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天下勇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魏延领着三千多接近四千没有受什么伤,士气昂然的老兵跟在关羽后面,然后在关羽的率领下来到乐陵城外,在城墙上的火把的照耀下,关羽已经看到了城楼上士卒的慌乱。

  关羽拨马前行,走到对方弓箭射程范围之内看着对面城门楼下站的那名军侯吼道,“吾乃关羽,尔等主将张颌已经被我斩杀,速速投降!否则城破必是尔等死期!”

  “嘭!”一支箭矢扎在了关羽的脚下,随后一大批的箭雨直接笼罩了关羽,可惜关羽仅仅是舞动了一下自己的大刀便将所有的箭雨弹开,没有成堆的精英级别弓箭手关羽根本不担心自己会被射中。

  “且让尔等明白双方的差距!”关羽弹开所有的箭雨然后声音带着一丝愤怒的说道,身上猛的暴起一团青光,青龙偃月刀的光刃疯狂的暴涨了起来,关羽像是化成一道流光,带着巨大的光刃狠狠地撞在了乐陵城城墙上,伴随着轰鸣声,在袁绍军和刘备军士卒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直接砍碎了城墙。

  “攻城!”关羽一声怒吼,原本已经被震撼了的双方士卒瞬间回神,刘备军在魏延的带领下高喊着“将军神威”士气爆棚的朝着那道口子冲了过去,而袁绍军一方已经听到了“叮铃哐啷”铁器砸落在地面上的声音。

  关羽站在城墙的豁口处,面色微微有些苍白,气息有些浮动,但是双眼却闪烁出一种精光。那胸中淤积的闷气,在之前一刀完全宣泄了出去。

  城墙碎了,就连关羽自己都震惊了。这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砍碎城墙的人,就像孔老夫子他爹是唯一一个单人扛起城门的人物,让他再做一遍肯定做不出来的,有些事情可一而不可再。

  “果然还是有进步的余地。”关羽感受着身体之中的空虚,他的绝学在不断的完善,三刀太多了。一刀,只需要一刀,无可睥睨的一刀。直接干掉对手,多余的招数都是破绽!

  吕布,我一定要杀你!关羽抚摸了一把自己的青龙偃月刀,原本镔铁打造的大刀在这一刻仿若有了灵性一般。随着关羽的手指划过。一道清幽的光泽闪过,方天画戟的双龙缠身,我的青龙偃月刀也不会弱于你的!

  紧握刀柄一道碧青色的光焰出现在了青龙偃月刀之上,龙尾盘着刀柄的底端,龙头咬住青龙偃月刀的刀首。

  这一刻关羽终于明白了方天画戟上的那一金一红的两头龙是怎么回事了,并非是吕布为了好看做出来的,而是方天画戟力量的显化,现在关羽的刀在融入了自己的精气神之后也诞生了属于自己的力量青龙。

  关羽抚摸着那条从自己刀中诞生而出的圣兽。在关羽看来这可是正统的天地四灵,比吕布那种金龙。火龙要强的太多了,虽说现在很弱,龙鳞都没长满,但是龙就是龙,关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上那不断增长的威势,一种境界的升华开始了。

  话说关羽根本不知道什么神兽,圣兽完全就是他的妄想,万物有灵是真的,但是从青龙偃月刀中诞生一条青龙那完全是在做梦,不过是因为刀是被关羽培养出来的,关羽希望刀成为那样,所以刀就成为了那样,所谓的龙也不过是关羽自己的力量,所谓的威也不过是关羽自身潜藏的力量!不过有时候就需要这样的暗示……

  就比如现在关羽就感觉自己像是被青龙附体了一般实力急剧增长,身上的威势愈发的庞大,甚至于只要他睁开双眼看着对方,对面的士卒都不敢轻举妄动,这就是威,这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威。

  “进城!”闭着眼睛感悟的关羽耳边已经停止了刀枪交鸣的声音,微微睁开双眼看着在自己身边等待的魏延。

  在关羽那道眼光扫到魏延身上的时候,魏延猛地感觉到一种沉重,以前对于黄忠的敬畏,在见到了关羽那惊人的威势已经彻底倒向关羽。

  “喏!”魏延敬畏的看着再一次闭上眼睛的关羽,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才来的时候所有人提起关羽都是一种敬畏的神情,这种如同直面神祗的压迫感,不愧是关将军,看着那道豁口,魏延敬畏的俯首。

  关羽不知道自己这次做的事情给了天下人多大的震撼,首先张颌带了五千人,不是关羽亲卫转职的半吊子斥候摸黑数的三千人,也就是说关羽先干了一件一人单挑一个整编军团,直接正面击溃了军团,之后又一人攻城,直接砸碎了城墙……

  这也是为什么魏延会敬畏关羽,因为关羽在自己不甚清楚,但是魏延已经明白怎么回事的情况干了两件自古以来没人能完成的惊人事件,这就由不得魏延不敬佩了,在魏延看来也许黄忠实力并不亚于关羽,甚至还能超过关羽,但是黄忠没有关羽这种霸气,这种威!

  不过魏延也有些可惜,关羽没有直接斩杀张颌,要是斩杀了,那就更完美了,一个人单挑五千人的整编精锐兵团,而且还是在敌方大将还是一个内气离体高手,一刀秒杀敌方魁首,砍断帅旗,这简直就是震撼!

  另一边肋骨断了数根,胳膊已经被打折了的张颌在手下的搀扶下终于和高览会合在了一起,两人皆是一脸苦涩,现在这个情况,只要关羽不傻肯定会带兵强袭乐陵,而乐陵守军只有一千,又没有能拿得出手的将领守城,估计丢掉的可能可以说是十之。

  “儁义,你还好吧。”高览听完张颌说清昨天的事情也是一脸的无奈,居然有人会有如此的胆量,直接单人冲阵而且差点就斩杀了张颌,遇到这种事情任谁去也没有办法,对方这已经不是出其不意了,正常看来这根本就是送死好不。

  “死不了。”张颌苦笑着说道,“关云长的确是天下勇将,胆魄,勇力,智慧缺一不足以成事,我们都太过小看他了。”

  “但是你这……”高览看着张颌胸口都捅出来的肋骨茬子,这和死不了是两码事吧,再不管的话很快就会死吧。

  “放心吧……”张颌举起现在自己唯一能动的右手,一道乌黑的内气出现在了手上,“侥天之幸,若非临阵突破大概我已经被其斩杀,就这么回去的话,主公也能明白我们遭受了什么,但愿能逃过惩罚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