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四百三十八章 法正父子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收起你的警惕吧,盯着我还行,这位就算了。”甘宁侧身将陈曦挡住,生怕管亥发狂朝着陈曦攻击起来,“玄德公的军师陈子川,你应该听说过吧。”

  管亥不为所动的盯着甘宁,依旧保持着戒备,他可不想因为一时大意被人拿下,他现在的身份很容易被人利用,一切都要小心谨慎。

  “我是甘兴霸你总知道吧,你呆在我船上,关将军总给你说过我的身份吧。”甘宁眼见管亥戒备,于是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

  “知道,关将军说如果真出意外就去找甘兴霸!”管亥点了点头说道,“但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甘兴霸,你怎么证明你是!”

  “我服你了!”甘宁有些傻眼,掏出自己的印信放在地上,轻轻推了过去,有些心疼的说道,“这是我海军总管的印信,全大汉朝就我这一个。”

  “我不识字。”管亥这个时候已经信了七八分,但是却依旧保持着警惕说道。

  “你想怎么办?”甘宁抓狂的问道,他第一次见到这种油盐不进的家伙。

  “关将军让你前往夷州,不过我现在有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帮忙,我们现在前往庐江,可能需要和人战上一场,希望你能搭把手。”陈曦在甘宁的肩膀拍了拍说道,示意甘宁让开,他往前走了几步,他估计管亥已经确定他们两个的身份了。

  “你们打不过?”管亥很明显愣神了一下问道。

  “不,只是不确定会有多大规模的战斗。以防万一罢了。”陈曦平静的说道,“当然管将军如果不原因,我们还是会按照关将军的军令将你送往夷州。”

  “能保证不暴露身份?”管亥询问道。

  “可以保证不会暴露。只要你自己不说自己的名字,在庐江那个没人见过你的地方,没人知道你是谁的,必要的话你可以用假名。”陈曦一挑眉,管亥如此说的话,那就意思是允许了,只是鉴于关羽的叮嘱担心身份暴露罢了。

  “好。那就说定,如果无有必要我不会出手。”管亥点了点头说道,然后对着陈曦和甘宁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两人离开。

  陈曦和甘宁穿过船舱之后,甘宁就开始一脸碎碎念了,“晦气,晦气。如此威猛的一个汉子。推三阻四的,真不像话,我之前还以为对方是义薄云天,不像见面之后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家伙,真是晦气,带他去杀人他居然还推三阻四。”

  “他身份特殊,由不得自己不小心,而且这和义薄云天没什么冲突吧。就之前在青州的表现也当得起信义二字了,别强求了。他这是在避讳。”陈曦笑着劝诫甘宁,虽说他也知道甘宁不会将这种事记到心中,但是宽慰一二,两人以后也好相处,陈曦可不希望因为自己一时好心,反倒做了坏事。

  “算了,算了,不管他了。”甘宁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碍事,“走走走,他既然允诺到时候必然会留心,这等人的信义还是需要认可的。”

  之后的时间甘宁除了下令所有人进行每日应有的训练,剩下的时间就带着糜芳一行人开始钓鱼,最后诸葛亮验证了一件事,用大钩子麻绳钓鱼在这一块地方比用钓竿丝线穿小虫钓鱼靠谱太多。

  刨除诸葛亮不满自己的钓竿钓不到鱼,换大钩子麻绳穿块肉钓鱼差点把自己给喂了鱼之外,下午诸葛亮玩的还是很开心的,当然差点喂鱼的诸葛亮,晚上吃鱼吃的更开心,该说是一腔的怨气全部撒到了鱼身上了。

  陈曦和诸葛亮在海上吃鱼的时候,华雄单骑已经飙到了北海境内,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一匹凑合的马速度还是很快的,要是赤兔的话,现在估计已经快到齐国境内了,这就是好马的优势,话说回来要是一行人,那速度怎么也不可能达到这么快了。

  “主公人呢?”该说华雄运气好还是怎么的,一路狂飙的时候居然遇到了正带着他爹探访民情的法正,一拉缰绳,直接停在了法正一旁,然后后面的灰尘直接迎面而来,将正在张口欢迎的法正弄了一个灰头土脸。

  “呸呸呸呸!”法正一脸阴郁,“华将军……”

  华雄面色尴尬,看法正的神情还有口气就知道有些恼怒了,不过这真的是意外。

  “爹,你慢点,这个是玄德公手下建威将军华雄。”就在这个时候法正他爹从马车里面探出身来,准备下马车,法正也就懒得计较之前的事情,赶紧上前扶住,然后向华雄介绍道,“这是我爹。”

  “子健见过先生。”华雄下马对着法衍一礼,还好法正他爹也是老来得子,看起来比华雄大很多。

  “好说好说,犬子顽劣,将军勿要在意。”法衍也看到法正的臭脸,一拍法正的肩膀,示意自己儿子跟对方搞好关系。

  “先生如此让我惶恐,孝直一直都是这样,有什么不满就挂在脸上,倒也不会忌讳的,我们都知道。”华雄眼见法正愤愤,躬身对法衍说道。

  “好了,我一把老骨头,能看到我儿子如此张扬的一天已然满意非常,我儿回北海坐镇吧,你爹我都看到你的本事了。”法衍慈爱的看了一眼法正,他儿子如此出息他已经很满意了,也不希望自己儿子继续丢下公务,打着探访民情的口号继续给他展示自己到底有多牛掰。

  法正扯了扯嘴,“爹,我真的是在探访民情,带您来也就是四处散散心,您就放心吧,不需要有人坐镇北海的,放心放心,最近没什么大事的。”

  华雄在一旁只感觉眼角抽搐,拍了拍法正,在法正不解的神情中将他带到一边,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全部给法正说了一遍,顿时法正的脸色一阵青白。

  “你没开玩笑?”法正颤抖着问道。

  “我跑了几百里过来给你开玩笑,你是二货吗?你不知道我在泰山练兵吗?”华雄无语的说道,“赶紧跟我回北海,我还要给玄德公将最近的事情述明,鲁子敬送过来的文书,九成都没送到,你真厉害!”

  法正黑着脸走到自己父亲的面前,扯了扯嘴角,做出一个笑容,“爹,我们回北海,您说的真对,北海真需要有人坐镇,我刚离开就出事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