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三百九十七章 我认可的德行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世家大族统治一方的根本原因就是本地为官,只要是人那就逃不过人情,加之汉代的孝悌之道,亲亲相隐是理所当然什么的,在本地为官为自己家谋福利可以说既是天性使然,又是家国天下全部默认的潜规则。

  这么一来,就会导致本土世家越发的根深蒂固,而本土世家对于本土的管理也越来越有效果,这种情况在不爆发内乱的时候那可谓是一片和谐,但要是爆发了内乱那可真就很难处理了。

  只知本土世家,不知汉庭可能有些过分,但是敬畏本土世家,不敬畏汉庭这种事基本可以说是时有发生。

  “徐州作为一个试探吧,不能让世家在本土一直发展壮大,那样不符合汉室的利益,也不符合百姓的利益,曾经列侯都长居长安,遥领封地,以防尾大不掉,岂能让世家如此轻易窃取汉室的权威。”陈曦冷淡地说道。

  只有用这种漠然的第三者角度去看这些事情,他才能绝对的正确,不过还好,谈及世家陈曦就会很自然的将自己划入到既不敌对,又非自己人的第三方去看待。

  “本应如此,有些事情宜早不宜迟,就如同商贸一事,子川当时如果不强行推行,大概真到稳定下来,甚至扫平天下的时候,想要进行推行怕也没有了那个能力。”李优稍加思索便毫无忌讳的提起那间连他也不看好,但是现实却教育了他的商贸。

  “对,玄德公。现在时机尚好,我一直都很想说我脑子有很多的东西想要拿出来,但是没一个好时机拿出来绝对先要在内部进行一场大战!”陈曦说这话的时候极其的头疼。一句“史无前例,无法证明”足够让陈曦很多的想法都没有机会去实行。

  “呵呵呵呵……”李儒干笑连连,上一次他们就大战了一场,结果不用说,陈曦赢了。

  “史无前例啊!”刘备也明白陈曦这话中的怨念是怎么来的,“就这么办吧,子川。放心,只要别人证明不了你是错误的,我就会支持你!怕什么?我信你陈子川的眼光。更信你搞砸了也能收拾残局!”

  “多谢玄德公。”陈曦随意的一拱手,“一般来说我卡的时机再怎么好,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推动以前没有出现的政令,说真的玄德公能推动普及教育这个政令已经是奇迹了。嗯。真的是一个奇迹。”

  李优看了陈曦一眼,顿时心感戚戚然,估计除了刘玄德,这大汉朝没有一个人敢当着天下人的面吼出开民智,普及教育这句话的人了。

  “玄德公仁德。”李优叹了一口气,没等刘备说什么就开口说道,不管别人怎么想,刘备这句话在李优看来值得他一生奋斗。虽与他的理想不同,但却是殊途同归。或者说刘备的仁德理念包容着李优的理想。

  “仁德?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不理解仁德了,我以前以为九州牧皋陶公对于禹皇所言的诸侯九德就是诸侯至高的德行,但是真当我坐在一州之主的位置上之后我才明白子川为什么会给我说诸侯九德不足法!”刘备摇了摇头说道,仁德这个说法,他现在越来越不明白了。

  “诸侯九德不足法?”李优一愣,然后侧头看向陈曦,这话从什么地方说起?

  “诸侯九德,就算是完美了也不过是一个完人罢了,我们需要完人吗?”陈曦随意的说道,他当初说这话的时候是注意到刘备在约束自己一些没有必要的小节,所以随便提了提,陈曦当初的意思是有那时间还不如做点正事,但是没想到刘备居然还真当诸侯九德不足法了。

  “诸侯啊,我站在奉高的祭坛上往下望去看着川流不息的百姓,看着他们的笑脸,看着原本饿殍满目的泰山百姓衣食所安,看着孩提在青石铺满的街道上嬉戏,看着春耕时繁忙的播种,秋收时喜悦的笑脸,我认为这才是我的德行的写照。”刘备没等陈曦继续解释,面上浮现一抹光辉缓缓地道出自己现在认为的德行。

  “我喜欢遛狗斗鸡,我的能力并不强,做不到真正的公平持重,也没有办法真的做到在任何时候都保证不迁怒于别人……”说道这里刘备笑了笑,“诸侯九德我有一大半都做不到,但是我却觉得让万民过的更好比其他所有的德行更为重要。”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曦和李优还有坐在一边当石像的许褚都感觉到一种精神上的振奋,而刘备也仿若由外而内的升华了一般。

  “我刘玄德的德行对的是天下万民,万民言善那便是我的仁,万民称赞那便是我的德。”这一刻刘备散发着一种恢宏的正气,一种为生民立命的正气。

  李优和陈曦的精神猛地振奋,然后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异,一种如同精神天赋一般的力量流转在刘备的身旁。

  在兖州山阳郡由乐进保护着安营扎寨之后,正在休息的曹操猛地惊醒望着徐州的方向。

  曹操感觉到一种和他相对的力量,如果说曹操的苏醒的力量是坚定自己的信念,坚定自己一方所有人的信念,不怀疑对与错的坚持,会让自己以及手下所有的人都拥有更强的力量,倘若有人愿意用生命贯彻自己的信念,那么各方面都会大幅度上升,各种负面效果也会被大幅度压制。

  那么刘备的现在苏醒的力量就是寻找和自己信念近似的人,用自己的信念去感染别人,然后一同朝着目标去奋进,别人对于刘备的信念越认可,那么这么这个人各方面上升的幅度也就越大,负面效果的压制也会越强。

  曹操不需要别人的认可,他贯彻着自己的意志,统御着自己的手下征伐天下;而刘备需要去找寻自己的战友,他自己无法完成自己的理想,只有志同道合的战友才能帮助他达成理想。

  “恭喜玄德公。”李优和陈曦都猜到了某种可能,在刘备睁眼的瞬间齐声说道。

  “当初站在祭坛上俯视奉高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悸动,可惜却模糊不清,看着徐州百姓流离失所的时候我有一种愤怒,却无法宣泄,进入下邳之后看着徐州百姓的笑脸,我终于知道我的德行是什么了。”刘备恍惚自语一般的说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