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七十六章 功过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且说公孙瓒一路向北运气极好的没有遇到一次袁绍的追兵,虽说路上昏昏沉沉,但也确实是安全回到了幽州,不过可能是发烧的时间有些太长,输的有些太惨,公孙瓒明显有些易怒倾向,思维也不怎么正常了。

  “报主公,太史子义携甘兴霸前来。”一个传令兵冲了进来大声的报告道。

  甘蓝自从和甘宁分离就直接一路沿江向北,而太史慈又没有公孙瓒那种顾忌,既然已经分开了,太史慈也只好继续按照之前和甘宁的讲好的路线沿着漳水前行,他打算自己安全之后再去救公孙瓒。

  毕竟公孙瓒不辞而别的举动对于太史慈来说就算不愿意去深想,但依旧有些伤感情,再加上他是友军不是手下,太史慈也就懒得去给公孙瓒做保姆了,生死各安天命算了,再话说他自己为了保护公孙瓒已经身受重伤了,也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

  甘蓝一路沿江而行,顺水而下,大概第二天晚上就遇到了太史慈,虽说太史慈对于为什么来接自己的只有这几条小破船有些好奇,但是还是没问多余的话,直接转移到船上,毕竟冀州这个地方没有水军一说,上了船那就可以算是彻底安全了。

  太史慈虽说没问,但是甘蓝岂能不知太史慈的想法,于是带着一抹苦笑将&长&风&文学{}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听的太史慈那叫一个心潮澎湃,三百人烧了邯郸粮仓全身而退。逼的袁绍不得不因为粮草原因回军。

  “那现在兴霸呢?”太史慈有些好奇的问道。

  “率领了一百人去劫袁绍大营了。”甘蓝无奈的说道,此话说出太史慈直接一口酒喷出,这是人干的事情?

  就在太史慈准备询问的时候。一个水军走了过来,“军侯,有兄弟发现老大的船只朝着这里过来了,没有发现追兵,老大应该成功了。”

  “太史将军稍歇,我去迎接我家将军。”甘蓝横了一眼小卒,江匪的习惯到现在都没有洗下去。

  “我随你一起去看看兴霸。”太史慈放下酒碗。想去见识一下这个之前看似不着调,但是却在战场上有着惊人表现的甘宁到底有什么不同。

  “也好!”甘蓝躬身一礼,然后给太史慈带路。

  “小的们。你们的主管回来了!迎接我吧!”甘宁人还没有到,狂傲的声音已经出现在了江面上了。

  甘蓝无奈,自家少爷实在是太丢人了,简直是丢人现眼。之前还在骂手下匪气不改。他自己首先没有一点上将的风貌。

  “兴霸,且过来让我看看你这个火烧邯郸粮仓的家伙和之前有何不同!”太史慈朗声说道。

  “哈哈哈,子义也在!”甘宁大笑,一个翻身跳到江中,几个跳跃就落到了太史慈坐的穿上。

  “我可不光是烧了邯郸粮草,要不是颜良挡着我都将袁绍干掉了!不过就算这样我也砍了他的帅旗,我可是百骑挑万军的爷们!”甘宁猖狂的说道,劫了营安全回来。上了船甘宁就想着回去该怎么给兄弟们讲,这可是实打实的战绩。不吹嘘吹嘘简直不好意思啊!

  “你厉害!”太史慈对着甘宁竖了一根大拇指,毕竟要是将他放在甘宁那个位置上他觉得自己貌似不大可能能做出这么奔放的事情。

  “好说好说。”甘宁一脸得意的摆摆手,他这个人本身就适合让人顺毛捋,像太史慈这种不夹带任何嫉妒的赞赏他最喜欢了,怎么说对方也是高手啊!

  太史慈看着甘宁那种恣意张扬的神情又想了想自己,自觉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人家甘宁是主管,他只是一个优秀的将领了,他太史慈带的人比甘宁还多,做的事情还不如甘宁,这就是差距啊!

  “咦?怎么没见公孙将军?”甘宁吹嘘了一阵之后才想到另一个主角怎么不见了。

  太史慈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顿时甘宁的眉头就拧成了一个疙瘩,甘宁并不愚蠢,只是不愿意思考,自然也看出来了公孙瓒的不对。

  “算了算了,我们沿江去找找,十日之内找不到就回幽州吧,反正人家白马将军福大命大。”甘宁一脸不爽的说道,原本对于公孙瓒就不怎么满意的心理,现在变得更为不爽。

  之后的十天甘宁仔细寻找,最后确定人家公孙瓒就没将太史慈的话当作一回事,找到了溃军,或者逃卒问到的情况都是公孙瓒往北走了,往北走能到哪里?肯定是幽州了。

  甘宁属于那种爱恨分明的典型,既然公孙瓒不拿他们当人看,他也就懒得继续管公孙瓒,二话不说扬帆起航回幽州等待消息,是死是活给个交代就行了。

  “让他们进来。”公孙瓒面色一冷。

  “外将甘兴霸、太史子义见过公孙将军。”两人进来对着公孙瓒一礼说道。

  “原来是两位将军啊,不知两位找某有何事告之?”公孙瓒阴阳怪气的问道,尤其是对甘兴霸更为不满,既然你也在战场上为什么不早烧掉邯郸粮草,为什么非要等到我败了你才动手烧粮草?

  甘宁自然感觉到了幽州众将对于他的恶意,抬头冷笑道,“且不说我们二人千里来援之义,子义救将军于危难之中,我拼死烧了邯郸粮仓为将军杀出一线生机,不想将军先是不告而别,而现在又准备如何处置?”

  甘宁个二货根本不会说软话,在他看来功就是功,过就是过,有功赏,有过罚,岂能委屈功臣!

  “岂敢如此!诸将何在!给我拿下这个狂徒!”公孙瓒一愣,面色羞恼,随后怒火中烧面色铁青的咆哮道。

  “哼!谁敢动手!”甘宁身上的爆发出惊人的内气,直接将在场所有的人全部压住,“公孙伯圭,我受玄德公之命救你一命,子义也是如此,你也别高看自己,现在我二人已经完成了军务,打算离开,难道你想阻我!”甘宁冷笑着说道,“且让你知道我等二人的厉害!”

  甘宁不等太史慈阻拦,随手朝着房顶一挥,整个屋顶直接爆开,随后那种如同波纹一样的震颤直接将整栋屋子摧毁,甘宁拉着太史慈闪了出来,直接将公孙瓒等人埋在了里面。

  点击,推荐,收藏,订阅,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