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三百三十六章 准备动手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一群人之中也就诸葛亮是疲劳成疾,陈曦是征伐过度,其他人或多或少都需要吃点药,然后找个好厨子好好补一补,这个时候也没有人说陈曦不该来这种话了,毕竟任何一个人被点出自己的不经意间出现的事情并且告诉这意味着什么都会有些慌乱。《顶》《点》小说www.23w.om

  “大家回去按照华医师的指挥好好的吃药吧,至于奉孝,子敬,孝直,你们三个的情况我会通知玄德公,我想玄德公会很重视这个情况的,顺带奉孝你的金卡我没收了,最近几个月的俸禄我也先给你存上,奉高城各个商铺酒楼我也会给打声招呼,每天吃饭就准时到我家来吧。”陈曦笑盈盈的摇了摇从郭嘉身上顺下来的钱袋,酒葫芦,以及满香楼的金卡。

  要知道风流倜傥的郭奉孝虽说对于华佗说的话深有感触,但是出了门就又恢复了自己的个性,完全没有将自己的性命当作一回事,对他来说可能人生在世就是为了潇洒走一回。

  无奈之下陈曦也只好出此下策,毕竟华佗也说了,只要戒了五石散,戒酒,戒色三个月,多加调理,之后至少酒色就可以无忌了。

  陈曦估摸了一下以自己的能力将郭嘉困在奉高三个月,戒酒戒色戒五石散还是勉强能做到的。

  “不要啊!”郭嘉一声惨呼,对于潇洒走一回的郭嘉来说,这简直就是不可承受之痛。

  “没得商量,你也没有一个夫人。所以作为朋友,我来帮你治疗吧,”陈曦完全没有将郭嘉的惨呼当作一回事。“回头我就将你家先封了,这三个月就给我安安静静的戒酒,戒色,戒五石散!”

  “啊!”郭嘉捂着自己心脏就朝着法孝直身上倒去。

  “还有你法孝直,我要是再见到你乱吃丹药,我就撤了你的官职,你给我从头来过!”陈曦愤怒地说道。

  话说齐国相这个官职对于法正非常的重要。虽说这家伙都没有去过齐国,但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官职前一段时间给他父亲写信,接他父亲前来泰山的时候腰杆子挺得非常的直。底气十足!

  没办法从古至今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那是人之常情,而现在法正的状况基本就等于法家祖坟冒青烟了,十六岁的齐国相你有多嚣张?

  法正一听这话瞬间指天赌誓说自己以后再也不吃了。而且顺手就将那一瓶花了不少钱的宝丹全部丢了。

  法正这个叛逆少年好不容易捞到了一个齐国相。能在他爹面前挺直腰板说话了,兴奋的写信要将他爹从扶风接到泰山来尽孝,现在要是为了个丹药导致他爹来了之后他又需要夹着尾巴做人,这让最近浪的有些兴奋的法正实在是无法接受!

  “子敬……”陈曦眼见法正那慌乱的表情就知道法正绝对不会去吃那种东西了,于是扭头看向鲁肃。

  “我知道了,以前不知道这东西有毒,现在知道了,我也不会吃了。我吃这个就是为了提神。”鲁肃笑了笑淡然地说道。

  三个人,三种不同的表现。三种不同的生活态度,郭嘉生死之间的潇洒,法正叛逆之下的孝顺,鲁肃随性之中的淡然。

  “好吧,对于你我很放心了,你到时帮忙看着奉孝,不要让他乱来,文和,子扬,伯宁,孔明你们也都留心一下奉孝,别让他乱来。”陈曦侧身对着几人说道。

  “我不会乱来的,不要管我!”郭嘉强烈抗议道。

  “驳回抗议,不用挣扎了。”陈曦瞄了一眼说道,“你太潇洒了,难道不想看看你亲手开创的伟业。”

  郭嘉沉默,这个世界上要说能束缚郭嘉的,除了生死,大概也就剩下郭嘉自己的梦想了。

  没有回答便是默认,陈曦很清楚这一点,他们这一票子人只要身体不出现问题,团结一致对上任何一个诸侯都能扛住,这可是他当初选择的拼图,每一块虽说不是最优秀的,但是组合在一起爆发出来的实力绝对是当世最强的谋士团体。

  徐州与豫州交界的鲁国,纷纷扬扬的雪花在这一刻落了下来,曹嵩一行只好在一处破土地庙安营扎寨。

  “唉,这一日行进不过二十里着实太慢,原本还想亲自将陶恭祖的消息告知我儿,不想这几十日下来也不过才行进了几百里,距离我儿陈留还有一半的路程。”曹嵩喝了一杯温酒暖了暖身体有些无奈地说道。

  “父亲何必如此,早一些,晚一些又有何妨,我兄雄才大略岂会在意这一时快慢。”曹德将肉食端了过来劝慰道,“想必兄长到时从父亲这里得到这个消息会大呼双喜临门而喜不自胜。”

  “哈哈哈哈。”曹嵩大笑,“我儿言之有理,不过这种大事最好还是早早告知孟德的好,原本我打算由我亲自告知,现在看来还是派人通知吧,让孟德早作准备。取纸,研墨,为父将徐州之事写清告知孟德。”

  曹德推入房间将笔墨纸砚全部拿了过来,只见曹嵩抚了一下白纸,叹了口气说道,“这刘威硕确实是有大才,就这传承家学一道少不得这一样宝物。”

  “父亲所言甚是。”曹德也是一脸感慨地说道。

  很快曹嵩就将给他长子曹操的信件写好了,在其中述明了陶谦的想法,还有他的猜测,总之他相信以他儿子的雄才伟略,在接到这封信之后就知道怎么获得徐州。

  “曹烈,将这封信拿好,速速送到陈留孟德手上。”曹嵩看了看四周的护卫,从中选择了最为忠勇的曹烈,命他带领一队十人护卫前往陈留,至于这么做会有什么危险,曹嵩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在他看来还有张闿的数百士卒保护着他。

  “喏!”曹烈拱手一礼,接过信件,包好之后,贴胸藏好,选择了十名护卫直接驾马离开。

  土地庙外一群人蹲在那里烤火,眼见曹烈一行人离开,一个不太像士卒打扮的亲卫以目示意张闿,只见张闿微微点头,三十多名士卒小心的退后,然后消失在风雪当中,随后风声中传来一片嘚嘚嘚的马蹄声。(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