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五百六十四章 柔性内气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左右两寨埋伏好的骑兵,在前营箭雨落下的那一刻全体翻身上马,吼着号子朝着营外冲杀了过去,一个大包围圈正在成型。

  “快撤!”张辽拼命打飞正面射来的箭雨,但饶是如此在接连击飞数根床弩弩矢之后气力衰竭挨了几箭,不过好在张辽实力雄厚,将箭矢拔下压住伤势,催发内气率领麾下将士斜插着朝着关羽营寨背离的方向杀出去。

  “来了就不要走了!”关羽浩浩荡荡的声音传递了过来,那话语之中的威势甚至让张辽手下的精锐升起了恐惧之心。

  张辽根本没有回话,望着关羽的方向升起了一丝忌惮,银灰色的内气不断地注入到长枪之中,但是却没有明显的光泽散发出来,只在长枪内部凝结出一股银灰色的细丝。

  “接我一招!”关羽大吼一声,青龙偃月刀在手狠狠地斩下,一道百米长的青色光刃直接砍了出来。

  “给我开!”张辽的在看到关羽那道巨大的光刃之后,手中的长枪猛地一扫,无数细丝猛然爆炸出来,疯狂的撞击在关羽的光刃之上,硬生生在关羽那一击临身之前将之拨开。

  “咚!”一声巨响,关羽那道光刃直接轰在了空地上,直接切出了一条百多米长的大坑,

  “走!”张辽()已经注意到左右两营杀过来的骑兵,当即再无战心拨马朝着来的方向撤去。

  “将军威武!”周仓第一时间大吼道,而那些为了诱导张辽什么都不知道的前营士卒,也在周仓的一声大吼之中反应了过来。紧跟着周仓大吼道,完全没有一点的骚乱。

  “咦!”关羽吃了一惊。他见过闪开自己攻击,见过硬挡的。也加过实打实对磕的,但是像张辽这种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命令李富,陈闯他们追击二十里,没有斩获就退回来。”关羽朝着周仓命令道。

  “有什么问题吗?”郭嘉好奇的问道,他对于内气的了解都是皮毛和关羽这种程度比起来,完全不了解之前是怎么回事。

  “对方居然是柔性内气,这是我见过唯一一个柔性内气的武者。”关羽皱着眉头说道,虽说柔性内气好处很多,但是有一点所有的武者都知道。柔性内气不适合战斗,攻击力太差。

  “哦?”郭嘉虽说不了解内气,但是也明白刚柔之分,所谓的刚性内气,说白了就是打架专用内气,柔性内气那纯粹是用以养生的,战斗不行。

  之前开口那声音,听起来有些像是同乡。关羽皱了皱眉头,多少年了。自从他杀人之后就一直没有回过河东解良,至于乡音,十几年了。

  张辽是来得快去的也快,一千狼骑一个照面落马了一半。虽说落马并不代表死了,但是当周仓率领着校刀手冲上来的时候那些落马的并州狼骑根本没有多少挣扎的能力便被周仓全部擒拿。

  陈闯、李富几人率领着两千骑兵一路追杀,但是和张辽率领的狼骑距离却越拉越远。最后在追击了近二十里几人直接放弃了追杀调转马头回归营地了。

  张辽回望着撤退的关羽麾下,他已经稳住了麾下的士气。本来还打算再行进一段距离,将后面参差不齐的追击队伍拉长。然后给来一个回马枪,好好报复一下之前的一箭之仇,不过对方居然在队伍刚刚被拉长的时候就调转了马头。

  张辽一边降低行军速度,一边清点人数,命无伤者给受伤的士卒进行包扎,然后派出探子四处探查以避免被关羽偷偷包围。

  “将军,敌军应该已经撤退了,看起来并不想追杀我们。”张兴低着头对张辽回复道,之前他还在调侃关羽的弱智,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弱智。

  “缓缓行进,带上伤重的战士。”张辽面色苦涩的说道,打了这么多年仗,第一次遇到这种对方的毛都没摸到,自己就被打残了,而且还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若非之前火光闪耀,让他看到对方箭簇反射的乌光,估计连他自己也要栽在那里了。

  张辽给那些重伤的士卒每人注入一道内气,先保住他们的性命,柔性内气就这一点很好,养生治疗都有很不错的效果,不过巨低的战斗力很容易被砍死。

  张辽一边行进,一边思考自己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结果不论他怎么思考也想不通怎么会被人发觉,要知道他的时间,埋伏地点,谨慎程度都没有任何的问题,这就让他非常的不明白了,怎么可能会发觉?

  “晚上保留正常的巡营和暗哨就可以了,他们不会再来了,人数太少了,不是谁都有甘兴霸那种不正常的思维。”郭嘉在张辽逃走之后对着关羽说道。

  “甘兴霸……”关羽皱了皱眉,虽说他不是很喜欢吊儿郎当的甘宁,但是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甘宁这家伙的胆魄绝对不正常。

  “那家伙是我见过胆子最大的了,而且将军最好不要小看对方,吊儿郎当只是他的伪装。”郭嘉仰头笑着说道,然后一转身就打算回自己的帐篷休息了。

  那何尝只是甘兴霸的伪装,我不也是吗?不过当伪装成为习惯又有谁知道,甘宁靠的不是直觉,而是真真正正对于战局的把握,他的大局观很好很好,可惜却不愿意显露人前,总是装成二货,让人放心。郭嘉默默地想到。

  对于甘宁,郭嘉的评价也很高,他仔细看过关于甘宁的情报,他发现一个很好玩的地方,甘宁的行为与其说是无脑乱来还不如说每一步提前做好了预测,只不过在那种凌乱的大局上,甘宁每次作战都像是乱来。

  至于这一次的将领,从之前俘虏哪里得到的情报,对方是张辽,以前听子川,文儒他们提起过,这个武将不错,比起之前子川和文儒他们所说的丝毫不差,对于战局的把握也是极好,直觉也很好。

  郭嘉暗暗地对张辽进行评价,不过由于没有看清张辽是怎么判断出埋伏的,郭嘉也只好先将之归结于直觉。(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