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三百零九章 各怀鬼胎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不管怎么说法正的那番话让在场这些人再一次下定了决心,他们一直所追求的一切岂能被世家庸俗的理想所挫败。

  “为了子孙后代,为了万民苍生,让我们将他们钉在耻辱柱上!”刘晔站起身了大声的吼道。

  “将他们钉在耻辱柱上!”在场所有的人全部站了起来大声的应和道,年轻人的热血不是那么容易被磋磨,尤其是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的时候。

  “我可是真的很想和千年世家出身的那些顶级文臣一战,让我看看他们千年的底蕴到底能超越我多少啊!”贾诩那柄阴沉木制造的镂空黑扇缓缓地打开带着一抹阴森的笑意望着众人说道,“主公的道路便是文儒的誓言,他和我们所有人都拥有着相同的目的!”

  陈曦最担心的便是贾诩会不愿意和顶级豪门碰撞,没想到贾诩会这么郑重的发表自己的意见。

  可能也是因为在场的人都盯着自己,贾诩面色微微一笑,“我最善存己,但是我现在在这里过的很好,离开的话要去寻找一个新的主公也不容易,入不了世家那个圈子,永远不会获得他们的认可,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卑躬屈膝?我们未必会输!”

  “哟,文和很自信啊!我们绝对不会输于那些人的!”陈曦站起身来郑重地说道,“诸位若到情急之时,不论如何请相信我会给你们一个稳定的大后方!青州将会是玄德公霸业的起点!”

  “其实我也很擅长兵法的。”鲁肃笑着说道,“我也想见识一下所谓的世家谋主,让我看看他们能不能超越我,前路多艰,与君共勉!”

  “披荆斩棘王霸的道路岂能是坦途!”法正甚是兴奋地说道,“同辈就交给我解决吧!”

  在场所有人双眼燃烧着斗志,这些人都是有着自己骄傲的,既然张口那就会奋力向前。

  另一边李优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根本无所顾忌,虎牢关之后他就明白了。只要君主矢志不渝,那么最后比拼的就是实力,刘备不屈不挠,那到最后战起来他的底气十足!死都不怕了。为他的理想一搏有什么不可!更何况未必会输,谁怕谁啊!

  “玄德公,曹操使臣三人戏志才,陈长文,司马伯达已入奉高,其中那个戏志才和陈长文皆是天下有数的智者,至于同来的司马伯达,乃是河内司马家长子。”李优给刘备交代了一下不合常理的情况。

  “陈长文我能想明白,戏志才可是曹孟德手下最早最重要的谋臣,他来这里……”刘备斟酌了两下开口说道。至于司马家他倒是听过,不过完全不了解。

  “我已经派人去盯住戏志才了,不过获得情报的可能性不大,就现在传来的情报看来,那个黑壮的汉子不出意外应该是曹操的亲卫队长典韦。不过如此高调的做法除了刺探我军情报,估计应该也是在掩盖自身的战略意图。”李优轻松的给刘备讲解着现在得情况。

  “没有办法获得相关的情报?”刘备皱了皱眉头问道,“兖州方面安插的探子有没有获得什么情报。”

  “没有,我们的探子现在大多数都太低级,就算有高级的探子,现在也没有资格接触这种信息。”李优摇了摇头说道。

  “我建议还是像之前那样从戏志才那里盗取情报吧,正好戏志才和沮公与已经见面了。他们毕竟还算是盟友,想来也会交换一下情报,如此一来戏志才对于我们也有了一个主观的臆断,也有利于我和戏志才的深入交流。”李优继续忽悠刘备,让刘备演戏,

  “……”刘备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还是答应了李优的提议,毕竟他对曹操还是很忌惮,而且对于对方实际性的战略意图还是很在意的,对比一下四方的诸侯,现在能让刘备忌惮的也就曹操和袁绍了。而且相对于袁绍那种时不时抽一下的情况,曹操更让刘备忌惮。

  刘备现在已经淡定了,就当是调解生活了,偶尔玩一下角色扮演什么的,反正其他时候自己该说说,该吹吹,貌似李优也不会特别在意,其实刘备挺想问一句,就这么整真有效果,至少他不觉得有谁会信他刘备一会儿英明神武,一会儿色字当头。

  另一边戏志才和沮授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皮,沮授的天赋他很清楚,怎么说呢,用好了绝对是一等一的强大,但是用废了就会将自己葬送。

  沮授的天赋可以捋清大势的脉络,然后放大己方的优势,但是同时也会放大己方的破绽,而且这种放大是不可逆转的,只要沮授开始动用天赋捋清大势,那效果就会出现,而戏志才更清楚一点,沮授一直以为自己的天赋是捋清大势……

  这种天赋完全是双面刃,用好了强者更强,用砸了完全就是给对方翻盘的机会!

  这种天赋最痛苦的是不好把握,意外性的导致己方优势和破绽的出现,什么叫做意外?意外就是不能把握的因素,像戏志才这种人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用这种可能会导致自己崩盘的能力。

  “这么说的话,我们可以从中牟利了。”戏志才阴笑着对沮授说道。

  “就是如此!”沮授摸着胡子哈哈大笑道,他虽说已经确定了刘备现在的情况,不过生性谨慎的他还是需要另一个人也去试探一番。

  “如此说来的话,这刘玄德和董仲颖有几分相似了,果然是出身的问题吗?”戏志才微笑着说道,面上仿佛将沮授说的话记在了心中,不过实际上是什么情况那就不得而知了。

  “倒也确实有几分神似。”沮授哈哈大笑道,“志才到时不也要去拜见一番吗?”

  “那是自然,不过有道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戏志才微笑着说道,对于沮授的评价不置可否。

  “那到时就请志才见教了。”沮授完全无视了戏志才话中的嘲讽意味,面色平静的看着对方。

  “好说,好说。”戏志才淡然地说道,实际上心中怎么想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想来有机会要是能坑一把沮授,戏志才绝对不会留手的,毕竟现在北方最大的威胁还是袁绍,拥有冀州,并州,不缺粮食马匹兵员的袁绍远比刘备看起来健壮的多。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