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五百零二章 你很重要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你到底是谁。”握着枪的壮汉跃下房顶,出现在陈曦和道士的中间,低沉的询问道。

  “跟你一样,都是来保护他的,不过比你晚到一段时间。”道士平静的说道,“陈侯,你的精神天赋我们已经确定了,所以我们这些化外之人,虽说以修仙访道为重,但是保你一命却是必须的。”

  “哼,没记错的话,你们之中可有不少不听指挥的家伙!”持枪的壮汉盯着对方,微微躬身说道。

  自从童渊那边收到关于陈曦精神天赋的消息,再三确定之后,就将他手下最大的牌,他师弟韩琼丢出来了,话说这还是因为他现在还没缓过来,否则来的绝对是他。

  韩琼虽说不如童渊武艺高强,但是也弱不到哪里去,作为最早一批突破到内气离体的顶级高手,就算不靠秘术,绝学,纯粹对砍,吕布要砍死韩琼也不是很容易,更何况他有大堆的秘术,正因为这样,韩琼一路跟随着陈曦,硬是没让陈曦发现。

  同样那名道士也是一样,不过他更嚣张,东莱海边在看到正在上船的陈曦,原本打算回山念经的南华直接熄灭了原本的想法,因为他在陈曦身上看到了飞升的希望,正常渠道飞升不了,大功德举霞飞升总行了吧。

  其实一开始南华总觉得自己做了错事,让凶兽横行,让武者太强,让天下大乱,但是在见到陈曦之后,南华发现。其实他一直都想差了!

  南华在见到陈曦的那一刻悟了,福祸相依,诞生了不少凶兽。但是不也诞生了一个能缔造数十年太平盛世的少年,只要自己保护对方安全的成长下去,大汉朝风调雨顺近百年,数千万百姓的衣食无忧,绝对是功德无量!到时候只要给自己分润一点,这不就飞升了吗?

  之后南华直接什么话都没说,就那么跟着陈曦。不插手任何任何的战争,只保护陈曦,他的任务就是将任何能威胁到陈曦的攻击全部造成意外偏离。这也是为什么整个长江水战,陈曦连个弓箭都没见。

  “陈侯,不用管我二人是谁,你只要知道我们是来保护你的。而且你可以放心。我们对你没有任何恶意,虽说我不太喜欢这个家伙,但是以他的实力对上刘玄德麾下任何一名武将都不会吃亏。”南华也是看到了陈曦眼中的犹疑开口说道。

  “半年前你就跟在我身后?”陈曦皱着眉头说道。

  “陈侯的感觉真的很强,我有数次都差点被发现了。”持枪的壮汉笑着说道。

  陈曦不由的一皱眉,就这一句话,陈曦就知道这位的恐怕是顶级高手,他的感觉非常敏锐,想当初左慈那次。虽说有左慈的大意,但是不可否认陈曦的感知能力。

  “怪不得我有时候总觉得有人跟着我。弄得我疑神疑鬼。”陈曦没脾气了,这等跟了他半年的高手,真要杀他的话,早就死了,甚至要杀他,他根本都反应不过来,不过由此也确实能看出对方没有什么恶意。

  像法正这等顶级谋士所积蓄的精神力非常庞大,如果正面对上关张这种顶级猛将,全力将所有精神意志塞到对方的大脑中,绝对是法正死,对方要么死,要么意识崩溃,陷入疯狂,但是话说回来,有哪个内气离体会向当初华雄跪在李儒面前完全不反抗,远远一道刀光就能解决的事情好不。

  “不过陈侯,我们只保护你,平常也不会出现。”南华看着陈曦说道,“我们是义务保护你,不需要任何东西,但是也只保护你。”

  “嗯。”陈曦点了点头,“这一点我知道了。”

  “老道士,既然你也来保护他,那我问你一个事儿,于吉能杀吗?他是一个危险分子,我们闲散武者已经统一意见,先要弄死他,我们不想和你们发生大规模冲突,所以提前问一句!”眼见陈曦已经不再戒备,韩琼眼中闪烁着寒光询问道。

  “于吉?那家伙要是对别人出手也就罢了,但是他要是敢过来,照杀不误!”南华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于吉那家伙要真的为了尝试崩坏大势,过来弄死陈曦,南华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别说以前也就是打个照面,就算是熟人也是照杀不误!

  “那就好!”说完韩琼一个倒跃,半空之中便消失掉了,随后空中传来一句话,“陈侯且安心,我若离开必然会给你通知,并且绝对会有人前来接替我的工作。”

  陈曦有些傻眼,对方直接消失了,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不由得望向身旁那个道士。

  “陈侯,我出现只是让您印证一下,并且也是为了避免以后可能出现的误伤,我和他并没有见过面。”南华望了望某一个方向说道,不得不承认人老成精,蹲在那个角落的韩琼气息还有心跳几乎已经完全消失了,整个人就像石头一样,而诸葛亮在韩琼消失的瞬间展开了精神天赋,却也没有感知到对方在哪里。

  “我这么重要?”陈曦好奇的问道。

  “非常重要,按照这么发展下去,您会拯救万民,功德无量。”南华极其郑重的行了一礼,然后默默地消失掉了,只留下四人面面相觑。

  “咳咳咳。”陈曦接连咳嗽了数下,将其他三人的注意力拉了回来,神色有些不自在,“我自己都不知道居然真的有人在暗中保护我。”

  “这本就是自然之事,你不明白你的精神天赋对于天下人来说有多重要。”坐在台上的老头平静的说道,“你对于百姓来说太重要了。”

  “说的我有些像是吉祥物了。”陈曦苦笑着说道,“算了说点别的吧,我不想研究我有多重要。”随后一拱手找了一块石凳坐下,也不讲究什么礼仪了。

  “陈侯随意吧,子家出来吧。”老者对陈曦笑了笑然后对着里屋招呼道,很快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小孩走了出来,跪坐在老头的旁边。

  “这是您孙子?”陈曦好奇的问道。

  “卢子干之子,卢子家。”老头摇了摇头伸手一指小孩开口说了一个名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