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四百零八章 以卵击石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想到这里,孟岱对着身后的亲兵做了一个手势,然后亲兵快速的通知押运粮草的一干士卒准备执行第二计划,在见识到黄巾的虚弱之后,孟岱就曾考虑过是否执行逢元图的计划,正因为这样他还为此特意安排了一下。

  管亥在看到孟岱嘴角那一抹冷笑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默默地戒备。

  “兄弟们小心,袁本初怕是没安好心,这小子有诈!”不等管亥开口,廖化的声音出现在一干黄巾渠帅的耳边。

  “元俭所言有理,所有人戒备,一旦对方出手,绝对不要留情。”管亥的声音也出现在所有人的耳边,相比于廖化那句话还要思考片刻,对于管亥的话,这些渠帅都是未加任何的思索便面带笑意的戒备了起来。

  黄巾这些渠帅全部都没有机会接触到真正的修炼之法,但是能坐到渠帅位置的皆是杀戮场走出来的,他们本身的天资甚至比绝大多数的同级别武者要高很多,可惜却因为各种愿意不能再向前迈进一步。

  比方说管亥,在饭都吃不饱的情况下修炼到了炼气成罡的圆满,差一步就能达到武者的巅峰——内气离体。

  由此可见管亥的天赋到底有多么强悍,可惜出身卑微的管亥没有机会接触到上好的内气修炼之法,加之更是错过了最佳的修炼时机,张角毕竟是一个道人,虽说有内气修炼的法门,却也仅仅能算得上可以罢了。

  “想必这位就是管大帅了。”孟岱嘴角微微上划。“我主袁公怜黄巾凄苦,愿意借粮食十万石。”

  “袁公仁德。”管亥心中冷笑,但是面上却做出一副极为感激的表情。“孟将军请了。”

  “哈哈哈,不必,不必,我只是押运粮食而来,不能在此多呆,所以还请诸位先验收粮食。”孟岱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管亥便乐呵呵的朝着辎重队走去。

  逢元图确实厉害。黄巾见了粮食果然疏忽大意了,我孟岱的功绩来了!孟岱低着头,心中狂笑。却没有看到管亥眼中闪过的那一抹冰冷的寒意。

  一干黄巾渠帅也都面带微笑的将手在身上擦了擦,然后将之放在顺手能摸到武器的腰间,嘻嘻哈哈的跟在管亥后面,完全没有对于战斗的恐惧。青州兵的前身——青州黄巾为了粮食战斗了多少次。他们自己可能都不知道,战争都快成为了他们生活得一部分。

  随意的打开一个麻袋,管亥抓了一把大米,直接丢到了嘴里大嚼了起来,良久之后开口道,“好货,替我谢过袁公了!”

  “哈哈哈,管大帅说笑。我等岂能用劣质大米骗您?来人给我将其他军粮全部给我带过来,让大帅一一检验。”孟岱大笑道。这么一来一千人多袁绍士卒就这么聚集了过来,将管亥等一行人围在了中间。

  “不错,不错,都是好大米。”管亥随意的抓了几把生吃了之后走到了孟岱旁边说道。

  “管大帅可是满意了?”孟岱谄媚的笑道。

  “满意。”管亥缓缓地朝着孟岱移动了过去,一边用眼神示意周遭黄巾渠帅做好准备。

  “既然满意了,那就上路吧!给我拿下他们!”孟岱的粮食本身就运往一处黄巾较少的地方,而现在将管亥一行围住之后,再也无所顾忌。

  “老子就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黄巾渠帅杜远顺手掏出自己怀中的板砖,一飞砖丢在孟岱脸上,将之打了一个血肉横飞,然后从怀中摸出匕首,一个闪身出现在袁军士卒的身旁,连连出手,直接撕开了未成型的军阵。

  “真以为大爷好对付。”面有菜色的黄巾海贼管承掏出自己的叉子,朝着身旁的袁军士卒杀去,几个突突就将身旁好几个刚刚包围自己的袁军士卒斩杀了。

  “找死!”黄邵将自己从一个士子手上抢来的宝剑拔出,一个驴打滚躲过对方成型军阵的攻击,翻身跃起,一剑将对面数人枭首。

  江宫,瞿恭,李条,司马俱等人皆是掏出武器和对面一干士卒杀将了起来,虽说被军阵稍稍压制,但是任何一个以一敌十毫无问题。

  要知道能活到现在的黄巾渠帅,强的如管亥,周仓基本上只要一个契机就能进入内气离体,稍差一点的如廖化,管承,杜远这些基本上都快到了炼气成罡的巅峰,至于裴元绍,黄邵,江宫,甚至再差一些的黄巾渠帅基本上都进入了炼气成罡。

  孟岱那一千人围攻了差不多二十多个历史上有名有姓的黄巾渠帅,外加四十多没有留下姓名黄巾渠帅,也就是说一千个有没有内气都不能保证的杂兵,围攻了差不多七十个炼气成罡的高手,真当你们是鞠义率领的先登死士啊!

  一炷香不到,杜远将自己温养了好久的半截砖捡了来了,顺带将基本就剩一口气的孟岱拽着衣领拎了过来,丢给无伤的管亥,然后将自己的半截砖揣到怀里。

  “你们怎么可能这么强……”孟岱艰难的说道。

  “哈哈哈……”司马俱指着孟岱笑得都快流眼泪了,“你傻啊,你不知道黄巾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吗?要是没有一点实力,还不早就被灭了,我们黄巾现在至少有七十个炼气成罡的渠帅,就算是你冀州袁本初有战将数百员,但是炼气成罡以上的战将也不会比我们黄巾多!”

  “我们这些人都是在最残酷的战场,最残酷的环境下活下来的黄巾!”司马俱说这句话的时候,所有的黄巾渠帅也都心有凄凄,他们的生活环境太差了,所以他们才会奢求泰山的生活。

  司马俱说这话的时候管亥不由得出现了一抹挣扎,他们生活在最残酷的环境之中,战斗在最残酷的战场。

  我真的要那么做吗?百万黄巾的未来在我的手上,他们已经很悲惨了,难道还要继续悲惨下去吗?老有所依,幼有所教,耕有田,居有宅……管亥想起了廖化告诉他的泰山的生活。

  “大渠帅,你怎么又走神了。”一个细心的黄巾渠帅问道。

  “没什么,好多的粮食啊,中午给所有人饱餐一顿!”管亥回神过来大吼道,随即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然后整个围攻北海的黄巾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集体欢呼了起来,吓的原本就精神衰弱的孔融,更是惊惧了起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