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节 导师乔恩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在二十多年前,俩兄弟的父亲——诺亚帕特,救了在庄园外奄奄一息的乔恩。在乔恩的伤养好后,得知他无家可归,诺亚子爵心一软便收留了他,同时给了一份优渥的工作——果农。

  乔恩为何受伤躺倒在庄园外,以及他的身世,至今是个迷,他从没有和其他人说过。他总说自己来自另一个星球,可‘星球’这个国家是在哪里,他却从不解释。

  乔恩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还有一手种植、建造的手艺。小时候,他们俩兄弟都喜欢到乔恩这里来,听他讲一些神奇的故事。故事里的世界,有高耸入云的建筑,有飞在天空的铁皮机械,甚至还有在月亮上修建的花园。

  小时候里昂听得很开心,十分憧憬着乔恩故事里的世界,只以为长成大人了,就能到乔恩故事里的国度去看一看。可随着时间流逝,里昂逐渐醒事后,才知道乔恩说的一切不过是他虚构出来的罢了。这种儿时梦想破灭的感觉,让里昂难以接受,自此,里昂面对乔恩总是带着不屑与愤怒的情绪。

  对于安格尔如此信服乔恩,甚至拜他为导师,里昂其实是很气愤的,只是无论他如何劝阻,安格尔的应对只是笑笑,既不拒绝,也不反驳。

  安格尔这种待人处事的态度,和乔恩十分相似。看起来淡定柔和,却软硬不吃。

  里昂拿起安格尔桌上的羊皮纸,看着上面密密麻麻记载的文字,两眼瞬间变成了蚊香状。

  “好好的大陆通用文字不用,非要用那老头教的文字记录。写出来的东西不就是让人看的,除非……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里昂本来还在嘟囔,但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邪气的勾起一边嘴角看向安格尔:“亲爱的弟弟,不向我解释下吗?该不会是在记录……青春期的小烦恼吧你不妨说出来,哥哥可以为你解答哟。”

  安格尔无奈的叹口气,指着纸上一角:“这是汉字,导师教给我的,导师家乡的通用文字,记录的内容则是导师测算的几个物理常数的含义。”

  安格尔又指了下几个仿若蝌蚪的符号:“这是阿拉伯数字,类似我们金雀帝国的计量单位,只是这种记录方式更简便直观。这些数字的含义,和上面的物理常数相对应。可以以此记录很多东西。”

  安格尔的一大通话,里昂半句也没有听懂。不过他也不在意,只当是乔恩那老头的忽悠能力又增加了,自己可爱单纯的弟弟被洗脑程度又提升了。

  里昂原本还有些同情和担忧乔恩的身体状况,现在却是荡然无存了。

  挥挥手,里昂阻止了安格尔的滔滔不绝,然后从自己的铠甲内嵌拿出一张包装的十分精美的信封。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反正我听不懂,也不想听。喏,拿着,这是城主的邀请函,这次我继承父亲的爵位,需要城主和梅林侯爵的公证。半个月后我们动身出发,你不是一直想听梅杰夫大师的独奏音乐会吗?等到了沃特福德,忙完了正事就带你去海洋剧院,让你一次听个够!”

  安格尔接过邀请函,表情微微雀跃。他早就听说沃特福德有位帝国闻名的大音乐家,无论作曲还是颂词,都是一等一的好,可一直无缘相见,这一次趁着哥哥继承爵位的机会,他能有幸聆听,怎能让他不高兴!

  见极力忍住兴奋,强作淡定样的安格尔,里昂忍不住伸手揉乱安格尔金灿灿的头毛。

  不意外的,他的动作引发安格尔的怒视。

  “我都说了,不许摸我头发!这是男人的尊严,绝不让步!”

  哈哈哈哈,里昂楞了半晌后倏然仰头大笑,隔了好半天才停下:“你才刚满十四岁,还不属于男人范畴,只是个未长开的少年。”

  俩兄弟一阵打闹,安格尔还处于发育期,自然斗不过已经魁梧壮硕的跟猛虎一样的里昂。安格尔最终只能恨恨的瞪了眼里昂,埋头继续记录乔恩导师布置的作业。

  对于发小脾气不理人的弟弟,里昂也没办法,只能摸摸鼻子径自离开。

  里昂离开约莫半小时,安格尔才从数字的海洋中靠岸。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安格尔知道里昂肯定已经走了很久。看看时间,差不多该吃午饭了,他打开大门,果然见到院子里的石头桌子上,摆着两份饭盒,玛娜女仆长正在一样样的将菜碟从盒子里拿出来。

  看到又是蔬菜浓汤配面包水果,安格尔有点郁郁不乐。

  他好怀念导师做的饭菜,简简单单的炒饭,都仿佛蕴含着神奇的魔力,让他止不住的大快朵颐。

  自从导师的身体日况愈下,安格尔就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饭菜了。

  上回,安格尔请求导师教授厨娘厨艺,可最后做出来的成品,简直惨不忍睹。

  唉……如今导师四肢近乎萎缩,估计,未来再也不可能吃到导师的饭菜了。

  玛娜端着浓汤上楼去给生病的乔恩喂食,安格尔则沉浸在悲伤的自缅中。

  吃完饭,安格尔进屋,正好看到玛娜从二楼下来。

  “玛娜婶,导师醒了吗?”

  “二少爷,乔恩先生已经醒了。”玛娜晃了晃篮子里干净的瓷碟:“今天乔恩先生的胃口很好呢,汤全部都喝完了。”

  “那就好,我上去看看导师。”

  看着风风火火的朝着楼上跑去的安格尔,玛娜眼带宠溺的低头轻笑。帕特庄园如今是两个少爷当家,对外大少爷面冷高傲,二少爷温和沉静,殊不知这俩个少爷,其实都还是没有长大的孩子,外面表现的再强悍,但内里都还蕴着柔软;也只有在贴身仆人面前,他们才会卸下心防,表现出这个年岁该有的活泼。

  “导师!”

  安格尔一推开阁楼的门,便看到一个半躺在阳台躺椅上的老人,他的身后恭谨的站着一个哑仆。

  老人面色蜡黄,皮肤干瘪,其外貌和本地人截然不同,带着浓郁的异域感,眼睛有些浑浊,但仍然可以看到黑色的瞳仁。

  他就是自父亲死去后,安格尔最尊敬的长辈,也是安格尔的人生导师,乔恩。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