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机智的我都害怕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陈曦并非乱说,按照鲁肃现在心绞痛的程度,再继续下去估计花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盯到满香楼,那个时候满香楼要还是这种不和谐的情况,陈曦也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这东西虽说每一个地方都有,但是敢光明正大的开到主干街道的还真不多。

  这种东西本身就有自己呆的地方,比方说某一个巷子里面就有好几个,但是现在这么猖狂的开在主干街的确有些疯狂,这么不合群的类型,大概在其他青楼眼里已经是眼中钉肉中刺,抢生意抢的太狠了。

  满香楼上一次的确因为他和关平的原因被砸了不少,他给的换地方也算是赔偿了,只不过鲁肃当时脑袋混乱没仔细询问直接给了一个烫手的山药,现在要让陈曦当作没看到,“随对方去吧”什么的的确有些不太好。

  毕竟人家也没做错什么,只不过现在呆在那里有些扎眼罢了,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现在对方也没有什么过错,只是地方不对而已,所以陈曦打算给对方一个机会,至于对方能不能听进去,那就无所谓了。自己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了。

  “子川,我先离开了,最近西凉的形势有些奇怪,隔得有些远了,很多情报有些模糊,韩文约和马寿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闹。”郭嘉扶着石桌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有些晕晕乎乎的。

  话说西凉十万级别的战争在郭嘉眼里居然是闹闹,不知道马腾和韩遂听到这个消息会有何感想。

  “长安呢?”陈曦有些好奇,这是什么情况,这两个家伙怎么还在打?

  话说历史上这个时候韩遂和马腾这两个家伙不是应该举兵十万打着勤王的口号去打李榷和郭汜,然后被郭汜打了一个半死,只好又乖乖龟缩在西凉,两个家伙互相舔伤,舔着舔着舔出感情了,结成了兄弟。随后又因为一些别的原因又开始咬了起来。

  “还是之前那个形势,不过郭汜和李榷因为兵权出现了一点不和,这个时候陛下应该抓住时机因势诱导,驱虎吞狼。”郭嘉眼中闪过一抹光泽。下一刻便随之黯淡。

  陈曦翻了翻白眼,这个时候的确是一个掌握住皇权的时机,靠着权谋玩借刀杀人可能真的能收拢兵权,可惜啊刘协就不是这样的角色,要是刘协能做到的话,天下也不会如此了。

  陈曦面上一闪而逝的不屑让郭嘉抓捕在眼中,他也明白了自己言语的可笑,有些事情看着简单,但是没有足够的胆魄你是做不成的。

  “好了,不谈这个了。我需要去处理西凉和长安的形势了,曹孟德和袁公路我交由法孝直处理去了,最近一段时间他进步很大,大概最多再有三年我就很难压制住他了,你给他找好位置没有。”郭嘉提起法正有些感慨地说道。毕竟法孝直算是他带出来的。

  “放心,少不了他。”陈曦笑了笑说道,“对了,你帮忙给我通知两个人。”

  “我会记得通知子仲和张氏的。”郭嘉点了点头说道,他也看出来了,现在奉高新商业的规则正在成型,过了这个时间点。以后就很难再获得如此的机会了。

  “我想他们这一段时间已经制作好了规则,我审阅一遍之后,差不多也就行了,一街也该开放了。”陈曦笑了笑说道,糜竺可能在税收还没恢复之前都没有想过这件事,甚至税收恢复之后都处于恍惚状态。但是张氏绝对早早的做好了准备。

  “一街?”郭嘉眼皮一跳,原本准备离开的脚步也停止了,现在想在奉高设点的商人非常多,五大豪商除了吴家现在家族真正主事人都在这里,陈曦说是要开发一街。光一街地皮估计就能超过上半年的农业税收了。

  “你有兴趣?”陈曦扭头一脸戏谑。

  “我说没兴趣你信?二街的地皮涨到现在,整体算来都快赶上上半年的农税了,子敬天天喊叫心痛就是因为出手早了,一街,啧啧啧!”郭嘉一点都没有在意陈曦戏谑的神情,地皮比税收给力多了。

  郭嘉说完之后皱了皱眉头好像想到了什么,“不过话说起来,子扬之前统计帐簿的时候,发现一街地皮早已被人出售,而且留得存底还是奉高未建的时候,是你搞的鬼吧,那个时候能想到现在,我觉得除了你,其他人都没有这个能力。”

  说这句话的时候,郭嘉死盯着陈曦问道,虽说他已经猜到能这么做的也只有陈曦了,但是一年多前啊,那个前途未明的时候就干了,丧心病狂啊。

  “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南一街我没收购好不,北一街我可是花了钱的。”陈曦无所谓地说道。

  “一共花了一千多贯是吧?”郭嘉按着眉心头疼的说道,郭嘉喃喃道,“我们代表国家愿意花一万贯买回来如何?还可以再多给一些。”

  陈曦一脸鄙视的看着郭嘉,看到郭嘉都感觉到不好意思,北一街现在要是一万贯,那就不是白菜价了,那是黑菜价了,白菜都烂黑了……

  “嗯,忘了说了。”陈曦将酒盅中的白酒饮尽笑着看向尴尬的郭嘉说道,“其实那些地皮我没花钱的,当时那些地方都是我开馒头店以及白条兑换点的地方,等奉高城建完,靠着白条也就将那些地方拿下了。”

  郭嘉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感情陈曦直接是空手套白狼,压根一文钱都没有掏,想想那个时候十几万人建奉高,每天馒头店也是有收入的,而且为了收拢流民,馒头店的店面非常大的,天知道那个时候的地皮值几文钱,搞不好陈曦建完奉高之后多出来的白条一核算是多钱就花多钱高价买了馒头店占的地方。

  “我很机智吧。”陈曦一脸笑意说道。

  “机智!”郭嘉无奈的说道,“卖完一街你就超越五大豪商了,而且还是现钱,总觉得你会被子敬掐死。”郭嘉嘀咕道。

  “放心放心,肯定不会被掐死的,我也不会那么狠的,只是给你们提一个醒,长远利益啊你看看当时不过千多贯的地皮,现在疯涨到百多万贯,看多好啊”陈曦一脸微笑的看着郭嘉。

  郭嘉沉默,他自然话中蕴含的意思,更明白陈曦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让所有人知道自己握着一街的所有权,而且是在一年半之前就购下了。这是一种警示,没有极其长远的目光,那就不要想着对付陈曦,也就不要想着对抗陈曦推行的法案,因为你们目光太过短浅了。

  郭嘉走出陈家的时候很明显有些低落,陈曦这一次的平静给郭嘉太大的压力,算的太长远了。

求票票求订阅啊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