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四百八十二章 李傕的烦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九江一战之后,周瑜调动的江夏水军跟在甘宁的水军后面,也不打,就那么远远地跟着,你停他也停,最后将甘宁一行追到长江入海口和甘蓝汇合,之后江夏水军才缓缓地掉头离开,甘宁和陈曦也长舒了一口气。

  每次看到敌方水军顶着统一的的云气,一大三小四个军团天赋甘宁和陈曦就感觉到一阵无奈,那种威严的军容,区区冷雾什么的根本没有效果,果然大多数的精神天赋除了附加的特殊效果,更多的都是为了出其不意。

  “终于走了,我还以为对方真要和我们打一场。”陈曦吐了一口气,扶着船沿说道。

  “江夏水军真够劲!”甘宁感叹地说道。

  “传令子龙和叔至回转徐州下邳,继续进行驻扎和练兵吧,徐州平原广阔,让子龙选拔士卒多多训练骑兵,最好在下邳和豫州,扬州交界的地方多多训练,让叔至也加强对于丹阳兵的训练,驻守徐州,小心戒备。”陈曦眼见现在已经安全,也就放心的命人去告知在岸边一直埋伏的赵云和陈到。

  “船只只是一部分的因素,但我们陆家会尽量做到更好。”陆俊对于江夏水军之前表现出来的军势也心有余悸,贼兵和正规兵始终是有着绝大的差距的。

  “士卒方面交由我来,那种精神上的压迫感,不愧是周公瑾特意选拔出来的精锐士卒。”甘宁回望着已经快要消失在天边的江夏水军。略有羡慕的说道。

  “江夏水军成军的时间很久远,而且周公瑾用击败黄祖之后接收了其中九成的的水军,又从中江夏水军和当时他带领的数千贼兵之中选拔出最精锐的八千水兵。并加以训练,若没有这个程度的话,我还要怀疑一下。”陈曦笑着安慰着几人。

  黄祖在水战上虽说是一员良将,可惜当初遇到的是周瑜,而且黄祖欺周瑜年幼,未将周瑜放在心中,不想却被周瑜大败。随后恼羞成怒,更是屡战屡败。周瑜一鼓作气,未给黄祖喘息的机会,直接将之斩杀!

  整个江夏水军在那数次战斗之中损失并不大,只是死了主帅。大部被周瑜接收,选拔完精英,然后将其他的士卒劝退到长江水匪之中,周瑜靠着这种方式握住了大部分的长江江匪集团,孙策军实际的势力才开始了膨胀,否则的话,空口白话,周瑜也控制不了长江。

  “哼,先让他得意几年。我甘兴霸过几年还要来长江上和他一决雌雄!”甘宁望着天边几近消失的江夏水军冷笑着说道,周瑜的军势让他艳羡,所以他也打算朝着那个高度去靠拢。

  “就要有这样的气魄。加油吧,兴霸,需要什么到时候我会给你一定的倾斜。”陈曦笑着说道,“我们的水军怎么也不能比他们孙家弱是吧。”

  就在陈曦在给鼓舞甘宁的时候,司马朗已经穿过了河内老家来到了汉朝当前的帝都——长安。

  望着那血迹斑斑的城墙,司马朗不由得有些苦涩。城墙下层那片黑红的血迹,已经有些斑驳不清了。但是司马朗依旧明白,那就是司徒王允跳下去的地方,一个让天下忠贞之士每每想起不由得心寒的地方。

  我们司马家也曾效忠这个王朝,这个强盛无比的王朝曾经马踏天下,可惜最终还是逃不过日中则昃,月满则亏,免不了一步步的沉沦,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出现的会是光武还是王莽。司马朗默默地想到。

  司马朗驾着马车掏了进城钱,然后用拜帖进入了李傕的府邸。

  “河内司马朗见过车骑将军。”司马朗带着一抹微笑让李傕感觉到了那迎面而来的善意。

  “坐坐坐,司马贤侄不必拘礼,令尊可好。”李傕笑盈盈的命人赐座,“不知贤侄不在河内进修,来这长安可有要事,说来我们有数年未见了,当初董相尚在,如今,唉!贤侄可愿为官,我这车骑将军府恰好少了一个司马。”李傕一语双关的说道。

  说来当年董卓还在的时候和司马家并没有什么太深的瓜葛,甚至当初的董卓还想收拾司马家,结果见过司马朗之后,触景生情想起自己已经死了的儿子,心中感叹无比就没去找司马防的麻烦,反倒照顾了一下。

  “多谢将军抬爱,伯达不甚感激,现在我已经进修完毕,承蒙将军不弃。”司马朗拍了李傕一个马屁,“不过我此次前来长安还有一事请将军协助?”

  “说来听听。”眼见司马朗答应,李傕心下一喜笑着问道。

  “我二弟司马仲达,年方十五,外出游历,丢了……”司马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恰到好处的脸红了一下,“还请将军帮忙找寻一下。”

  “哈哈哈哈,区区小事,包在我身上。”李傕大笑道,“放心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如此多谢将军。”司马朗俯身一礼,然后起身开口道,“朗之前入门,观将军神色阴郁,想来心有烦忧,可否说之一听,朗曾听人言,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将军若是信得过可以说出来,我和将军合计合计,说不定触类旁通之下,将军会有新的想法。”

  李傕想了想,觉得司马朗此言有理于是开口说道,“唉,伯达你是不知道,这司隶残破,再加之之前多动刀兵我们手上的粮食不多了,阿多,樊稠,老张都问我要粮食,可是我那里有粮食给他们啊!”

  李傕详详细细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司马朗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原本有董卓搜刮下来的大量余粮,西凉兵到处搜刮搜刮日子还能过活。

  可惜和马腾一场耗时持久的对峙花费了太多的粮食,坐吃山空之下,原本的粮食已经不多了,可是让李傕裁减手下的西凉兵,这种事情绝对不行,但是不裁减的话,粮食都不够。

  “原来是这般,那不若和马腾议和?”司马朗试探道,“此法虽说有损体面,但却是最快解决的方案。”

  “怕是不行,马寿成和韩文约两个混蛋现在是咬牙撑着要将我们拖死!现在就看谁忍不住!”李傕以一种极其不爽的口气说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