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杀出来的至锐强军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场景倒置回放鞠义准备以身殉道的那一刻,只见满身鲜血的鞠义挥舞着马刀一刀砍翻一个义从百夫长,对于迎面而来的马刀直接冲了过去,贴身一刀,那种疼痛让鞠义精神一阵,反手一刀直接剁掉了对方的脑袋。

  “噗呲!”这一次鞠义没有躲开,一马刀戳穿了他的腹腔,不过鞠义这个时候也没有躲闪的意思了,帅旗一倒白马义从溃败已经成了必然,他也不需要爱惜自己的性命了,奋力斩掉对方的首级,鞠义大笑!袁绍获胜已经不可以逆转了,这一次白马义从必败!

  “给我闪开!”就在鞠义即将被义从围攻致死的时候,颜良冲杀了过来,奋力释放出一道血色光刃,可惜一道一米大的血刃还没飞出十米便缩小了大半,不过饶是如此依旧保住了鞠义的性命。

  “呼哧呼哧!”颜良喘着粗气,在这种情况下释放出内气对于他的压力非常的大,要知道就刚刚他那一下的输出要是放在没有云气的地方,足够砍出一条几十米大的血刃,但是在军阵中却只能放出这么小一个,而且刚刚飞出就开始缩小。

  “给我上来!”颜良奋力的冲了过去,一手拽住鞠义的后领,一手挺枪将四周的义从杀散,然后拨马朝着另一个方向杀去,这种没有亲卫孤身杀进来的举动就算他是颜良也撑不了多久。

  说真的颜良这个人以前对于说大话的鞠义没一点好感,但是今天在战场这一幕他服了,不论是鞠义的能力还是鞠义的忠心他都服了,正因为这样他才冒险杀到军阵中央将鞠义救了出来。

  “大哥,我来也!”文丑大吼着带着两人的亲卫杀了进来,很快双方就会和到了一起。

  “正理,从现在我认你这个兄弟!虽说我以前很不喜欢你!”颜良将鞠义按在自己的青骢马上,一边给他治疗一边大笑道,“你干的太漂亮了!”

  鞠义哼哼唧唧两下没有再说什么。之前他也是热血上头,又发现孤身一人才那么干的,现在被人救了,谁还会去送死!

  “干的漂亮!”文丑在一旁也是大笑道。“被这群白马压了这么久这一次一定要将他们搞成死马!”

  “白马义从死定了!只要我手下的重装枪盾兵扛住第一波攻击,你们断了他们的回旋余地,我手下的死士绝对会让他们明白失去了速度的骑兵不过是玩具!”鞠义狂傲的大笑道,也许以前说这种话还会被人鄙视,但是现在他已经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实际上在帅旗倒地的那一瞬间白马义从便已经乱了,而后面的公孙瓒也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双眼发晕直接栽倒下马了,不败的精锐,纵横塞北幽寒未曾一败的精锐在这一刻直接被斩断了帅旗。

  与此同时先登死士全部燃烧了起来,鞠义已经做到了他之前说的事情。带着三百人的队伍,有死无生的扎进了拥挤的白马义从当中,斩断了帅旗,剩下的就是鞠义手下死士的事情了。

  将不畏死,兵有何惧?鞠义在出兵之前便将每一个士卒的后事。包括自己的后事都安排好了,而现在鞠义完成了自己的承诺,现在该所有的死士了!

  “杀!”一声咆哮,死士们玩命的斩杀义从,对于敌方的攻击完全无视,杀敌,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杀光面前这些白马义从!

  一刀剁掉敌方的首级。先登死士血红着双眼奋力的砍向另一个敌人,凶悍,疯狂,更是不畏惧死亡,这一刻的先登死士如同鬼神附身一般,血色的云气疯狂的侵蚀这素白的云气。直到最后素白色的云气完全被吞没。

  袁绍看着打完之后依旧握着钢刀支撑着归队的先登死士震撼的对着鞠义点了点头,这一刻他明白了什么才是天下少有之精锐,那凶悍的眼神,煞气冲天的气势足够让其他的部队远远的避开道路,这就是鞠义手下的士卒。名曰“先登”的最强攻击部队。

  站在先登死士之前仅剩下半数的重装枪盾兵奋力的站直了身体,那血染了的铠甲,那凹陷了下去的大盾,那种雄壮的身躯,坚毅的神情,这是鞠义手下名曰“大戟士”的最强护卫部队。

  这一刻的袁绍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鞠义看向自己部队总有一种老虎看羔羊的感觉,因为同样是部队,鞠义的手下就算是精疲力竭的站在这里,其他的部队也会不由自主的绕行,这就是威,这就是精锐,用白马义从为磨刀石铸造出来的至锐强兵!

  “正理,辛苦了。”袁绍看着一身鲜血,身上多处受创的鞠义,躬身一礼说道。

  “幸不辱使命!”鞠义郑重地说道,然后扫视了一眼站在袁绍身后的诸将,那种威势让所有人的将领不由得低头臣服。

  “哈哈哈哈,正理走!元图他们肯定将庆功宴摆好了。”袁绍完全没有在意鞠义那种傲气的目光,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了鞠义对自己的忠诚,一个忠诚到不惜自己性命的臣子,傲慢又如何?更何况鞠义又有足以匹配自身的傲慢的能力,白马为证,呵呵呵……

  袁绍拉着鞠义走在最前方,身后跟着颜良文丑审配,再之后才是一众文武群臣,这一刻没有一个人嫉妒鞠义,因为就在刚刚鞠义用强硬的实力搬走了压在冀州头上的那座大山——白马义从!纯粹强硬到让所有人只能仰望的实力足以让所有的武将屈服。

  大胜而归全军嘉奖,更何况在见到先登死士和大戟士之后袁绍彻底明白了一个精锐兵团的威慑力,一个半残的先登死士在鞠义的率领下都足够让普通士卒不由自主的绕道而行,他现在更希冀成军之后完整的先登死士!

  这一次酒宴的主角是鞠义,包括袁绍在内都是配角,喝到酒酣之时,鞠义半跪在袁绍面前,“主公,义请战公孙,此战必绝主公之忧!”

  袁绍大笑,估计是喝懵了根本没明白鞠义说的是什么,想都没想就说,“我深信将军之能!干了这杯酒,将军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袁本初全力支持!”

求票票求推荐求订阅  [本章结束]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