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二十六章 那躁动的烧烧烧之心……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甘宁带着手下一人三马一路狂奔,回到了自己停船的地方,然后从芦苇荡里面将船拖了出来,看着自己手下的近千马匹有些纠结,带不走啊!

  “甘蓝,找找看哪里有水匪,作为老大我要征发船只。”甘宁无奈地说道,没办法不把马匹带走不甘心啊!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就是好,山里有山贼,草原有马贼,路上有土匪,江中自然也有,甘蓝没花多长时间便找到了一路江匪,然后在甘宁的带领下连夜火并黑吃黑将船全部抢走,这下可算是有了船只运送。

  且说公孙瓒不听太史慈的安排走了另一个方向,而太史慈又因为伤重没有特意查看直接朝着他说的方向追去,结果狂追一路愣是没有找到,傻眼了。

  文丑率兵前去给颜良报仇,结果没找到太史慈的足迹,走错方向后找到了公孙瓒的足迹,于是当作太史慈一路狂追,同时鞠义也估计到自己可能跑过头了于是翻身往回搜索,总而言之公孙瓒可喜可贺的做了诱饵……

  “将军,经过我们多日探查,最后确定公孙将军应该和我们走了相反的方向。”太史慈的亲卫一拱手说道。

  “……”太史慈现在也算是回过味了,对于公孙瓒有些无语,自己都去阻敌了,你还想怎么样?

  “将军我们还是沿漳河往北走吗?”手下亲卫继续问道,“我军现在粮草还能支持半月。”

  “往北走,甘兴霸那个混蛋怎么回事,怎么还不来?”太史慈一脸的郁闷,前几天都快没粮了,劫了一伙土匪才支撑了下来,话说他的伤势已经不太影响活动了,只要他不进行剧烈的战斗。

  另一边漳河上游的公孙瓒处,自从那日和太史慈分开之后公孙瓒一日比一日无力。随后开始发烧,原本因为健壮身体压制下去的病情,这一次在那一剂补药的催发下彻底的爆发了。

  公孙瓒烧的迷迷糊糊,指挥都出现了问题。最后只能将权力交给关靖,一切交由关靖来处理,而手下这一路收拢的千多士卒,也随着公孙瓒的病情不断出现逃兵。

  “水……水……”公孙瓒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口渴,艰难的开口道。

  关靖眼见公孙瓒意识恢复,整个人激动了不少,赶紧将水喂给公孙瓒,“主公,你总算是苏醒了。”

  “这里是哪里?”公孙瓒艰难的动了动脑袋问道。

  “我们还在冀州,最近袁绍搜捕的比较厉害。我们尝试着骗了他们几次,但是想来他们也快要追上来了。”关靖苦笑着将最近的情况告知了公孙瓒。

  “往北走,去幽州,只要到了涿郡我们就安全了。”公孙瓒艰难的说道,他现在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当时要和太史慈分开。只要有太史慈那里的特效药,就完全不需要像现在这么艰难,当时没有根治就离开真是一个大错误……

  公孙瓒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之所以会这么惨完全就是因为那包补药的问题,要不是那包补药,公孙瓒就算病倒了躺上几天,心理问题过去之后,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恢复过来。炼气成罡的体质,抗一抗就好了,当然只要不是病入膏肓了,抗一抗都能过去的。

  关靖命令手下驾着马车,然后缓缓的朝着北方行进,涿郡还是很遥远的。尤其是要照顾一个病人的情况下。

  邯郸粮仓被烧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袁绍手上,得知是被一伙三百人的公孙溃军给烧了,袁绍整个人都疯狂了,这是他之前准备用来打持久战,现在准备用来全占幽州的所有战略储备。至于就食于敌,你难道不知道公孙瓒已经将幽州和冀州交界地方的粮食全部调完了。

  “元图,我们反攻的计划就这么完了吗?”袁绍坐在几案旁一脸苦涩的说道。

  “从渤海,邺城重新调集粮草至少需要一个月,我们大营中的粮草只够十日,可以说我们现在撤回去都成问题了。”逢纪苦涩的说道,大好形势啊,就被这么一把火给烧掉了。

  “主公,为今之计只有找到公孙伯圭了,否则我们此次真就得无功而返了,大好形势拱手送人!”审配的面色也是极其难看,对于放火烧了邯郸粮仓的公孙溃军审配的恨意足以将对方烧成渣滓。

  “也只好如此,我们这一路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攻的可能了,只能看友若和元皓他们了。”袁绍叹了口气,无奈之下只好同意四散手下,前去搜剿公孙瓒了。

  “三日之内要是看不到公孙伯圭的人头,我们就只好收兵南归了,可惜正理创造的这大好局面,居然会被我一次大意错失了,元图,以后每次交战都要记得提醒我以此为戒。”袁绍叹了口气,大好形势拱手送人了。

  “甘蓝,最近情况如何?”甘宁啃着牛腿问道。

  “已经找到太史将军留下来的记号了,最多再行两日应该就能在漳水下游追到太史将军了。”甘蓝平静的说道,能找到记号那就说明太史慈无恙。

  “哦,袁本初呢?本大爷给他送的礼物如何?烧烧烧!这本书说的的确不错,最毒不过水火!没想到居然真的烧成白地了。甘蓝你做的不错,临走的时候居然记得将桐油带上。”甘宁拍着甘蓝的肩膀说道。

  “袁本初已经知道了邯郸粮仓的事情,不过对方看似还是将我们当作了普通流寇溃军,最近三日已经派出了大量步卒前去寻找公孙瓒,所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么说的话,袁绍大营空虚……”甘宁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这个貌似是一个好机会。”

  “将军,我建议我们现在不要进行冒险,袁绍大军出动已经注定了太史将军和公孙将军活动范围被压制,我们的目标是营救,而不是挑战,更何况我们现在没有实力应对袁绍的大军,就算当前他的骑兵还有先登死士,大戟士全部被派出搜寻公孙将军了。”甘蓝已经看穿了甘宁躁动的冒险之心,义正言辞的警告道,甘宁他爹将甘蓝塞进甘宁的队伍就是让甘蓝劝阻甘宁不要乱来。

  光棍节快乐希望诸位今日能脱团,而且不要被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