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击必杀的谋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目送刘晔等人离开,陈曦也是长舒了一口气,这群人最大的优势就是智慧,谋略,但是正因为智略超人一等他们的眼光还有思维都不可能简简单单的跟在陈曦背后做应声虫,他们都有自己的大脑,他们每一个都足够坐镇一方。

  一直以为我所选拔出来的这些人才是完美拼盘,现在想想,智慧,眼光,大势,谋略,政略,军略这些方面绝对不会弱于任何一个诸侯,可惜还少了一拼板。陈曦无奈的想到。

  不论是郭嘉的心性,还是贾诩的明哲保身,亦或是刘晔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再或者鲁肃的老好人,李优的历经风霜,都导致了一个结果,这群人绝对不会直谏!

  就像这一次这群人没一个开口劝说刘备不要伐曹操,但是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要是没有了陈曦,伐曹操这件事已经搁置了,全成了陈宫,吕布,李榷,袁术这些人的事情了。

  这一点陈曦敢保证,贾诩他们绝对联系好了,李榷可能不敢保证,但是吕布和袁术绝对足够让曹操感觉到人生的大起大落是如此的酸爽。

  这群人有太多的办法让刘备不知不觉改变主意,甚至于连刘备自己都注意不到,死谏这群人没一个能做出来的,全部都是觉得刘备错了,那回头就自己想[长][风]文学ww.cwx.nt办法将刘备掰到正道上,打死都不会进行直谏。

  貌似我需要一个像田丰,魏征那种刚而犯上的角色。不过这属性的人物不多啊,首先要智力够高,第二点性子要够古板。还要有远见。陈曦想了想这些属性,最后愣是没想到符合这些属性的人物。

  唉,玄德公治下全都是一群滑头,包括我在内没有一个愿意直谏的,全都抱着自己意见和玄德公冲突了,那就先隐藏自己的意见,回头慢慢的矫正玄德公。简直无奈了。陈曦无语的想到。

  贾诩看着地图,曹军的军势和刘备的军势浮上心头,不断的对比着双方的实力。很快就将整体的谋划做了出来,“不过如此做的话,稍不留神就会闯出大祸,主公能认可吗?”

  抱着这个想法。贾诩拎着地图到了刘备那里。“主公。”

  “文和,深夜来此可有要事?”刘备将论语合上看着贾诩问道,对于自己手下诸人之前的隐瞒还有引导,刘备初时确实是愤怒非常,但是在陈曦将整件事和盘托出之后刘备也消气了,毕竟贾诩的谋划虽说有些不近人情,但确实是为了他的霸业所谋划。

  “主公请看。”贾诩将地图摆在了几案上,指着上面济水和黄河交汇的彭城将自己的计谋和盘托出。

  刘备听完几乎没有犹豫。直接点头,“就如此来办。我相信仲康一定能保证我的安全的。”

  “主公安心,褚必然会保护好主公。”许褚宏亮的声音传进了大帐。

“既然如此,还请主公倒时多加小心,此一计定然决出胜负。”贾诩叹了口气说道,他不喜欢弄险,但是他更不喜欢破坏计划,原本的计划都快要启动了,要是因为这一次损兵过多,拖累了整个战略那简直就是悲剧了,再说他们之前都商量好了,将曹操放回去和袁术,吕布他们狗咬狗,现在这么做,唉  正因为这样贾诩想都没多想就准备一次性解决战斗,不管曹操有多少精兵,有多少强将,一次性直接移灭,他深信自己的的谋划不会有错漏的。

  “哈哈哈,文和不需要如此,有什么可担心的。”刘备大笑道,“想当初黄巾之乱比这危险的多的事情我都经历过,现在有仲康和安国守卫,吾有何惧?更何况我深信文和之智,曹贼必败!”

  “诩惶恐。”贾诩低着头说道,只要刘备胆色依旧,一次性终结曹操的可能性基本可以达到九成。

  “不必如此,文和以后有什么谋划就直说吧,就算不符合我的心性也不必担心会因言获罪,我刘备这一点还是可以保证的,如果我做错了,就算是被人指着鼻子大骂,我也会先承认错误,所以文和不必担心我会因为政见不合而罪责你等。”刘备叹了口气说道,陈曦这一次给刘备将几人的心性都点明了。

  “主公胸怀宽广,自是不会与我等见教,乃是我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贾诩低着头回道。

  “唉,到时候你和我一路吧,子川对于更擅长政务,虽说军务也不差,但是毕竟有数十万百姓需要安置。”刘备眼见贾诩低头也不好再说什么。

  “主公放心。”贾诩低头说道。

  另一边曹操也在和荀攸,程昱商量着次日该如何对付曹豹,对于曹操来讲丹阳老兵的精锐程度让他有些眼热,这才是为什么曹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示敌以弱。

  “主公,其实要打败丹阳精锐,最正确的方法不是由我们去击败,而是由丹阳精锐自己击败自己。”荀攸木讷的说道。

  “公达所言有理,刘玄德的檄文已经传遍天下,我们虽有之前一系列的措施,但是到现在道义上也已经落入了下风,这还是因为袁本初帮我们压住了陈孔璋的檄文,不过饶是如此祢正平的檄文也不好应付。”程昱头疼的说道,“刘玄德在战书之中将自己的愤怒表现的淋漓尽致,我们和泰山这一战闪不开了。”

  程昱等人虽说不是看不起那些舞文弄墨的名士,但是却也从来没真的将其摆在一个高位之上,但是在见到祢正平那张能将人气的怒火攻心的檄文,程昱就明白了一点,这个世界什么东西都有用对地方的时候。

  正因为见识了祢衡的檄文,所以到现在荀攸对于袁绍的反应略微有些感激,若非他将陈琳的檄文扣下,这次曹操的名气就算是彻底臭了。

  陈琳那张檄文最恐怖的地方在于没有一个脏字,尽显名士风度,这张要是传出去,很多闲的无聊的世家会仔细研究一下曹操在徐州干了什么的。

  如此一来血洗徐州这件事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盖住了,世家没有傻子,调查不出来准确的屠杀数据,但是弄出一个预估值绝对没有。

  至于祢衡那张骂街的檄文,虽说将人气的怒火攻心,但是多数世家看来就成了敌人之间的相互抹黑。(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