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四百三十七章 水军职业餐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甘宁挥舞着大砍刀,以一种诸葛亮几乎看不清的速度将大鱼切开,丢到一旁的案板上,然后将脏腑全部倒入海中,另一边太史慈已经举着一个大锅跑了过来。

  “咔咔咔咔!”两人挥舞着自己的武器,很快就将大鱼的肢解成一块一块的,鱼皮也被直接拨下,丢下海去,这群人懒得洗了,省点事,而这个时候糜芳已经扛着一大缸清水外加一罐各种药材香料就冲了过来。

  “哗啦啦啦!”水往锅里一倒,调料一倒,半罐盐一倒,大块的鱼肉往空中一丢,大刀子一挥切成拳头大的一块,随后甘蓝将今天新磨的豆腐往里面一倒。

  “好了,这样煮到天黑就能吃了。”甘宁大砍刀用麻布一抹,然后再次背起来,对着诸葛亮哈哈哈大笑起来,“味道非常的鲜美,嘿嘿嘿!”

  “这是在做晚饭?”诸葛亮感觉自己的眼皮狂跳,这是在做饭?

  “哼哼哼,这种鱼晚上吃不完就继续炖,炖到明天,这大鱼炖豆腐还是不错的,有时候有虾的话,直接往里面一撇煮了也能吃。”甘宁嘎嘎嘎的笑道,看起来有些神经质,“吃这个和馒头当晚饭就行了。”

  “孔明,别看兴霸乱来,这家伙虽说不慎讲究礼仪,但是确实实打实的世家子弟,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那一套还是存在的。”糜芳看到诸葛亮有些犹豫于是笑着说道。“不说别的,这么煮来鱼和豆腐还是很好吃的,至少我感觉不错。就是做法有些诡异,也不知道是谁教的。”

  眼见诸葛亮依旧是不解,糜芳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晚上你吃了就知道了,这种做法看起来非常的豪爽不羁,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很好吃的,我们隔一段时间就这么吃一次。有时候兴霸会做烤鱼,那个真难吃了。”

  “这种做出来的好吃?”诸葛亮苦笑着说道。虽说他也没进过几次厨房,但是做饭不是这么做的吧,他印象中都是瓦罐熬点东西,这种能入味?

  “放心放心。晚上吃了就知道啦,味道还是不错的。”太史慈笑着说道,“曾经和兴霸连吃了二十天都没觉得难吃,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你们这么吃啊,没问题吧。”陈曦也走了过来看着那架在石台上的大锅,虽说这是他以前给甘宁的提议,但是这么吃真心没问题?

  “放心啊,我带头吃了这么久完全没有问题的,海里面能捞出的我都煮了一遍。那个甘蓝,给我那个钓上来的东西也丢进来。”甘宁指着正在拽麻绳的甘蓝拽上了海草藻类,“吃起来还是不错的。而且还能温养内气。”

  话说间甘宁就将海草丢到锅里面了,他做饭的方式就是如此豪爽,反正对于甘宁来说怎么往里面丢东西,煮出来的都是不错的,但是诸葛亮完全接受不能,这能吃?

  “……”陈曦无话可说。这种纯天然无公害的东西吃起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反正甘宁也吃了那么久了。差不多都快要作为水军的职业餐了,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陈曦总觉得有些心惊肉跳,大概是因为那种疯狂的做饭方式吧……

  甘宁将晚饭下锅之后,就带着陈曦去船舱里面见管亥,虽说对方是一个俘虏,但是在甘宁确定对方身份之后,管亥的食宿水平大幅度见长,基本上甘宁吃什么,管亥也吃什么的,之前被甘宁打发过来看管的士卒也被清退了,基本上管亥要跑随时都能跑,不过甘宁相信这么义气的哥们,肯定不会跑的。

  果不其然,甘宁下来的时候,关着管亥那个船舱的大门大开,但是管亥就那么躺在地板上完全没有想要逃跑的想法。

  “管亥,我来看你了。”甘宁唰的出现在管亥的身边。

  被人叫破姓名,管亥吓了一跳,来之前关羽就叮嘱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包括送他去夷州享清福的水军上将甘宁也不知道自己的姓名。

  劫后余生,大彻大悟的管亥在得知未来的大好形势之后非常庆幸自己的选择,自然对于关羽的要求那是全面接受,没有丝毫的推辞,一路行来没有和任何人多做交流,就等着关羽的安排,他可不记得面前这个有些面熟的汉子知道自己的名字。

  要知道关羽深感管亥的识相与义气,在管亥应下他的一众要求之后非常满意的表示,每一个黄巾渠帅他都会给找一个好下家,黄巾一众老弱也会安置好的,让管亥放心得去夷州养老。

  最重要的是关羽表示隔上几年将黄巾全面收服之后,他就能回来跟着他关羽混功勋,而且为了管亥放心,关羽还给管亥留了一个裨将的位置,等着他回来,更表示只要有自己一份功劳,就会给管亥算上一份,从管亥离开的那一天算起,这诚意简直是满满的,自然管亥对于自己当初的选择更是满意。

  而现在眼看着美好的生活就要降临了,只要隐姓埋名数年,他就能洗白成为大汉将军,而且挣功勋,混官职,努力的靠着军功获得侯位,封妻荫子,光宗耀祖,不想却被人叫破了自己的姓名,岂能如此!

  管亥一跃而起,第一时间准备将面前二人拿下,趁现在还无别人知道自己的姓名,将这件事遮掩过去,否则自己还活着这件事暴露出去,对于玄德公的基业是一种打击,尤其是在现在黄巾刚收,自己威望正盛的时候。

  “啪!”管亥也是当断则断的人物,尤其是关乎黄巾的时候,未有丝毫的犹豫,翻身跃起一个弹腿就踢向甘宁的脖子,不想却被甘宁用左臂架住,右拳直接朝着管亥的小腹打去。

  “噼里啪啦!”一阵爆音之后,甘宁微微有些狼狈的跳出战圈,而管亥也是向后跃去,然后双眼冷厉的看着甘宁。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管亥眼光凝重的看着甘宁,就这么一会儿交手,他就发现单凭拳脚功夫,自己要拿下对方怕是有些不容易,但是自己的身份又不能暴露,管亥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扫向陈曦。(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