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三百八十六章 德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获取免费书架。

  鞠义带着先登死士的三千人,大戟士的六百人,以及张颌离开了邺城,在风雪当中朝着幽州进发,那疯狂的计划,虽说让很多文官感觉太过不可思议,但是却都认可了其中的可行‘性’,特殊部队强袭敌军,直接斩杀对方首脑,貌似成功了的话,对方大‘乱’已是必然。

  “正理,儁义你们可是我袁本初手下为数不多的帅才。”袁绍站在邺城的城‘门’楼上,望着在风雪当中逐渐消失了的部队,那可是代表着他手下最强实力的两支部队,还有一位是代表着他手下最强统帅的鞠义。

  “主公,勿要担心,鞠将军虽说多有傲慢,但是既然开口,必然有数分把握。”田丰眼见袁绍有些担心于是开口说道。

  “正理不会败的,儁义也是谨慎之辈,岂能有大碍?”袁绍一甩自己的披风直接扭身朝着城下走去,话虽如此,两员上将如此而行,已经让袁绍感觉到一种无奈,他的实力还是有些弱了,否则哪里需要这样。

  “传令文武众将,于初‘春’开垦荒地。”袁绍穿着皮衣心中发狠的对着书记官陈琳说道。

  “袁公,琳请辞。”陈琳低着头对袁绍说道,以前觉得袁绍这个人不错,结果他帮刘琰写了一个檄文被袁绍扣下之后,陈琳就对于袁绍生出了不满。

  本身作为名士的陈琳就很爱惜羽翼,答应的事情就去做,错误的事情就去指证。这是他一直的作风,而曹孟德明明错的很离谱了,就算刘琰不让他指责。等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会指责,你袁绍扣我檄文是想作甚?

  “一定要走?”袁绍盯着陈琳问道。

  “我本身就是靠着文章名传天下,用我的笔去记录当今天下的对错,而我发现了错误,也写下了我的斥责,却无法让别人感受到我的愤怒,我存在的价值又是什么?”陈琳平静的看着袁绍问道。

  原本袁绍不扣檄文。陈琳发出去绝对够让天下动‘荡’,指责曹‘操’这个屠夫,结果檄文被袁绍扣了。再加上曹‘操’‘混’淆是非,绝大多数世家对于百姓并不甚关心,这件事居然就这么晃过去了,到了现在陈琳也不想着揭‘露’曹‘操’了。他心中有数就行了。

  “唉。你去哪里?”袁绍明知故问道。

  “前有八橱慷慨仗义,现有刘威硕仗义疏财,区区一钱粮尔,我去借他个千百万!”陈琳神情‘激’昂的说道。

  现在天下的名士都知道刘琰仗义疏财,有困难找刘琰他绝对帮忙,所以现在陈琳直接打算卷铺盖滚了,也不要袁绍的俸禄了,准备在刘琰那里赖上一段时间。然后看看哪家收他,他就投靠了事。反正陈琳心中清楚的很,他这种只能用于书记,抄录的名士,去哪一个诸侯手下都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角‘色’。

  “孔璋何必如此,且宽待绍一二。”袁绍还想劝劝陈琳,虽说这家伙在他手上基本没什么用处。

  “我宽待了袁公,谁去宽待徐州数十万百姓?”陈琳神‘色’愤慨地说道。

  “唉,既然如此,孔璋可愿意让我为你送行。”袁绍心中暗骂,你那玩意发出去曹‘操’还能有颜面吗?

  “多谢袁公。”陈琳一拱手,然后跟着袁绍一起朝着城下走去,不知道刘威硕你会怎么款待我,我可算是为了你丢失了一个大好官职。

  陈曦看着华佗端过来的汤‘药’长舒了一口气,华佗不愧是华佗,可算是成功了。

  “效果如何?”陈曦指着青蒿汤询问道。

  “基本上算是‘药’到病除,你说的另一种‘药’材我也找到了,对比青蒿汤,你说的葛根的确是更适合。”说着华佗从自己的怀中掏出几个根块,“从来没想过这也能入‘药’,看起来有必要我将所有的树木杂草全部吃一遍。”

  看着那块状的根块,陈曦叹了口气,以前有时候将这东西当茶泡着喝,可惜那都是干燥后的小块,真正才挖出来的的葛根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效果怎么样。”陈曦指着华佗手上的块根问道,“需要晾干吗?”

  “效果倒是不如青蒿汤。”华佗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公开青蒿汤的‘药’方吧。”陈曦有些失望的说道,他没记错的话葛根汤应该是用了近两千年,该说华佗的青蒿汤已经超越原版了吗?

  “不,恰恰相反葛根才是最适合的,青蒿汤虽说‘药’效好,但是青蒿汤的配‘药’并非处处都有,就算公开了‘药’方到时候也会因为配‘药’问题难住绝大多数的百姓,至于葛根,中原,乃至蛮夷各处都是有的,而且不需要配‘药’,就算不晾干,直接吃掉也有‘药’效。”华佗一脸感慨地说道。

  随后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一脸惋惜的说道,“只是可惜当初发现葛根的那个人没有将之画下来,否则我大汉也不必枉死如此多的百姓。”

  陈曦干笑,他能说这是张仲景封圣的东西吗?那可是202年张仲景研究出来之后公开‘药’方用了接近两千年的东西,至于现在,张仲景还在研究当中,虽说感觉有些对不住张仲景,但是对比一下死亡人数,陈曦觉得还是早早‘弄’出来,想必张仲景也不会介意的。

  “那就公开‘药’方,这东西既然是乡间野草那就开始大力收货,储存,是‘药’材就要备上,避免时有不待。”陈曦大手一挥将这件事拍板,相比之后十年经过十二次大瘟疫以及无限天灾肆虐,人口从五千五百万下降到一千万不到的水平,这一‘药’方至少能活几千万人。

  “便是为此而来,还请子川请丹青妙手,将葛根画下,岂能像前一位一样让其失传,我要将这‘药’方传遍天下,绝对不能让伤寒再次肆虐!”华佗第一次显‘露’一种疯狂,一种德‘性’溢满了双眼。

  “绝对不会的。”陈曦点了点头。

  眼见着华佗的‘激’动,陈曦不由得有些想要调侃华佗,“华医师,有这一方‘药’,徐州事了之后天下再发瘟疫肯定会有您的生祠的。”

  此话一出华佗反倒平静了下来,叹了一口气说道,“陀当年也出身豫州世家,少时也曾被陈汉瑜推举,也曾被三公黄子琰征兆为官,然则到最后都放弃了,我要写一本医书,我要这万民不再为病症烦忧,我这一代不能完成,那么就下一代,一代接着一代。”

  “华医师志向远大,非常人也!”陈曦面‘色’一整,“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尽可开口,必不会有丝毫迟疑。”,

ps:求推荐,求票票求推荐,求票票求推荐,求票票求推荐,求票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