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3节 远古之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将撇碎的面饼渣放到海鸟面前,安格尔满心以为对方会欢喜的朵颐,岂料他只收到了一瞥来自海鸟的不屑斜睨。

  安格尔以为它不想吃面饼渣,又换成了水果和小肉干。海鸟依旧转过头,看都不看一眼。

  “难道是渴了?”安格尔话音刚落,海鸟的脑袋又开始啄米了。

  “哈哈,果真是渴了。”安格尔想也没想,倒了杯冷水放到海鸟面前。

  然后,他得到一个巴掌——

  海鸟伸出羽翅,一个扑棱,便将水杯挥开,落到茫茫无边的大海之中。

  接着,让安格尔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海鸟竟然直接飞进了屋子里,在狭小的房间一个徘徊,然后停在了他的茶杯前。

  茶杯中还有先前他泡的雨后晨露的茶叶。

  “噢——”安格尔恍然大悟,原来是雨后晨露吸引了这只海鸟。

  雨后晨露的特性是什么?以前安格尔不知道,但现在他知道雨后晨露就是魔植。这只海鸟被魔植吸引,莫非它也算是超凡生命?

  安格尔心里估摸着,这只海鸟说不定真是顶层的超凡人物饲养的,也只有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巫师大人,才能喂出画风如此清奇的宠物吧?

  海鸟扑棱翅膀,指着茶杯,又指了指安格尔。

  安格尔心领神会,重新为茶杯里掺了温热水。从另一个世界的华夏古国而来的茶,讲究的是一道水二道茶,这第二道茶的味道比起第一道更加的醇厚,海鸟原本还有些嫌弃茶杯里的‘二手货’,但闻着那弥漫了整间屋子里的茶香,瞬间飘飘欲仙了,陶醉的双翅连环扑扇。

  等到茶水溢满,海鸟也不等水温降低,就将尖喙伸入茶杯,汲拉声响,水线跟着就下降,直到露出最底下的茶叶。

  海鸟喝完茶,还不过瘾,安格尔又为它斟满。反正这种茶,他还有很多,再说这杯茶他都已经喝完,本来是要把剩下的茶叶倒掉的,既然海鸟要喝,晚点倒也无妨。

  可安格尔没有想到的是,海鸟在喝了数杯茶水后,直接将那茶杯底的茶叶渣给吃掉了,还省了他倒垃圾的时间。

  “干脆改名叫‘清道夫’吧,连茶渣子都不放过。”安格尔无语道。

  海鸟喝完茶看上去很满足,眼睛也弯成了月牙状。它没理会自己再次‘被改名’,而是十分郑重的对安格尔点点头,似乎在表达一杯茶的谢意。然后,它当着安格尔的面,斜过脑袋,从斜挂的小挎包里叼出一张金色的小卡片,放到安格尔的面前。

  海鸟见安格尔没反应,还特意的将卡片往安格尔方向推了推。

  “咦,这是给我的?”安格尔这才撂明白海鸟的意思,拿起了薄薄的小金卡。

  看到安格尔拿起卡片,海鸟轻声的鸣叫一声,似在说什么,没等安格尔作出反应,就一个冲刺就飞出了窗外。

  安格尔往外看时,蓝天白云依旧,哪里还有海鸟的影子?

  “倒是有趣,还知恩图报。”安格尔摇摇头,低笑一声:“导师曾经讲过杯水之恩,当涌泉以报。今天这算是杯水之恩,卡片以报?”

  安格尔没去管消失的海鸟,将目光放到了手中的卡片上。金色的卡片,一面空白,一面是图案。图案正是海鸟的围兜与挎包上的紫发丰腴女士。

  手指摩挲了下,这个图案有微微的凸起感,似乎是雕刻上去的。

  薄薄的卡片上,如此精湛的工艺,定然有原因。

  不过安格尔对这图案一无所知,就算卡片有再深层的意涵,他也不懂。搞不清楚的事情,他也不想浪费心思去多想。索性将卡片收入衣兜,继续放松心情之旅。

  伴着浪涛起伏的簌簌,以及海底潜流上涌时的嗡嗡声,安格尔掏出一本书册翻看起来。

  直到晚霞照遍天际时,安格尔才将这本书放下。

  看完后,安格尔的心中颇有感慨,与其叫《远古之思》,不如说叫《远古之死》。书中所有神灵的结局,都是陨落。或者为了拯救人类,或者与恶魔作战,或者干脆老死病死。反正没有一个好下场。远古时期的神话,是真是假现在已经说不清了。说不定那些所谓的神灵,其实只是实力强大的巫师罢了。

  普通人对超凡力量大多带着未知的恐惧与无言的抗拒,‘神灵陨落’说不定只是巫师离开旧土大陆,但凡人的脑补力量绝对强大,久未见超凡出现,编出‘神灵陨落’来聊以也有可能。

  伸了个懒腰,安格尔放下书本,看看天色,决定先去餐厅吃饭。

  接近一个月的生活,安格尔也对紫荆号有了大致了解。紫荆号上的餐厅有好几个,每一层几乎都有餐厅。从餐厅的布置和食物的精致度,也可以分辨出紫荆号的阶级。

  顶层的紫荆花餐厅最为精致华贵,只有那些巫师学徒才能前去,这艘船上听说还坐镇了一位正式巫师,不过传言是不是确凿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像他这样的天赋者,在紫荆号上也有一些,约莫几十人左右;分别是白珊瑚浮岛学院、重力森林和飓风高塔三大巫师组织的引导者在各大陆里寻觅到的。他们这样的天赋者,算是紫荆号上的中等阶级,使用的餐厅是中层的白芙餐厅。

  至于水手和杂役们,则是在下层的苜草食堂。

  安格尔来到白芙餐厅时,刚好踩上饭点,来来去去人头攒动。这时候大家也都没了天赋者的骄傲,端了餐盘就乖乖坐好,厨师做了什么,他们就吃什么。无论你以前是贵族还是富豪,在这里你只是一个即将踏入巫师之路的菜鸟。

  菜鸟就该有菜鸟的样子,不必要的骄傲留到羽翼丰满后再说。

  安格尔秉持着导师教授的中庸之道,不做出头鸟,和其他人一样,埋着脑袋,态度恭谨的从厨师手中接过装有烤鱼与面包的餐盘。在一边的蔬果区捡了一点生菜和冬果片,又添了盘蒜泥英贝土豆浓汤,便坐到了靠近窗户的一边。

  连续吃了半个月的烤鱼,安格尔如今无比的怀念导师做的中餐,一想到在未来的数年内,都无法吃到合口味的食物,他的脸立刻就耷拉下来了。

  “早知道会一个人生活,当初就该跟导师学习做菜的。”安格尔在心底哀叹,面上依旧注重着礼仪。

  半格挡的木门,吱啦的开合。有人进,有人出。安格尔坐的位置恰好可以看到餐厅门口,一个穿着银灰格纹蕾丝衬衫的年轻男子,推开门口格板,脚步缓慢的,踩着令人不爽的傲慢鼓点走进来。

  安格尔自从上船后,一直保持低调,在残酷的巫师世界,可没有把他宠的无法无天的哥哥,只有不秀于林才能活的安稳。

  所以,这一个月内,他除了艾伦兄妹外,没有再和其他人有过交际;就连艾琳他们都在尽力的扩展自己的人脉圈,但安格尔却从来没有和其它人打过交道,生活中除了学习就是解题。

  即使孤僻到这种地步,安格尔还是认出了这个一副贵族娘炮范儿的男子,可见这位在船上有多出名。

  堂堂启示大陆中央帝国——银鹭皇室的第三顺位继承人,德夫.银鹭。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