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三百一十二章 真的不是兄弟?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戏志才的话说的是滴水不漏,一边闲聊,一边解析诸葛亮的精神天赋,话说他对于那个名叫诸葛亮的少年的兴趣,比诸葛瑾更大,好在蔡琰也真以为是曹操派戏志才来找她,所以对于戏志才没有多少防备之心,很快两人就熟络了起来,戏志才也顺利套出了蔡琰的身份。

  “蔡小姐,说来我现在还不知道你怎么来到泰山的,我记得我主曾言蔡小姐应该已经嫁入卫家。”戏志才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尴尬,毕竟之前他还在说自己的主公在想念蔡琰,人家现在已经嫁人了,这个调戏有夫之妇……

  “父亲因为董卓一事身死,我为父亲守孝三年,所以并未入卫家,不过仲道已然亡故,想来我也无法嫁入河东卫家了。”蔡琰面色微微有些凄苦的说道。

  “不过好在父亲活着的时候遗留下来不少的故人朋友,李伯父离开长安的时候便将我带了出来,安置在泰山,现在添为泰山藏书阁管理者。”蔡琰想了想不怎么出现,但是只要有什么需要就会处理的李优心情好了很多,“因此也不存在什么缺漏,不知我师兄近年可好。”

  对于有人将蔡琰带出来,戏志才并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地方,毕竟蔡邕一个名士广交天下友人,有上一两个能力非凡的朋友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对于蔡琰之前的举动戏志才暗暗记在心中,对于曹操的好感清晰可见。

  戏志才和蔡琰闲聊的时间不长,毕竟蔡琰居住的地方除了蔡二小姐带来的那名名为羊连的护卫,其他的都是侍女,他一个外人不可能在那里久坐。

  期间戏志才也曾询问蔡琰居住在此地是否安全,蔡琰只是笑了笑说道,“我家里面没有男仆,不过外面四下巡逻着二十队城管,而且一旦出现问题。一声哨子就会出现更多的城管。”

  其实蔡琰也知道这些并非是她的自己的护卫,就算李优以权谋私也不可能乱来到这种程度,五队以上就要去满宠那里签个文书了。

  至于现在为什么蔡琰能享受到这个福利,原因很简单。刘备,陈曦,鲁肃一伙人都在附近住着,李优只是在画奉高高度警戒范围的时候手抖了一下,蔡琰自然也就享有了这个福利,再加上藏书阁自带的福利,不说蔡琰这里固若金汤,等闲想要进来也不容易。

  戏志才虽说没有和蔡琰进行太多的交流,但是曹操那边的很多东西蔡琰大都是一点就透,让戏志才不得不称赞一句名传天下的才女果然不是水货。更何况很多想法都让戏志才有一种惊奇的感觉,不敢说对,但是绝对令人深思!话说过目不忘的蔡琰对于陈曦写的那些颠覆性的书籍可是每一本都看过了,自然也受到影响了。

  这让戏志才不由得感慨若是蔡琰生为男身怕也是一代名臣,可惜现在是个女的。不过蔡琰既然和他主公熟识。那就由不得戏志才不动心思了,毕竟像蔡琰这种落落大方而且有才气的女子在戏志才看来很适合作为主母,而且就他现在知道的情况,两人本就可以说是郎有情妾有意,撮合一下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不过让戏志才纠结的是克夫这个不详的称号,正因为这样戏志才思虑了良久还是没有直接对蔡琰发出邀请,只是打算将今日之事回去告诉曹操。到时候一切由主公抉择,虽有才,但是不详,戏志才也明白为什么蔡琰会寡居在泰山了。

  戏志才离开的时候蔡琰并没有挽留,作为一个未亡人,蔡琰一直都是洁身自好。正因为这样从来不会给任何非长辈的男人和她独处的机会,就如今天若非她妹妹也在,蔡琰绝对不会让戏志才进门的,就算知道对方是曹孟德的手下,也不会允许其进入的。

  戏志才离开之后。蔡二小姐跟在蔡琰后面,偷偷地笑道,“姐姐,人家曹师兄还想着你呢。”

  “痛!”话没说完蔡二小姐脑袋上就挨了一指节,然后双眼雾气腾腾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哼,我以前就说过卫仲道那家伙不靠谱,结果爹爹非要你嫁给那个病痨鬼,现在惨了吧,真是的。”

  蔡琰平淡的看了一眼在那里嘀咕的妹妹没有说什么,不由得想起当初蔡邕还活着时的生活,现在想来当时挣扎一下,甚至学习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也没不会像现在如此了,每次想到这个蔡琰就对自己妹妹有些羡慕。

  要知道蔡二小姐和羊衜就属于私奔,连年龄都不到就被羊衜给拐走了,之后蔡邕丢不起人,倒贴嫁妆将蔡二小姐送给羊衜了,现在可算是转正了。

  这也是为什么同样是蔡邕的女儿,同样的聪明,而且蔡二小姐还生出羊祜这种妖人,结果历史记载却不多的原因了,因为为尊者隐,算得上是无节操史官的习惯!

  话说当初蔡邕是打算将自己的二女儿嫁给自己五个徒弟中的一个,结果蔡二小姐觉得王粲老成,顾雍呆板,阮瑀守旧,路粹强硬,至于曹操,蔡二小姐一点也不想当她姐姐的代替品,所以话都没多说背了一个包袱就跑了,很快就和羊衜好上了,蔡邕杀人的心都有了,这也是为什么蔡二小姐年不及十五就嫁人了的原因。

  另一边戏志才看着自己感受到的精神天赋所在的地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镇东将军四个大字让戏志才瞬间就明白了这是谁的屋子了。

  看来这一位就算不是刘备的手下,也和刘备有着很深的渊源,否则的话,岂能住在这里。戏志才无奈的想到。

  算了既然来了,就将事情办齐全了。想到就做到,戏志才跨步向前,不过刚想再进一步就被人挡住,于是戏志才对着守卫一礼,“且通报刘使君,兖州刺史曹孟德下属戏志才前来拜见。”

  守门的两个许家人一愣,随后对着戏志才一礼,“先生请稍等片刻,我且去通报一番。”

  很快守门的士卒就回来,对着挺枪对着戏志才抱拳一礼,“主公请您进去。”

  戏志才刚进门就看到一堵墙站在路中央,不由得一愣,看了看身后的典韦,长得一样的丑,一样的壮实,确定不是兄弟?

我大戏志才岂能去死,只能躺着吐血好不,成天死啊死啊的多不好啊求票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