酒杯一口饮尽,谁能想到陈曦能这么快的成功,他也不想来做和事佬,但是泰山这些人和陈曦最合得来的就是郭嘉了。他们两个都不是那种太计较的礼仪和利益的类型。

  “喝你的酒吧,我这两天也没办法和你去青楼了。话说新开的满香楼听说不错,你去了没?”陈曦换了一个话题,一个他和郭嘉都喜欢的话题。

  “去了,真的很不错,不要钱啊,真的是太好了,还给我了一个这个,让我以后都用花钱,你要吗?”郭嘉一脸贱贱的笑意,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张真正纯金打造的卡,拿着这个郭嘉去满香楼完全不需要掏钱的。

  “我也有一个。”陈曦掏出来一张在郭嘉面前晃了晃说道,“不过我不会像你那么极品。不过话说回来那可是主干街啊!南一街好不!这地皮真便宜。”

  陈曦的话让郭嘉无比怨念,地皮这种东西谁知道会涨到这种地步,原本以为只是来干一票的商人发现陈曦玩真的,有钱的大都打算在这里落一个点,所以二三四五街根本不够分,只要有片地皮都被敲定了下来,不得不说这个时代背靠世家的商人还都是很有钱的。

  卖地皮卖了几百万贯,卖完鲁肃就觉得亏了,亏得稀里哗啦的,前面二街那地皮涨的鲁肃都在狂跳眼皮,至于一街,也就是南北主干道那条街,现在就开了三家,一家是糜家的酒楼,一家是甄家的皮草,还有就是满香楼,还都是陈曦没改商法之前就开的。

  商人们都不笨,都知道南北一街肯定是最好的地界了,但是陈曦就划了四条街,现在都卖完了,你还想怎么样?挑战陈曦商人只能在指定的北区交易的规定?这是在找死好不,你可以去北六街的居民区去买地皮,然后改造,至于北一街的那两家,还有南一街那家满香楼你流口水吧,那三家很明显有问题好不。

  甄家糜家不说,那个满香楼开的那么扎眼,要是没有后台早就被搬迁了吧,更何况那是一街好不,而且还是南一街唯一一个,甄家和糜家在北街蹲在,对面南街中间蹲着一个青楼这是要干什么?

  找不到对方的后台,对方又这么扎眼,很明显是有后台的,所以打南一街那唯一一块地皮的人都熄了想法,正因这样最近那个青楼那叫一个生意兴隆,到处的富商豪客都不介意和满香楼的主人打打交道,联络联络感情,可惜满香楼没有他们想要的主人。

  “哈,那个老妈妈大概也不容易,这一段时间软硬都交不出来主人在哪里。”郭嘉大笑道,他这一段时间也经常在满香楼,自然也看到了对方的窘迫,不过一杯花茶百钱,看那日进斗金的架势,再窘迫对方也会撑下去。

  “没人闹事吧。”陈曦笑了笑问道,满香楼开在那个地方的确有些扎眼,不过这也是一个意外,虽说这个意外足够让明白一街地皮值多少钱的鲁肃心绞痛,但是他也没脸说收回去这种话。

  “你觉得有人敢吗?”郭嘉面上浮现一抹嘲讽说道,“不入流的小家伙才会无知到在那里闹事,但是现在里面的豪商都在,动动指头就够碾死他们,谁敢去闹事。”

  “不过还真是有些扎眼。”陈曦无奈地说道,主干街开这玩意,太扎眼了,“算了回头命人将那个老妈妈找过来,让她将满香楼建的高雅一些,听听曲,跳跳舞,演演戏剧算了,再这么干下去搞不好子敬会来找我谈话的,那时候可就不妙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