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五百三十章 鞠义将至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华雄接到杜远汇报的时候,他已经将颜良打的七零八落,虽说只有对方一半的兵力,但是一连串的攻击调度已经将颜良打的头晕目眩。

  三千人的队伍,先登吗?打到这种程度也不可能说撤就撤了,不若吞了颜良,囤积气势和鞠义一战,我倒要看看那先登死士到底有何等的精锐!华雄心下一横,毫不犹豫的下达了调令开始变阵,大力绞杀颜良,在得知自己的对手是先登的时候华雄反倒放松了一截。

  颜良接连斩杀十几名溃逃的士卒之后,总算是稳住了局势,不过华雄手下的精锐步卒组成的三五人一队的绞杀队形,让颜良勉强搭建出来的防线时不时崩溃一块。

  “骑兵绕后!”颜良大吼道,就算他再怎么愣,但是到了现在他也能看出来他和华雄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颜良眼睁睁的看着他那绕后的两千骑兵没有翻出一点浪花便被猛然从马蹄之下跳起来的刀盾手斩于马下,这种悍不畏死的勇气让颜良越发的心寒。

  这种肃然无声的军阵,锋锐的绞杀切割着颜良的军队,而周遭围绕着的一千余骑兵,时不时抓住机会将颜良手下的步卒切割掉一部分,随后华雄的士卒围上来轻而易举的将之绞杀。

  这种整洁而又严明的攻击方式,就像是小矬子一样,一点点的将颜良的大军挫散,挫没。不论颜良如何去反击最后都像是撞在山崖上的海浪一般。

  “顶住!”颜良咬牙冲锋在前,奋力的斩杀着华雄军的一干士卒,可惜被云气压制的他。面对一群用长枪远刺的华雄军却也只能勉强支持。

  “变阵。”华雄做了一个动作,帅旗几个摆动,整个军团麾下的士卒快速的调动了起来,那种快速的穿插让原本已经麻木了的颜良产生了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很快华雄麾下的士卒结成了一个空心圆,而颜良的数千人马则被这个空心圆伸出来利刃切割的零零碎碎,仅仅一个时辰的战斗,原本约有一万步骑的颜良军已经躺下了五分之一。还有两成则已经溃散的不知所踪。

  华雄快速的调动着云气,一轮圆润的红玉色光圈浮现在整个大军的上面。随后穿插在颜良军的华雄士卒实力大幅度的提升,这种恐怖的变化让被包围在中间的颜良心中一寒,他第一次知道华雄居然有如此手段。

  华雄看着那无比接近自己内气颜色的云气,心中升腾出一种莫名的感觉。那就是如果云气的颜色和他的内气完全相同的话,可能会出现新的变化。

  “杀!”华雄一声大吼,外面圆弧形的包围圈猛地一散,散裂开来的士卒组成一个个小小的三角形朝着阵中的颜良军杀了出去,霎时间如同水银泻地,原本已经被穿插的零零碎碎的颜良军,直接分崩离析。

  “收缩军阵防御!”颜良大声的咆哮道,颜良军还能听懂指挥的士卒拼命的靠拢在一起,他们知道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杜远。你去看看孙岩他们如何了,只要再拖住一刻钟,我就能斩杀颜良!”华雄回身望了一眼杜远命令道。他手下的兵卒如同预料的一样已经打出了气势,对于颜良军发动的攻击也越发的凶狠。

  还不等杜远上马,华雄已经看到有一条黑线朝着自己这边涌了过来,顿时心神一怔,而颜良那惊人的眼力也看到了鞠义那杆大旗,顿时一扫胸中的颓势。大吼道,“全力反击。援军来了!”

  时间倒退到孙岩等人朝着鞠义冲杀过去的一刻,孙岩三人领着一千五百西凉铁骑如同风一般高吼着朝着鞠义冲杀了过去。

  距离太远的时候孙岩等人还不知道对方是先登死士,但是等扑过千米之后他们已经看到了那一杆大旗。

  不过这个时候西凉铁骑的速度已经飙升了起来,对于鞠义并没有多少畏惧,以前多是道听途说,西凉铁骑本就是天下第一等的精锐,孙岩等人自然不会对于先登有丝毫的畏惧,相反他们更想灭掉这一支队伍!

  “全速前进,前排刀斧手散开,中路弓箭上弦,两矢之后全力拼杀灭掉对方!”鞠义神色冰冷的说道,进入战争状态的他,绝对不会被怒火和傲慢充满大脑,只会以这种冷静的姿态应对所有的情况。

  “哈哈哈,小崽子们,看本大爷教你做人!”孙岩大吼道,他已经看到那些因为恐惧而凌乱散开的步卒,也看到了大旗之下的鞠义,先登不过如此!

  西凉铁骑如风一般狠狠地冲向了先登死士,在对面举弓的那一刻,西凉铁骑的每一个成员平静的俯下身躲在了马脖子后面,连续两拨箭雨,孙岩虽说中了一箭,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一千五百人只有区区几十人落马,剩下的就是凿穿对面,让他们见识到西凉铁骑堪称无敌的冲击力!

  “每一次见到这种战斗方式都让人感觉到兴奋,当年在凉州见证的西凉铁骑,不过到此为止了!”鞠义冰冷的看着冲杀过来的西凉铁骑,手下射完两拨箭矢的先登死士握着刀直接朝着对面的铁骑冲杀而去。

  “去死吧!”杜胜大吼着一马当先准备杀进去,却猛地感觉到身前一空,然后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滚落地面之后翻身而起的那一刻,他看到自己身后的铁骑大量的摔倒,还不等他发出难以置信的呼声,身上包裹着丝丝血气的先登已经朝着他发起了攻击。

  “速速灭掉他们!”鞠义冰冷的命令道,西凉铁骑确实是拥有无敌冲击力的骑兵,但是那种冲击力连他们自己都无法承受。

  先登死士悍不畏死,根本无惧西凉铁骑踩向他们的马蹄,那些散出去的士卒蜷缩着身子等待着骑兵的到来,睁大着眼睛闪过第一次攻击之后,狠狠地斩断铁骑的马腿,然后落马的士卒就算没有摔死,也很难再站起来。

  而后面的西凉铁骑因为过强的冲击力根本无法刹住,整个冲击阵型一阵混乱。

  早一步做好准备的先登死士在丢下弓箭,提着大刀越过第一排的马尸狠狠的杀向了已经因为前排倒下,整个军阵混乱不堪的西凉铁骑。(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