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85章 交代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宫煜仙原本目含怒色,但瞬间便被“冰夷神功”给转移了注意力。云澈马上道:“是!倾月带弟子前往了冰夷神殿,有幸见识了冰云先祖留下的冰夷神功,经过一日参悟,略有小成。”

  一日参悟……略有小成……

  冰云仙宫千年以来,除了夏倾月,可是从未没有人能练成冰夷神功!而纵然资质和悟性高如夏倾月,也耗费了数月的时间才堪堪入门!

  而云澈……居然仅仅是一天的参悟!

  宫煜仙不禁震惊的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时,大片的冰云弟子从四面八方赶来,视线中顿时雪衣飞舞,如飞聚而来的白色蝴蝶一般……如果是诸如萧宗、焚天门这等宗门,被惊动之下那是气势惊人的黑压压一片,让人胆战心惊,而放在冰云仙宫,那简直就如百花齐放,美不胜收,让作为罪魁祸首的云澈愣是感觉不到半点危机感。

  “宫主,师父师伯师叔……发生什么事了?”夏倾月脚踏冰纷雪舞步,带着一阵寒风来到了宫煜仙身侧,她看了一眼云澈,又看了一眼楚月璃等人的衣着和满脸寒霜……再加上后面的冰云寒潭,她一下子就猜到了什么。

  “哼!倾月,你今天可要好好看清你当初执意要嫁的这个男人,他竟趁着夜幕,来到这冰云寒潭偷窥我们洗浴!简直卑鄙下作到极点!”楚月璃紧凝月眉道。

  虽然大部分的冰云弟子都隐约猜到了什么,但听楚月璃直接说出,少女们的惊呼声依旧连成一片,一双双美眸更是夸张的瞪大……云澈不但偷窥洗浴,居然偷窥的还是冰云七仙中的六人!

  少女们的目光充满着惊讶、冷漠、鄙视,甚至还有杀气,云澈直感觉自己比窦娥还要冤枉(窦娥又是什么情况),他无奈又无力的道:“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根本不知道冰门之后居然会是一处寒潭。”

  夏倾月芳唇轻咬,上前道:“师父,还有各位师叔师伯,云澈他虽然做事会有些鲁莽不羁,但弟子保证,他绝对不是那种会去故意偷窥女子洗浴的卑劣之人,弟子相信云澈只是无意间为之,还请师父与众位师叔师伯息怒。”

  “就算他不是有意的又如何?”慕容千雪愤声道:“他用眼睛玷污了我们的身体,这已是事实……而且,他还偷学了我宗的冰夷神功!这等行径,更不可饶恕。”

  “好了。”宫煜仙一抬手,终于出声:“冰夷神功一事,你们无需激动。你们难道没从云澈的身上,感觉到‘冰云魂晶’的气息吗?这件事,原本要明日在宗门大会上公布,事到如今,也不得不提前告知你们……就在今日,云澈已正式成为我冰云仙宫的弟子,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男性弟子。”

  “啊!?”

  “这……宫主,你说的……确定是真的吗?”

  “我宗门规第一条,便是只收资质极高的女性弟子,为什么要招收一个男性弟子?难道是因为倾月?”

  “你们不用多说了,也没必要妄加揣测。”宫煜仙道:“这不是我的决定,而是太上宫主的决定。太上宫主如此做,也绝非一时冲动,更不是藐视门规,她有着极其重要的理由,这个理由是什么,我无法说予你们,你们也不要再追问。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个理由极有可能关系着我冰云仙宫的未来。”

  太上宫主封千悔虽然已不问冰宫之事多年,但她依然有着冰云仙宫最高话语权,她决定的事,纵然与门规相悖,也自然不会有人再反对。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着深深的惊讶和无法理解。

  冰云仙宫以后……真的就这么多了一个男性弟子?

  “云澈既已入我冰云仙宫,也自然可修习冰夷神功。”宫煜仙转过身来,目光扫过闻声而来的冰云弟子:“这里并无什么大事,都退下吧,明日十时,不要忘记主殿的宗门大会。”

  宫煜仙命令之下,冰云弟子们顿时散开,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不过楚月璃她们的怒气自然不会就这么消除。慕容千雪剑指云澈,冰冷的道:“他虽然已是同门……但他刚才对我们犯下的事,和他是否是冰云弟子无关!就算他是太上宫主看重的人,今日也必须给我们姐妹一个交代,否则,我们姐妹今后将难以心安。”

  这种事,放在任何正常的女人身上都绝难接受,何况她们还是视冰清玉洁超过生命的冰云七仙。夏倾月相信云澈是无意的,但他虽然无意,犯下的却是天大的错误,而且同时冒犯了整整六个冰仙。她只能再次为云澈求情道:“师父师叔师伯,弟子知道云澈这次犯下大错,但这件事,弟子可以保证他是无心之过,也请看到他是弟子……夫君的份上,能饶恕他这一次无心之过……或者,轻为责罚……”

  她转眸看着云澈,用很轻很急的声音的道:“你还不快向六位师叔伯认错。”

  云澈满脸无辜的嘀咕道:“我已经认过错了,但是不管用……”

  “好了!”宫煜仙重重出声,看着云澈,一筹莫展。冰云仙宫历史上,虽也曾偶尔接待过男客,但从未留过任何男性在冰宫中过夜,所以也从来没发生过冰云弟子身体被男性眼睛玷污之事,再加上太上宫主对云澈的看重,以及她今天所说的那番话,让宫煜仙头疼无比。就如慕容千雪所言,今日若无交代,她们必定难以心安。若要责罚云澈,又该怎么处罚?如此大错若是责罚轻了,明显是偏袒,若是重了……以云澈的刚烈性子和连她都无法压制的实力,根本无法预料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云澈!”宫煜仙严厉的道:“今天的事,我也相信你是无心之过。但错就是错,纵然无心也大错铸成!我冰宫女子视贞洁胜过生命,此事绝不可就此作罢……你虽然不需要真的以命赎罪,但负荆请罪也好,在其他方面补偿也好,你必须做出让她们渐消怒气的交代!我相信你作为倾月的夫君,又被称作苍风第一人,定然会有这样的担当!”

  云澈缓缓吸了一口气,微微一想,道:“宫主教训的是,弟子虽然一直在为自己的无心辩解,但却也着实伤害了六位仙子……那么,弟子可在短时间内,将六位仙子的所有玄关全部打通,成就天灵神脉……不知这样的补偿,可否足够?”

  “你说……什么?打通全部玄关?成就天灵神脉?”云澈的话,让宫煜仙霎时间满脸震惊,几乎以为自己听错。

  “这怎么可能!宫主,他分明是在信口乱语!玄关后天极难开启,就算是冰云先祖都只开到三十七玄关,天灵神脉更是千年难遇,他怎么可能做到!他的这种话,根本是在故意欺蔑我们!”

  “不是的!”夏倾月马上道:“弟子可以作证,云澈的确有这样的能力!因为弟子身上的所有玄关,就是云澈给打通!他并没有在说谎。”

  “什么?”楚月璃一脸震惊:“当年,你说的那个‘奇人’难道竟是……”

  “是!就是云澈。”夏倾月认真道:“请师父原谅弟子当初的欺瞒。因为弟子那时已答应云澈不泄露此事。但云澈可通玄脉的话千真万确,弟子的天灵神脉,便是他所赐予,而且时间只用了短短三天。”

  云澈很直接的接过夏倾月的话,满脸得意加傲气的道:“那时候玄力和精神力低微,所以要三天,现在的话……大概一刻钟就足够了。”

  其实,以云澈如今的实力和精神力,借助天毒珠的净化之力为他人打通所有玄关,顺利的话估计三分钟就完全足以完成。他说一刻钟,是怕太过惊世骇俗,吓到她们。

  但纵然如此,这“一刻钟”三个字,依然让所有人震惊的根本无法相信。

  以夏倾月的性格,没有人认为她会说谎。而夏倾月在几天之内忽然玄关全通,成就天灵神脉也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事实,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冰云七仙之间还经常谈论起那个手段通天的奇人,并称之为“绝世圣人”。而在那之前,她们听说过的最高境界便是“一指通玄”,但也顶多强行为一名玄者直接开启三到五个玄关,再多便绝无可能,而是要靠玄者通过自己的大量努力,以及各种珍贵灵药、机遇、大量的时间,去一个一个的缓慢开启。

  她们绝没想到,那个“绝世圣人”不是一个俯瞰众生的遁世前辈……而居然是只有十九岁的云澈!

  这纵然用“匪夷所思”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

  “云澈,你和倾月所言……都是真的?”宫煜仙兀自不敢相信的道。

  “若是不相信的话,弟子现在就可以为一位仙子打通所有玄关。若是弟子在一刻钟内无法做到,甘愿被六位仙子千刀万剐,绝不反抗还手!”云澈信誓旦旦的道,这些话说出口时,脸色毫无变化。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