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一五九零章 我有国士,天下无双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待人离开一阵,回避的狱卒这才走来。

  牢门关了,第五域迁徙之事也到了尾声,而新京登基大典却在如火如荼的准备当中。

  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新的时代,似乎即将来到,天下洋溢着今后再无战事的气息,至少对天下百姓是这样宣传的。

  再无战事,对天下百姓来说,的确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哪怕不少人眼前的生活困苦,甚至是难以为继,也有了信心坚持下去,希望坚持到美好的那一天到来。

  一切人和事,似乎都在陡然间焕发出了新的气息……

  桃花源,灿烂如霞的桃花树下。

  风来,商淑清抬头迎接那落英缤纷,脸上洋溢着美好,伸手接下一片花瓣。

  牛有道回来了,回到了他当年离开后就一直未曾回来过的地方,这里曾有他五年的岁月时光。

  此时就站在商淑清身边,陪伴在她身边,看着她脸上洋溢的美好,微笑着,“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在这里。”

  商淑清看他一眼,面颊含羞,明眸流波,回忆起了往事,想起了二人初见时的情形,想起了第一次看到他睡眠在落英桃花树下慵懒翻身时的情形,抬头看着灿烂如霞的桃花,也笑了,呓语般,“真美!”

  看着她面容,牛有道目光回转,眺望向远方,忽给出一句,“我要走了,要去第五域了,离开了这个世界,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

  商淑清心弦一颤,猛回头看向他,眼神中藏着万般复杂的惊恐,欲言又止。

  牛有道又慢慢回头看向她,以很真诚的目光看着她,“当初问过郡主的问题,没得到答案,今天我想再问郡主一次,可愿把终身托付给我?”

  商淑清以为他要与自己别过,再听到这话,又羞涩了。

  牛有道换了个方式问:“郡主可愿跟我走?”

  商淑清嗯了声,“只要道爷不嫌弃。”

  牛有道笑道:“这一去,也许再也回不来了,郡主能舍弃这里的亲人?”

  商淑清目光绵柔,低声道:“清儿身为商家的女儿,未负家人,哥哥即将君临天下,清儿在不在并不重要。”

  牛有道大袖一挥,一只飞禽坐骑腾空而来,盘旋在了山崖下方。

  牛有道回头伸出了手,伸到了她面前。

  商淑清含羞看他一眼,亦伸手,柔荑轻轻放在了他的掌中,颇具仪式感,这一放,便是真正将自己付予。

  握住了她的手,牛有道施法一带,两人一起飞出山崖,带着飘零荡动的落英,双双落在了飞禽坐骑上。

  即将离去,牛有道再回头环顾上清宗一眼,喟叹,“该走了。”

  商淑清问:“就这样离开,不跟圆方他们打个招呼吗?”

  “来过就好。”牛有道挥袖,飞禽坐骑载了二人腾空而起,飞向远方。

  大群的鸦将亦跟着腾空而起,追随而去。

  “道爷!道爷……”圆方在山间飞掠,站在了一座山头呐喊,未换来去者回头。

  纳闷着挠着光头,道爷来也不打招呼,去也不打招呼……

  无边沙漠,一群人在等待。

  茅庐山庄的人已经先到一步,包括钟谷子那些被软禁之人。

  赵雄歌也到了,带着上清宗的人到了。

  袁罡让他们先进第五域,赵雄歌不肯,带着上清宗的人也在这等着。

  沙地上还趴着大量的蝎皇,老老实实静候着。

  背着三吼刀和一只包裹的袁罡站在附近最高的沙丘上,一直眺望着远方。

  在旁的管芳仪忽独臂指去,喊了声,“来了。”

  众人目光纷纷看去,只见一片黑压压的乌云来到,越来越近,之后如龙卷风般而降。

  牛有道牵着商淑清从飞禽坐骑上飘落,目光扫众人一眼,问:“人都到齐了?”

  袁罡:“都齐全了。”

  上清宗一伙人眼巴巴看着牛有道。

  掌门唐仪容颜不改,岁月似乎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她目光落在了牛有道与商淑清紧紧相牵的手上,又落在了商淑清的面容上。

  听说了,听说了那位郡主恢复了真容后很漂亮,她见过商淑清以前的样子,今日见到果然很漂亮。

  牛有道对商淑清微微点头,放开了她的手。

  商淑清转身面对落地黑压压一片的鸦将,忽抑扬顿挫着大声道:“大将军在此,诸将士听令,天下太平,卸甲归去!”

  砰砰声急骤响起,无数鸦将爆开成烟雾,化作一个个人形,浩荡大军站在连绵起伏的沙地上。

  以鸦将首领为首,纷纷单膝跪地,朝向商淑清,嗡嗡有声。

  别人听不懂在说什么,商淑清则渐动容,紧绷着嘴唇垂泪。

  忽鸦将首领起身,整个人如烟雾般快速消散,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佩剑和盔甲落在沙丘上。

  之后浩浩荡荡大军全部雾化,升腾苍穹而去,渐渐消失在冥冥之中,落了一地的兵器和战甲。

  一面“商”字王旗被风吹向了远方。

  这场面异常壮观和震撼人心,令所有人静默,大多不知是怎么回事。

  牛有道又牵了商淑清的手,回头对袁罡道:“出发吧。”

  袁罡回头喝道:“出发!”

  一群人纷纷落在了大批蝎皇的背后,随着袁罡一声吼,成群蝎皇在沙漠中狂奔,最终猛栽头钻入了沙地之下……

  再从沙地钻出,看似仍在沙漠中,可上空的天日已经证明了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头次来的人四处环顾。

  “嗬……”袁罡的嘶吼声中,成群蝎皇再次朝同一个方向奔腾而去。

  一路疾驰,队伍来到了曾经的金字塔所在地,但此地已无金字塔。

  袁罡根据远处的绿洲判明了方位,喝声中让所有蝎皇停下了,大部分蝎皇就此遁入了地下,令所有人落地。

  只有袁罡脚下的,也是牛有道等人所乘坐的那一只,逗留在原地未走。

  众人环顾四周,大多不知停在这里是什么意思,袁罡却转身看向了牛有道,默默解下了身上的包裹,递给了牛有道。

  牛有道接了包裹在手,问:“你我兄弟多年,真的不再考虑一下?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袁罡默默将包裹中抽出的宝剑系在了自己的腰上,八件镇国神器中的破空剑!

  见他这般态度,牛有道没再多说什么,牵着商淑清飞离蝎皇,落在了沙地上。

  “道爷保重。走!”袁罡喝了声,脚下蝎皇调转方向,再次狂奔而去。

  牛有道目送着,袁罡没有再回头。

  赵雄歌走来,问:“他去哪?”

  牛有道:“回人间,切断通道!”

  赵雄歌略惊,“那他岂不是回不来了?”

  牛有道神情寡淡,“多少年了…由他去吧。”

  众人面面相觑。

  蝎皇在沙漠中狂奔,前方高耸的金字塔渐渐出现在视线中。

  冲到金字塔脚下急停的蝎皇身上,袁罡借着惯性纵身跳跃而起,落在了金字塔的半腰,不要命似的疯狂上爬,冲到了最顶端,手忙脚乱的扒干净了石台上的沙子,人也跳了上去。

  唰!破空剑出鞘,双手持剑,剑锋倒悬,欲奋力贯入凹槽之际,袁罡僵住了,迟迟难以下手,气喘吁吁着。

  爬了那些台阶,似乎耗尽了他所有力气一般。

  “啊……”最终一声悠长怒吼,单膝跪地,宝剑歘一下没入了石台凹槽中。

  嗡隆隆,天空隐隐传来雷鸣动静,很快,冥冥中翻涌出了雨云一般。

  电闪雷鸣声势起,袁罡扭头从最高处跳下,落在了顶端第三级台阶上。

  天地间风起云涌,吹的他衣衫猎猎,他盯着之前驾驭蝎皇来的方向。

  金字塔脚下的那只蝎皇已经吓得遁地而去。

  咣!一道惊雷横空,击中了破空剑的剑柄。

  咣咣咣不断的霹雳,接连击中。

  接连不断的惊雷就在袁罡的身后炸响,道道精光将他的身形照的分外清晰,如天神降世,又如同麻木了一般,无动于衷地站在天雷边上。

  大地震颤,金字塔下沉,上面的那个人影犹如驾驭着一只远古怪兽沉向大地……

  第五域沙漠中的某地,亦在风起云涌,大片的乌云从冥冥中翻涌而出,汇集成势。

  电闪雷鸣的上空,漫天乌云犹如正在形成一个漩涡。

  众人惊讶,大多不知怎么回事。

  牛有道抬头仰望着,嘀咕自语,“开始了。”

  回头看向商淑清,看她害不害怕时,目光瞥到了不远处正看着自己的唐仪,见牛有道看向了自己,唐仪立刻回过了头去。

  牛有道松开了商淑清的手,不疾不徐地走去,走到了唐仪的跟前。

  众人目光跟去看着,商淑清亦看向了眼前人,上清宗一伙人也眼巴巴看着。

  这个情形,被这么多人盯着,唐仪略显尴尬,问:“有事?”

  牛有道异常感慨的样子,忽又笑了,“我不知你会不会恨我,我不想负人,但终究还是负了一些人。唐仪,对不起!”

  这个时候说这个,唐仪盯着他。

  而牛有道已经转身了,又走回了商淑清的身边,抬头看着上空,看着那旋转的乌云。

  云姬问了声,“怎么回事?你在等什么?”

  话落,旋转的乌云中心形成了一个黑洞,黑洞中渐有光芒闪烁,给人光怪陆离的感觉。

  牛有道皱眉着,等了一段时间,发现上空异象固定了,似乎不会再有什么变化。

  也就是说,那光怪陆离的黑洞就是通道。

  牛有道突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揽了商淑清的腰肢,弄得商淑清怪不好意思的,但并未抗拒。

  “红娘,送我们进去。”牛有道回头招呼了一声,见管芳仪还在错愕,喝了声,“快!时间不多了。”

  因刚才不能确定是否是通道,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

  管芳仪当即不再犹豫,一把抓了他胳膊,带着两人腾空而起,直飞上空,直接冲向了漩涡的中心。

  下面一群人愕然着,抬头看着,不知怎么回事。

  冲进漩涡之前,牛有道回头,“红娘,你回去,给我一掌,送我一程。”

  管芳仪不疑什么,习惯了听命,顺势推臂,奋力给予了最大推力,双方瞬间分离。

  牛有道借力施法飞行,衣袂飘飘,如大鹏鸟一般携带着商淑清加速升空而去,消失在了那光怪陆离之中。

  管芳仪轻飘飘落地。

  云姬走近,狐疑道:“他在搞什么?”

  待到空中光怪陆离的黑洞骤然消失,电闪雷鸣迹象也没了,翻滚的乌云也在快速消散,空中哪还能看到人影。

  此时,大多人的脸色才都变了,意识到了什么。

  人群中的南天无芳慢慢回头,冷目盯向了文华……

  新都皇宫内,登基大典轰轰烈烈,气象非凡。

  城楼上,一张轮椅,蒙山鸣精力不济。

  没了战事,精神松懈了下来,身心也瞬间大不如前,精力不足以支撑他走完那繁缛礼仪。

  为免失仪,蒙山鸣拒绝了参与,只在这城楼上观礼,看看就好。

  可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干瘦的身子歪在了靠背上,有人小心翼翼着为他覆盖上了一张毛毯。

  风掠须发白,睡梦中似在呓语着一个个名字,眼角有泪光,“大头,龙保……”

  登基大典似乎逐渐陷入了尴尬。

  皇宫正殿内,商朝宗身穿衮袍,凤若男身穿凤袍,夫妇二人端坐在上,接受百官朝拜。

  可此时的殿内静悄悄一片,夫妇二人在上面静坐着,下面百官则静悄悄站着。

  殿外,不时有宦官悄悄跑进跑出,在外面张望,似乎在等什么人。

  殿内的人都知道在等牛有道,这边登基的吉时已经通告了牛有道的,牛有道也回复知道了。

  对牛有道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人家说知道了就是知道了,你也不要多问,人家一贯是这让人摸不清深浅的行事风格。

  说白了,都等着牛有道来为商朝宗正名的。

  如今牛有道既未出现,也没说不来,搞的这边有点不知怎么办好,不知还要不要等下去。

  不等的话,怕牛有道一来,这边已经不管不顾结束了,怕不合适。

  牛有道不出现为商朝宗正名的话,也怕有人胡思乱想不是。

  殿外有宦官交头接耳,之后一名宦官匆匆跑了进来,从一侧登上宝座,对商朝宗低语道:“陛下,袁爷发了消息来,说道爷已经去了第五域,不会再回来了。”

  已经去了第五域?听到的凤若男愕然回头。

  不会再回来了?商朝宗略默。

  抬眼见百官都眼巴巴瞅着,挥了挥手让宦官退下后,他站了起来,忽中气十足的大声宣告:“我有国士,天下无双!”

  百官依礼拱手鞠躬……

  一趟繁缛礼仪后,走完自己场面的凤若男赶往后宫,去接见百官夫人,尽自己份内事。

  突一名宦官急匆匆跑来,拦路禀报:“娘娘,道爷让人送了份礼来。”

  凤若男讶异,“礼在何处?”

  宦官道:“已经送往了娘娘的正宫。”

  凤若男立刻快步赶往,暂顾不上百官的家眷。

  回到正宫,只见正堂摆着一口箱子。

  凤若男挥手,“打开!”

  两名宫女打开了箱子,立见一箱金灿灿的金币,凤若男讶异,没想到牛有道会送这么俗的礼。

  见金币上还有一封信,立刻让人递来。

  抽信到手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清儿我带走了,天下给了王爷,不欠王爷的。借王妃的一万金币,今如数奉还,王妃点点看。

  就这么寥寥俗语,错愕中的凤若男渐渐想起了牛有道什么时候欠了她一万金币。

  往事瞬间历历在目,江上竹排,被坑嫁人,刀光剑影,夫妻反目,得人相助熬了过来。

  往事几多风雨,再看今日凤袍加身,那人却还了她的钱飘然而去。

  环佩叮当的凤若男笑了,笑着摇头,又笑着捂住了嘴,哭了,情难自禁,泪如雨下……(全书完)

  :还有一篇后记。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