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二百九十六章 爱慕奢华刘玄德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太阳西沉之时一辆马车在近百士卒的保护之下带着数车礼物进入了奉高。

  车中的沮授打开车窗望着奉高那高大的城墙,青石铺就的地板,笔直的街道,又看着街道上往来不绝的人流,左侧繁华的商肆,川流不息的商贾,想想当初他在洛阳为官是的景象,这奉高居然有了几分帝都气象。

  人言泰山有龙兴之相怕也未有乱说,见到这百姓安居乐业,治下一片祥和,繁荣的景象,在想想之前那奉高的小县城景象,刘玄德不愧是雄主。沮授对比了一下奉高还有他引以为傲的渤海,最后只能长叹一口气。

  “冀州沮公,华子健奉命前来迎接。”华雄带着一队精锐对着沮授的马车一礼朗声道。

  “华将军请了。”沮授走出马车对着华雄拱手一礼,“能得将军相迎,授深感荣幸。”

  “沮公抬爱。”华雄对着沮授做在了一个请的动作。

  “奉高如此繁华,不知可有何妙计,同为大汉子民岂可一方衣食所安,一方颠沛流离?”沮授驾着马跟着华雄一脸微笑的试探道,他也没想得到答案。

  “这都是军师的职责,岂是我能所知,要说我们这群武将里面能弄明白的也就只有子龙了,其他的都是苦哈哈,只能听人家指挥。”华雄随性的说道,对于赵云那种人长得帅,武艺又好,实力又强,又能带兵。必要时还会混到文臣里面的家伙华雄连嫉妒心都生不起来。

  “赵子龙?”沮授摸了摸胡子,“天下有数的武将,听说一直在做屯田校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率领骑兵驰骋战场?白马义从可是天下有数的精锐。”

  华雄总感觉沮授这家伙话里有话不过脑子比较笨的他只是感觉这话有些刺耳,但是却抓不住中心于是有些心烦的看着沮授。

  “哈哈哈,将军毋须如此。”沮授大笑道,随意的转头看着四周的景象,他来就是打着和刘备结盟的想法来刺探情报的,至于结盟,不管是袁绍还是刘备都知道那不过不是笑话。双方迟早有一战。

  一队二十人的城管背着大盾顶着云气从沮授面前穿过,沮授不由得双眸一凝,作为干过军师上过战场的角色他很清楚这些兵代表着什么。随后在将沮授引到刘备住宅之前的这段距离里面。沮授见了十波城管,每一波装备和人员素质都和第一批一样,这让沮授暗暗记下。

  百战老兵的数量在任何一个诸侯手下都是很重要的战斗力标志,很明显刘备这里的百战老兵多的能调出至少三千用于治所的防卫。由此可见刘备军的战斗力。还有刘备对于自家以手下的保护。

  沮授看着刘备那在夕阳之下闪着灼灼光辉的住宅直接愣住了,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沮公,请了!”华雄心中偷笑,在他看来陈曦让华雄将前来的那些谋臣将相邀请到刘备新家居住就是为了看这些人的笑话,要知道当初他们这些人在见到刘备的新宅园也是吓住了。

  “这里是刘使君的住所?”沮授震惊的看着面前那栋能闪瞎他双眼的高大建筑。

  “是啊,主公特意让建造的住处,甄夫人估计此座宅院在十亿钱左右,不过加上内里的装潢估计远远不止这个数了。真不知道主公怎么想的。”华雄有些怨念的说道,话说这几句话是陈曦让华雄说道。

  “……”沮授震撼于面前这栋建筑。虽说曾听泰山人言刘备所住之处堪比天宫,之前还以为是有人在开玩笑,结果这次见了之后,沮授终于明白什么叫做闻名不如见面,鬼个仁德啊!有这么多钱能救多少老百姓!

  这栋宅院是用金子堆砌起来的吧!我就听人说刘备小的时候就爱慕奢华,喜欢遛鸡斗狗根本不是什么好鸟,我还在奇怪为什么突然转性了,感情还是原来那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知道这栋屋子挪用了多少军费!奉高就算再怎么繁华也顶不住刘备这么奢华!

  沮授进门之后就问到一股酒香,浓郁的化不开的酒香,之前在门外还没有注意到,进门之后感觉地上都有一股酒味。

  “这酒味是?”沮授惊奇的问道。

  “主公爱酒,但是有言在先不能多喝,又怕控制不住,所以经常购酒倒在院中,保证每时每刻都能问到酒香,这样就不会去偷偷喝酒了。”华雄当着沮授的面撇了撇嘴说道,“上好的百年窖藏啊!”

  这醇厚的酒香由不得沮授不信任,一闻便知是顶级的美酒,居然全倒了,而且扯淡的理由居然是自己不能喝酒,不能喝就别喝啊,连自身都控制不了的君主能是雄才?不能喝的好酒赏赐给手下啊!居然给倒了,完全忽视了臣下和治下的存在,沮授给刘备又记了一笔。

  话说由不得沮授不信华雄的话,主要是刘备住的那宅院实在是太奢华了,奢华到已经颠覆沮授的感官了,先入为主的认为刘备爱慕奢华,之后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沮公,看来主公有事,要不我们直接进去吧。”走到正门,依旧没有见到刘备前来迎接,华雄苦笑着说道,颇有一种无奈。

  没有上下尊卑之礼数。沮授又给刘备打了一个叉,看着地面上铺着的一层如同白熊皮,但是远远大于最大的白熊皮的东西有些奇怪的问道,“这是什么?”

  “地毯。主公有感冬天地凉,于是发动天下商人将今年所产之羊皮全部收购,取之精华制造了这一张毯子,踩上去柔软无双,温暖无比。”华雄叹了口气说道说道,“据说就这张铺满整个屋子的毯子怕用了不下十数万张羊皮的绒毛才能制造出来。”

  “十数万张?”沮授直接吓到了,“怎么可能?”

  “没什么可能不可能的,沮公要是有兴趣制造一张可以问一下北方任何一位参与羊毛线制造的商人,看看我是说多了还是说少了。”华雄嗤笑道。

  话说这可真的是十几万张羊皮的羊绒,只要沮授到时候那么问,得出来的结论肯定是真的,不过问题是对于别的商人来说有没有羊绒都无所谓的,所以陈曦玩的是无本之利,反正到纺线的时候给截留下来就行了,至于羊绒所有商人都知道,产量极低极低,十万张拿不下!

  沮授暗暗记下此事,以待稍后验证,然后点了点头跟着华雄往进走,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沮授踏在地毯上感觉自己身子骨都轻了,人也变暖和了(这是错觉)。(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