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五百一十七章 还是人不够多啊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陈曦带着诸葛亮还有卢毓来到内院,诸葛亮自然而然的拐到自己的房间,至于卢毓,陈曦只能先让其在客房休息。

  “见过老爷。”陈曦回来之后,一片莺莺燕燕的问候声,整个内院别的不多,就是侍女多。

  “陈芸,呆在家里还习惯吗?”陈曦看着有些无聊的陈芸无奈的问道。

  “见过老爷。”原本做出一副看书,实际上正在发呆的陈芸一惊,发现是陈曦之后赶紧站了起来。

  “问你话呢,在家里带着还习惯吗?”陈曦询问道,可别真被繁简欺负了。

  “回老爷话,在家里很好。”陈芸低着头说道。

  “这个给你。”陈曦将一个玉牌递给陈芸,“有这个你可以随意进入内外院,简儿不会管你的,她只是有些无聊,喜欢做什么就去做吧。”

  “多谢老爷。”陈芸接过玉牌之后盈盈一礼回道。

  “我书房是谁烧的。”陈曦询问道。

  “糜家小姐和甄家小姐晚上在您书房找东西,不小心将油灯忘了,您的书房我们这些侍女不能进去,等着火之后我们才发现的。”陈芸低着头说道,未曾有丝毫隐瞒,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还是知道的。

  “哦,我知道了,简儿真是的,你以后要查阅什么书的自己去拿就行了,只要不烧了我书房就行了。”陈曦哪里能听不出陈芸的意思,笑了笑回道。

  “子川!”陈曦刚刚想躺着休息一下。外院已经传来的刘备的声音,刘备到访,陈管家肯定拦不住,不过刘备也是有趣,从来不会踏足陈曦的内院。

  翻身跃起,陈曦嘀咕了两句,就朝着外面走去,而陈芸也端着茶水点心朝着前院走去。

  “玄德公,好久不见啊。”陈曦和刘备一照面笑着说道,他现在面对刘备的时候已经越发的随性了。

  “子川看起来精神不错。华医师说的不错。你就是身子太虚了,哈哈哈。”刘备大笑道,最近已经有些朝着流氓发展的趋势了,“之前去接你。结果我到了之后。等了一会儿发现你没来。我就估计你偷懒直接跑回家了。”

  “什么叫做偷懒,明明只是按时归家罢了。”陈曦笑着辩解道,“不过劳烦玄德公了。”

  “你这家伙。”刘备无奈的晃了晃头。“这位就是演白素贞的那个陈芸吧,确实有一股出尘的气质。”

  “奴婢陈芸,见过镇东将军。”陈芸赶紧施礼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陈曦对了陈芸摆了摆手说道。

  “玄德公此来可是有急事?”在陈芸离开之后陈曦给刘备倒满一杯茶水之后询问道。

  “急事倒是没有,只是子敬说你如果再不去政务厅他会跟你拼命的。”刘备一脸笑意的说道。

  “不是吧,子敬这么弱啊,不是还有文和、文儒、子扬、公佑、宪和、仲豫、叔治、公熙、汉谋、伯然他们吗?”陈曦撇了撇嘴说道,“这么多人什么事搞不定?”

  “公佑在搞建设,宪和和威硕在弄开府建衙的礼仪,仲豫和伯宁在改良法律,叔治要操作子敬的计划,公熙被我派往了青州,子龙走后汉谋彻底不能动了,伯然刚刚投降,根本不熟悉我们的工作方式。”刘备苦笑连连的说道。

  手下的人是够多,也够强,但是架不住陈曦走的时候就给所有人找好了事情,压根没人做完好不。

  “文和和文儒,子扬呢?这三个在就能玩转了啊!”陈曦不解的问道。

  “子扬刚刚从青州回来,文儒昨天才从徐州回来,文和的话,文和说他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为了避免出错所以就没有去。”刘备想起刚刚处理完一州之事的李优两人无奈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啊!”陈曦先是一愣,随后直接开始拍桌子,“贾文和这家伙偷奸耍滑,先把他抓去处理政务,他居然无视子敬的辛苦!”

  “……”刘备看着在自己面前装死的陈曦一种无奈不由得升腾而出,“算了,回头再找文和的问题吧,我是来找你的。”

  “要不我派个人过去帮忙如何,这个人不会比我差太多的,而且跟子敬一样勤劳。”陈曦无奈地说道,天知道怎么突然一帮子强人居然都不够用了。

  “孔明?”刘备扯了扯嘴说道,当初法正就是被陈曦逮住,然后有什么事情就让法正做,美其名曰磨炼,虽说法正现在各方面确实发育的极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刘备总有些不忍心。

  “只有他了,反正他也到了该接触政务的时候了,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好好学习一下吧。”陈曦一副为诸葛亮考虑的神情,实际上以刘备对于陈曦的理解,对方完全就是想要偷懒。

  “也行,你不想处理政务也可以,那不久之后出征兖州,救援黑山军就由你率领翼德,子健如何。”刘备点了点头看起来颇有无奈的认可陈曦的推举,之后不等陈曦面露笑意,话锋一转,将另一件事推给陈曦。

  “咳咳咳,那还是算了,我觉得我还是呆在奉高思考一下如何安排陆家的事情吧。”陈曦咳嗽了两下,毫不犹豫的推掉了自己率军出征这件事,他这一年在家里呆了几天?除了过年的时候在家,其他时候一直有事好不。

  “陆家,你已经将之安排在驿站了,而且陆伯言也已经拜你为师了,陆家也算是彻底绑在我们身上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做就可以了,晚上给你和陆家接风,顺带将这一段时间的事情让子敬给我汇报一下。”刘备淡然地说道。

  说实在的刘备现在并没有感觉到陆家的重要性,随后有陈曦和鲁肃等人灌输的东西,但是身处北方的刘备对于战争的认识依旧停留在铁马金戈的陆战,对于以后将要面对的水战完全无认识。

  大概赤壁之前的曹操也是这么一个状态,想来刘备如果没人点拨,估计在吃第一次大亏之前也不会认识到这一点,没办法,这就是南人和北人认知的差别。

  “难不成,子敬这么长时间就没有给玄德公汇报这一段时间工作的进程?”陈曦不解的问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