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三百零二章 理想派和现实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曹嵩完全不知道他这一走就踏上了西行不归路,而他儿子短期再也没有接手徐州的希望了。

  于此同时刘备这一方也开始了正式的祭祀,在刘备的带领下从东门进朝着靖灵殿走去。

  这一次泰山诸人一改原有的随性,全是一身黑色麻衣穿在外面跟着刘备缓缓地朝着靖灵殿走去,自然李优也在其中。

  沮授看着紧跟在刘备身后的一批人之中有李优在列,并且和其他几人并不相容顿时放心了很多,李优看来真的不属于泰山政务体系当中的人物,如此一来我便放心了,之后的事情可以提上计划了。沮授默默地想到。

  这一次陈曦等人都没有关注沮授,因为这一次祭祀很重要,刘备的到时候的表现会给沮授一个震撼,毕竟是白手起家的霸主,人格的魅力,非常的重要,陈曦等人都在想刘备到时候会说什么,会许下什么诺言。

  这可是中原霸主,若是没有震撼人心的一面,岂能聚拢起人心,岂能让多少英豪折服!沮授看着刘备缓步的朝着靖灵殿前的祭坛走去,身上的气势越发的恢宏,比起前天那个小偷小摸想要美女却不好意思张口的刘玄德,这一刻的刘备才符合举手心目中霸主的形象。

  “焚香!”左慈看着刘备从正门跨入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三牲祭品摆好之后,左慈将香火递给刘备,“请玄德公上香。”

  刘备面色沉静的将香插在香炉之中。望着那高大的的慰灵碑缓缓起身,随后的文武官员紧跟着一起将燃烧着的香火插入香炉之中。

  寂静沉默,穿着铠甲的士卒将香火插入祭坛外的香炉之中。在场能听到的只有铠甲摩擦的咔嚓身,全场肃穆,在这等的气氛之下就连原本淡然的沮授都受到了环境的影响面色肃然了起来,远远观礼的诸葛亮等人也都肃然的盯着那块漆黑的无字巨碑,连对于祭祀不屑一顾的司马懿都收回了自己的话,默默地注视着那块巨碑。

  “今天下纷乱,汉庭衰落。我刘玄德既为汉皇宗室愿为汉室牧守一方,保一方平安!兵乃开拓之器,守备之力。国家之基石!汉室之稳固,家国之繁荣,皆由尔等守护,天下之太平。百姓之富强。皆由尔等拼搏!”刘备说完对着巨大的无字碑的方向躬身一礼,转身对着祭坛下所有的士卒一礼。

  “哗啦啦。”在刘备躬身的那一刻,齐刷刷的所有的士卒全部跪下。

  “我刘玄德说过的话算数,死者享其荣,生者受其利,胆敢克扣生者利益者死,胆敢剥削死者荣耀者死!每年这个时候只要我还活着就会祭祀,若身不在此地吾亦会祭祀!为汉家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好男儿。我绝对不会允许他们活着的家人受到欺辱!今日所言天地人神共鉴!”刘备平静的说道,就算困难再大他也会克服。

  “愿我治下居有屋。病有医,勤有业,劳有得,幼有所教,老有所依,我刘玄德愿意为此奋斗不息!”刘备大声的吼道,“从今日起但凡我泰山青州适龄儿童皆可入学就读,我刘玄德在此谢过为我青州提供此项所需钱粮的冀州甄家,徐州糜家!”

  “主公仁德!”场下杂乱的吼声最后整齐的变成了这么一句话,所有的士卒都已经见到了最新的紧贴福利,他们最怕的就是这些福利到头一场空,而就在今日刘备站在祭台之上对着天地人神起誓,说到做到!

  沮授站在祭坛管理处看着站在上面的刘备一种震撼的心理浮现了出来,刘备的确有着出身底层者的毛病,但是他的确有开创出一方霸业的资格,这耳边的呐喊,嘶吼,欢呼,民心,军心这就是刘备的底气啊!

  “孔明你确定你要留在泰山?”诸葛瑾看着诸葛亮那坚定的眼神问道,虽说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我要留在这里,他的梦和我的理想很近似,我们有着太多相同的地方,老有所依,幼有所教,圣人一直妄想的时代,我愿意信他能开创出来。”诸葛亮坚定地说道,“告诉叔父,我不会去荆州的,与其像一个隐士一般等待着命中的主公降临,我更愿意相信面前的刘玄德!”

  “仲达有什么感想?”司马朗右手抓住窗框,发白的指节足以说明他现在的震撼。

  “天下不是靠着仁德所能征服的,光明之下必有黑暗,刘玄德的路走不通。”司马懿望着刘备,看似平静的面庞下实际已经有了一丝心动,那样的辉煌,温暖,如同火光一般,召唤着他如同飞蛾一般奔向刘备那团火焰。

  “仲达,你怎么了。”司马朗看着司马懿缓缓地朝着外面走去,不解的问道。

  “我要离开泰山了,刘玄德的路走不通,但是那种光辉却洗刷着阴暗的角落,我不想为了一个走不通的理想送了性命,再继续下去,我怕我也会痴迷在幻想当中,幼有所教,老有所依,圣人治世不过如此,但是你刘玄德不是圣人!”司马懿最后回望了一眼站在祭坛顶端的刘备,再也没有回头直接朝着楼下走去。

  玄德公您的确有资格让我称您为公了,您的光辉足够让天下所有人刺目,可惜啊,自殷商至今两千年多少贤能为之奋斗最后也无法做的事情,您能逃脱吗,王莽的当初也怀着和您一样的情怀,让耕者有其田,让老者有所依,让幼童有所教,但是最后却永世无法翻身。玄德公,我的理智无法接受这种已经是必死的结局,我要等待的不是这种纯粹的光辉。司马懿默默地走下酒楼,狠狠地灌下一杯酒,双眼闪着寒光。

  “只有黑暗才能衬托光明,既然光明必败,那就为其留下尊荣,刘玄德莫要让我失望,如果你无法保持着今日之言,那么最后在历史上留下的也就只有和王莽相似的骂名。”司马懿自语道,然后孤独的朝着门外走去。

  “仲达,你要去那里?”司马朗走下二楼看着已经迈步出门的司马懿说道。

  “去找我的老师,我要再学习一段时间,然后找一个明主,找一个能成大事的主公,刘玄德的做法走不通!”司马懿头都不回的朝着奉高外走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