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二十三章 某家神药不是吹出来的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关靖眼见公孙瓒苏醒过来大喜,心道太史慈还是很靠谱的,“主公,你总算是醒过来了。”

  “我这是怎么了。”公孙瓒有些昏昏沉沉的说道。

  关靖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告知了公孙瓒,只见公孙瓒艰难的坐起身来对着太史慈一礼,“之前多谢子义相助,如若不然,我可能都已经身陷其中。”

  “公孙将军不必客气,我本身来此就是为了保护将军,既然将军已经苏醒,那还请上马沿漳水而行,想必兴霸的船队很快就会前来接我们回幽州。”太史慈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受之有愧。

  “这么说的话,仿佛玄德早有准备。”公孙瓒一愣,眼中流转出一抹怀疑,不过太史慈却没有注意到。

  “那是……”太史慈还没有来得及夸口自家军师是多么的算计无双,一个斥候骑着马彪了过来,“将军速走,河北颜良带兵已经追到数里之外。”

  “公孙将军且上马沿漳水而行,我去阻拦敌军。”太史慈笑着对公孙瓒说道,然后翻身上马朝着斥候指的方向奔去,他早就想会一会颜良文丑这两个河北名将了。

  太史慈走后公孙瓒眼中散发着一抹疯狂,“士起,我们走!”公孙瓒指了另一个方向说道。

  关靖一愣,“主公,为何不沿江而行,甘兴霸的援军想必正在往这里赶,我们何必图惹麻烦?”

  “援军?”公孙瓒不屑的看了一眼关靖,“援军还是敌军且是两说。太史慈之前说的话难道你没听到?”

  关靖一愣,有些僵硬的看着公孙瓒,恍惚间他看到了公孙瓒的远去。什么时候纵横天下,义气无双的公孙瓒变成了这样?

  关靖失魂落魄的驾着马朝着已经远去的公孙瓒追了过去,这一刻他们行进的道路和之前的道路完全相反,分道扬镳了吗?

  太史慈带着自己手下准备去和颜良一战,反正他和颜良也就不到一千人,到时候九成九单挑,既然是单挑那谁怕谁啊!

  太史慈吼着号子朝另一个方向奔去。一边让颜良偏移自己追逐的方向,一边也是准备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准备做掉颜良,当然这是太史慈的想法。

  “吁”颜良一勒马。他的听觉很好,自然清楚的听到了太史慈的号子声,顿时大笑道,“走。朝那边追!”

  另一边早早追出来的鞠义则已经因为意外跑到了漳河以北现在还正在奇怪为什么找不到公孙瓒。

  “吁”太史慈一勒马。调转马头看着颜良,“你可是河北颜良?”

  “没想到没遇到公孙瓒居然碰到了一个高手!”颜良双眼放着光说道,自从回了河北就没有遇到过真正的高手,尤其是公孙瓒,纯粹就是用强兵碾压,“你可愿降?”

  “此处倚水傍林风水看似不错。”太史慈鸟都不鸟颜良,转而客串风水师,他学了很多无聊的东西。当然这些东西连皮毛都算不上,不过用来摆谱。糊弄大老粗什么的,绝对够吓住一堆人。

  “……”颜良不接话茬,没办法这种东西实在是太高大上了,他根本不懂。

  “这里做你的墓地如何?”太史慈话锋猛地一转,一脸森冷的问道。

  前面的话听不懂,这句话颜良还是懂的,顿时不用太史慈撩拨就直接冲了上来,“这片墓地还是留给你吧!”

  太史慈冷笑,手持方天画戟直接朝着颜良杀了过去,霎时间两人就过了百多招,四方的草皮直接被两人的气劲全部打飞了出去。

  “哈哈哈哈!好久都没有这么爽快了!再来!”颜良身上的内气收敛了下来,血色的内气盘绕在长枪之上,身上也浮现了一层虚幻的铠甲。

  太史慈猛地爆发一阵内气,然后不等内气散开直接将那些内气全部吸附了起来,在身上也形成了一层铠甲,手上的方天画戟戟刃上吞吐着锋锐的光芒。

  没时间和这家伙玩了,果然颜良文丑之名也不是吹出来的,哼哼哼,不过我可有大军师神药打底!太史慈再一次对上颜良的时候整个人身上爆发出狂的内气,十八般武器全部出现在了太史慈的四周,疯狂的攻击向了颜良文丑,爆了绝学的他瞬间就压制了颜良文丑。

  别以为只有你会!颜良被四周那如同风暴一般的攻击打的完全抬不起头,压抑着的怒火,双眼血红的挑开正面砍来的方天画戟,然后身上燃烧起了血色的火焰,直接顶着太史慈的武器风暴杀了过去!

  也不知道颜良是如何做到的,那血色的火焰在粘到太史慈用内气制作出来的瞬间就将那实体化的武器腐蚀了一大块。

  这到底是什么招数!太史慈在自己显化出来的十八般兵器被烧掉一大块,就猛地感觉到自己的内气疯狂的开始外泄,那下降速度简直让太史慈感觉到不可思议。

  眼见颜良的长枪上也浮现出朵朵的血焰,太史慈不再犹豫,收了十八般兵器集中内气凝聚在方天画戟上,他发现和颜良打消耗战貌似不是一个好选择。

  “给我死开!”霎时间太史慈如同天神附体一般,方天画戟在颜良难以置信的眼神中锁住了颜良的长枪,可以燃烧内气的血焰居然没有建功,而且太史慈的方天画戟还顺势朝着颜良胸前斩去。

  颜良被太史慈这一击弄得凶性大冒,手中长枪奋力的朝着太史慈胸腔捅去,大有要死一起死的气势!

  “该死!”太史慈暗骂一句,奋力向右偏转,手中方天画戟趋势不改的朝着颜良斩去,这次他也下狠心了,拼着重伤做掉颜良。

  “给我去死!”颜良奋力的朝着太史慈一枪捅去,长枪穿胸而过,然后在太史慈难以置信的眼神下松开自己的长枪,勉强的朝后越去。躲开了将自己斩成两半的攻击,但饶是如此,颜良左肩到右腰也被砍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甚至有些地方已经能看到内脏了。

  太史慈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颜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虽说内气离体级别的高手有着惊人的恢复速度,但是像这两人重伤的程度,靠自己恢复估计没有个把月是没有可能了。

  “你还算是一个武者?”太史慈被手下抢回之后,奋力拔出颜良的长枪,勉力压制住伤口不让继续流血,而颜良也相差无几,双方都已经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只能尽力压住自己的伤势。

  “主公需要的不是武者,主公需要的是公孙瓒的人头,你这等人阻挡了主公的道路,所以只要能斩杀你我不介意!”颜良艰难地说道,“这次我败了,而且我也知道我手下根本拦不住你,但是你等着,我二弟文丑肯定会抓住你的!没有药物治疗的你能撑多久!”

  “……”太史慈将颜良的长枪扎在地上,没有说话,而后医务兵快速的将药粉拿来,太史慈直接一包全部倒在嘴里吞了下去,强大的内气作用下,快速的吸收其中的营养,原本失血过多苍白的脸色浮现了一抹红润。

  “……”颜良有些傻眼的看着这一幕,这药效也太好了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