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四十一章 慰灵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不去,这件事你不用管了,还有一个多月,我有的是时间处理。”陈曦摆了摆手,他已经打算到时候随便整一身衣服,反正赐婚,赐圭,赐爵,这一套下来,李榷就算是为了不丢人也会给准备一套衣裳,陈曦表示毫无压力,至于到时候别人觉得不合礼仪,等赐爵下来也就能明白为什么了。

  “哦。”繁简点了点头,她还以为陈曦打算出门去置办一身,毕竟现在奉高的裁缝店也是有大能的,制造一身诸侯的服饰也不算什么麻烦。

  虽说有些不乐意自己夫君到时候穿的不是亲人准备的服饰,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好讲究这些了。

  “乖乖的休息一下,我打算去靖灵殿看看建设的如何了。”陈曦拍了拍繁简的脑袋,示意这家伙不用管这些事情,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管这些事情干什么?

  繁简不太高兴的甩了甩自己的脑袋,休息时解开的发髻晃得发丝凌乱的散开,看得出来有些不太满意陈曦将她当作小孩子。

  “哼,早点回来。”繁简不大乐意的说道。

  “放心吧,我走了。”陈曦摆了摆手准备离开,除了靖灵殿他还要去藏书阁,以及刘备家,他作为质量监督检验人员必须去看一下建的如何。

  说实在的,对于刘备的家,陈曦的看法就是只要不倒能住人就行了,外面搞的金碧辉煌闪闪发光,内里用料怎么样陈曦不太重视。反正在他看来刘备那个家就是一个面子工程,最多带点教育意义,其他的都是浮云。

  总而言之只要看起来够恢弘大气。够震撼人心就行了,所以建刘备家的瓷砖什么色的都有,要得就是五彩斑斓,话说这个貌似是因为水平问题,明明是一样东西,烧出来就不一样了……

  再下来藏书阁,那个相对重要一些。不过也就那样,里面重要的是书,不是那些装饰品。建的奢华一些只不过为了表明“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其实把那些装饰全部扒了,藏书阁依旧是藏书阁。

  至于靖灵殿。这个是陈曦主要去检查的。这地方才是最需要形象的,给与死人的荣誉始终要由活人来瞻仰,作为所有英魂的归宿,这个地方必须要够肃穆,够压抑,要让活人走到这里就感觉到一种灵魂被注视的感觉。

  当然能不能达到那就不知道,当初陈曦的要求就是一句话,到时候地上的土都给我是黑的。路上贴的砖也给我是黑的,黑的要给我反光。左右两边种花只种彼岸花,左边红的,右边白的,要得就是这种氛围!

  黑砖,黑墙,黑柱子,整个靖灵殿一黑到底,最后挂的事物全部又变成白的,反正这个地方除了黑白红就别出现其他的颜色,陈曦觉得自己审美观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刘备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一片黑墙,整个人的动作不由的一缓,又走了几步,包括地面在内一切都成了漆黑,微微反着阳光,并不显得阴暗,只是有些清冷。

  “大哥!”张飞的声音传到了刘备的耳朵里,并没有以前那种震耳欲聋的爆音,反倒相当的低沉。

  “三弟,果然是你在看守这里,没想到你也懂得收敛心性了。”刘备笑着说道,“没有人捣乱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之后就不由自主的小心了很多,我手下的将士也是,大哥随我来给慰灵碑上炷香吧。”张飞挠了挠头说道。

  “我正要来看看这靖灵殿的建筑,翼德,你驻扎在这里,可有发现这座建筑哪里有什么问题。”刘备点了点头,然后询问道。

  “子川建的很好了。”张飞带着刘备一行三人朝着靖灵殿往里面走,然后停留在那块十多米高的黑色无字碑面前,张飞小心翼翼的从一旁抽出几根香点燃之后递给几人。

  刘备等人接过香,对着巨碑躬身行了三礼,心中一片宁静的将向插在那个碑前的瓦罐中,一看这个瓦罐就知道这是某一个士卒从家里带来的东西,想来香也是。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之后我心中一片宁静,不自觉间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张飞望着那巨大的黑色无字碑怅然的说道,原本壮实的身躯,彪悍的身型,漆黑的脸庞,在张飞抬首一望之间也散发出了一种文艺的气息。

  “我也是!”刘备伸手搭在张飞的肩膀上,也站在那里抬首望向那块巨大的黑色无字碑。

  这一刻两人都感觉到一种从前从未有过的宁静,良久之后,刘备伸手又拿起一炷香,引燃插在瓦罐之中。

  “驻留在靖灵殿的所有的英魂,请安息,我刘玄德会为你操办你们的身后之事,我会尽我全力,让你们的父母妻儿享受到应有的一切,如若我刘玄德明知你们的妻儿父母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却不伸手援助,我刘玄德愿以己身以祀诸灵,天地共鉴,神灵共鉴。”刘备面色平静的像是在和一个人讲话一般对着慰灵碑徐徐道出了自己的誓言。

  “准!”天地间回响着悠悠的一声,却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飘忽异常,却又只有在场几人能听到,对于这一声,刘备几人不由得一愣,但是却也没有太多的震惊,只是默默的对着慰灵碑一礼。

  等刘备几人退出靖灵殿前院之后,靖灵殿的正门出出现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翁,“刘玄德的确是仁德之辈,不枉我从庐江亲赴泰山前来一观,不知道我代天应允会有什么麻烦。”左慈自语道,伸手习惯性的掐算了一下。

  “折寿了吗?不过无所谓了,能见到如此一个贤德仁君,这天下果然还是有大治的希望的。”左慈无所谓地说道,见惯了悲欢离合,对于自己的生死已经看得很淡了,生于大汉,他并没有太多道家的无情,反倒对于这天下还有抱有着一份期盼,希望这汉室能延绵下去。

  拿起一炷香,左慈平静的引燃,然后插在瓦罐之中,淡淡的念起了巫觋时代的往生之歌。

  陈曦进来的时候瓦罐之中还有半根燃烧着的香火,而耳边模模糊糊的能听到一种令人宁静的歌曲,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是谁在这里。”陈曦盯着慰灵碑前皱着眉头说道,他看不到,但是他却能感觉到那里站着一个人,虽说有些惊悚,但事实就是那样,那里绝对站了一个人。

  没有回答,但是陈曦却模模糊糊的感觉到那曲令人心灵平静的歌曲波动了一下,陈曦瞬间心中有底了,他很怕那种未知的生命,但是却不怕能感知到的智慧生命。

  心中有底的陈曦避开左慈站立的那个地方,拿了一炷香也引燃了起来,对着慰灵碑一礼,插入瓦罐之中,然后静静的等待着歌声结束。

  “陈侯,左元放在此有礼。”等那一炷香烧完之后歌曲也恰恰消失,而陈曦一直盯着的地方也多了一个鹤发童颜的道长,对着陈曦一礼。

  “左元放?”陈曦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对着左慈一礼,“陈子川见过祭首。”

  “好说,好说。”左慈面色平静的说道,盯着陈曦的面容不断的掐算,但是每每稍有结果便被模糊掉了,只能用最简单的望气之法看到陈曦确实是贵不可言。

  “祭首既然已经到了泰山,何必隐身于此,怕我泰山招待不周?”陈曦笑着说道,对于这些记忆中的仙神一类的人物,陈曦很淡定。

  不说从记载上看左慈很欣赏刘备,就算陈曦和左慈处于敌对,他也不怕对方,中国最正统的仙人,不会对于凡人出手的,更不会对那些有功天下的人物出手,他陈曦自信,自己就算不清楚自己有多少功德,但是一句活人百万估计没有问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