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2节 奇怪的海鸟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接下来的日子,摩罗再没有现身,艾琳和艾伦开始修习三角引导术,安格尔则沉浸在乔恩布置的题目思路中。

  摩罗说,知识才是巫师最重要的东西。安格尔不知道乔恩教授的知识有没有用,但他知道,这些知识能够启迪智慧,让他的眼界不拘泥于眼前的苟且。

  有用,或者没用。安格尔并不在意。

  安格尔奋笔疾书,一张张复杂的公式与数字,都变成昨日的草稿。每一天,安格尔都有新的解题思绪,从分子、原子到磁场、波段,不同的角度,带给他不同的惊喜。

  随着时间推移,安格尔知道,自己越来越靠近正确的答案。

  这天,安格尔放下手中的羽毛笔,揉了揉太阳穴。高脑力运转了近半个月,解答的题目越来越多,离最终的答案也越来越近,只差最后10题的进度了。但连续的聚精会神,让他的脑袋有些吃不消。尤其是今天早上,他甚至出现了耳鸣和黑视的状况。这说明身体都已经在给他发送警报了。

  安格尔就算对答案再迫不及待,也还是停了下来。今年他14岁,还处于青春期,若是因为一时的激进,导致身体内部平衡被打破,让一辈子最重要的时期出现异变,那他可是没地儿哭去。

  以前就听乔恩导师说过,他青春期的时候因为生活习惯,导致生了一场大病,后来他的身高就停滞在165。安格尔不知道导师说的是真的,还是在找借口,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是吗?

  安格尔打个哈欠,伸伸手臂,绷直了腿。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正好是下午两点。

  时钟在边缘岛,也就是旧土大陆,并不多见。就连当初帕特庄园都还在使用沙漏,但在繁大陆,时钟早已经被普罗大众熟知。

  推开木质墙板上的圆形盖子,安格尔立刻闻到一股海洋的潮腥味。

  这个圆形木盖,就是船窗。紫荆号的中层客房里,还有这种透气的窗户,底层的房间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

  阳光晴好,海面波纹耀的眼睛发胀。外界的空气与逼仄的房间互相对流,安格尔也不在意那一点腥气,懒洋洋的闭着眼、吹着柔暖的海风,思绪开始天马行空的飘散。

  安格尔忆起童年的美好,父母的疼爱,兄长的关怀,导师的教诲,再到日以继夜的沉迷在知识海洋的青葱少年。安格尔的回忆,总能让他不自觉的微笑。他从帕特庄园离开,没有带走任何东西,唯有这份回忆,能跟他一辈子。

  安格尔决意跟着摩罗来繁大陆,成为一名巫师,不仅仅是为了救治导师,其实心底隐隐还有振兴家族的心思。在旧土大陆,即使是巫师学徒,得到的待遇也远超皇亲贵族。

  摩罗曾说过,正式巫师的寿命,至少以五百年计,若是再突破的话,千年也不是难事。安格尔没有守护家族千年的奢望,至少在百年内,不出三代的亲族,能够兴旺不绝,已经足以。

  外面风平浪静,安格尔也有放松心情的想法,索性从行李中拿出一袋茶包。

  茶包里装的是雨后晨露。当初,安格尔将庄园所有的雨后晨露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给了摩罗,剩下的他则自己带着。

  安格尔虽然并不喜欢喝这种略带苦涩的茶,但想起摩罗说过,这种茶叶算是低级魔植。自己又即将踏入神秘莫测的巫师世界,时不时喝点,应该有助益吧?

  安格尔品茗时,眼尾含睐,嘴角微微上翘,即便周围没人,他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细节,哪怕是端起茶杯时挺直的背脊,都显得十分优雅。这种贵族的气质,俨然已经被他深埋进骨子里。再加上乔恩多年的诗书蕴养,安格尔的气质还多了一部分温雅,气质的结合让他整个人都焕发出迷人的魅力。

  恩,如果年龄再大一点,脸再成熟一点,就更好了。安格尔对着镜子,喃喃自语。

  一杯饮尽,和以往一样,雨后晨露带给安格尔的除了苦涩,就是一股草叶的味道。不难喝,但也不见得好喝。

  至于摩罗所说的魔植功效,大抵上与他无关。

  叽咕叽咕——

  在安格尔入神思索茶中三味时,一道鸟叫声从窗外传来,紧接着是一阵翅膀的扑棱声。

  安格尔抬头一看,只见窗台上停了一只不知从哪里来的古怪海鸟。

  海鸟估摸两掌大小,灰褐相间的羽毛,红色利爪,橘色尖喙,眼睛是绿幽幽的。以上都还符合海鸟的基本特征,但安格尔之所以说它古怪,在于这只鸟身上竟然还有装饰!

  头上带着白色的高帽子,脖子上拴着蓝白相间的围兜,围兜上还有一个反光的图案。最让安格尔侧目的是,海鸟身上还斜挂着一个蓝色小包,看上去就像是童话里的信鸽邮递员。

  海鸟叽咕叽咕的叫,绿幽幽的眼珠子一直盯着安格尔,似乎在和安格尔对话一般。

  安格尔哈哈一笑,眼珠轱辘一转,想着房间没有外人,少年心性再次占了上峰,瘪着嘴也似模似样的和海鸟说道起来。

  海鸟叽咕一声。

  安格尔笑眯眯:“你说你名字叫叽咕啊?真有意思,你的主人是谁,怎么还给你打扮的这么有型!”

  海鸟眼睛一眯,不屑的叽咕一声。

  安格尔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点了下海鸟的小脑袋瓜子:“说你有型,你尾巴还给我翘起来了。”

  听见安格尔的话,海鸟脑袋一歪,想要飞走。但犹豫了一会,又停留了下来,回过头不停的叽咕,似有所求。

  安格尔毫无察觉,依旧欢快的逗着鸟。在逗鸟的过程中,安格尔也发现了海鸟的蓝色小挎包上,也和它的围兜一样,印了相同的图案。

  图案似乎是徽章的样式,正中央是一个肥胖到脸上堆了几层肉的紫色大卷发女士,这位女士拥有烈焰红唇,小巧的鼻子,妖媚的眼妆,下巴上还有颗痣,若是没有那肥肉,定然是个美艳女郎。可惜,一白遮百丑,一胖毁所有。图案的两边则是一把餐刀和一把叉子相交。

  看上去倒是挺奇特,不知道有什么含义?难道是族徽?安格尔莞尔,若真是族徽的话,这个家族的心也够大的。

  不是族徽的话,会是什么呢?安格尔不解,但他也不求甚解,脑海里这个问题刚一出来,一晃就被他甩到脑后。

  虽然说,好奇心是学习者的第一美德。但他更喜欢将好奇心用在对真理的探索上。

  安格尔还发现海鸟的小挎包鼓囊囊的,里面肯定装了东西。不过安格尔并没有伸手去拿,当着主人家的面不问自取,这种行为他还干不出来,哪怕这个小包的主人是一只海禽。

  海鸟还在叽咕,安格尔却和它鸡同鸭讲,它显得很沮丧,在窗台边焦躁的来回走动。

  “小叽咕,你来我这里是为了什么呢?是饿了还是渴了?”

  海鸟听到‘小叽咕’的名字,恨不得给安格尔翻个白眼,但听到接下来的问话,海鸟眼珠子一亮,飞快的点头,小脑袋瓜跟啄米一样。

  “原来你是饿了,太机灵了,还会自己找吃的。”安格尔从抽屉里,掏出食物袋,从里面拿出面饼,一边撇碎,一边嘟囔:“也不知道你家主人是谁,怎么把你训练的这么听话;还能懂人言,知回复。”

  安格尔看了看窗外,一望无际的大海。“附近也没见有岛屿啊……难道是住在紫荆号顶层的超凡者饲养的么?”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