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2节 命运的相遇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剧烈的摇晃感,让所有的超凡者都使出了巫术稳定身形。

  “怎么回事?有人在攻击吗?”

  芭比餐厅的所有基建里都绘有稳定空间的魔纹阵图,这让餐厅无论处于任何状态、任何地点,包括飞行、漂流、甚至机械移动时,餐厅内的人都不会感受到摇晃。

  但此刻,他们却感觉到了如此剧烈的晃动,只有一个可能,有人在对芭比餐厅攻击!攻击的强度,已经超过了魔纹阵图的容纳上限!

  随着恍如潮水连绵不断的攻击,魔纹阵图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大厅中央顶部美轮美奂的水晶吊灯,仿佛钟摆一样左右晃动。噼里啪啦的碰撞声,连成一片。

  安格尔作为场上唯一的普通人,他以为自己肯定会在这种剧烈摇晃中出丑,可就在他要被地板碎裂的频率震飞时,汤鼬转着芭蕾姿态跳到他身边,不知使出了什么巫术,让即将失去平衡的他,感受到异样的安稳。

  明明就是站在晃动的地板上,他却觉得比站在大地之上还要稳定。

  “巫师果然是这世间最为神奇的存在。”安格尔心中暗道。

  安格尔还在感慨的时候,格蕾娅突然升到半空,对着外面一阵怒喝。

  “桑德斯,你想干什么!”

  这道问话过后,摇晃突然消停了片刻,一阵轻笑从帷幔外传进来。

  “呵呵,就是想进来确认一件事,可惜里面的防御等级太高,我只能硬碰硬了。”

  低沉的嗓音,让在场所有人的面色一变,没想到攻打芭比餐厅的人会是桑德斯!

  若是其他人,他们联合起来,或许还有一战之力。但对上外面这位,他们就算再加一倍的人,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

  萨博当初被桑德斯强制押在魔鬼海域,他暗地里找来杰拉尔等人,也不过是因为杰拉尔等人代表了其背后的组织,并非是他们有能力对上桑德斯!如果桑德斯不顾及巫师组织的面子,他们也只能趁着桑德斯还没被彻底激怒时,赶紧逃跑。

  因为桑德斯晋级2级巫师已经数十年,他们这方的巫师全是1级巫师。1级与2级的差别,看上去不多。但其跨越的深度,比之学徒与正式巫师的差距还要大!更何况,桑德斯就算在2级巫师里,也是顶尖的那拨。

  只是他们感觉很奇怪,桑德斯对芭比餐厅的态度不是一直很温和么,怎么会突然发飙?还有,他说他要进来确定一件事,到底是什么事?是因为这件事很重要,重要到即使和格蕾娅翻脸都在所不惜,所以他才大打出手吗?

  格蕾娅也想到了这一层,而且她想的更多。

  桑德斯每十数年,都会来寻她合成扭曲巴原虫。她与桑德斯虽然算不上相交过甚,但基本的交情还是有的。一般来说,桑德斯对待芭比餐厅的态度一向都算温和,因为扭曲巴原虫在整个巫师界,只有她能合成。更何况,桑德斯还是知道“那位伟大”存在的人之一。

  有“他”的威慑下,桑德斯绝对不可能轻易和她翻脸。

  在这样双重威慑下,桑德斯还敢动手,除非,这件事非常重要,而且绝对事关他自己前途。否则,以桑德斯那淡漠的性格,绝不会做出如此行径。

  “事关前途,甚至对扭曲巴原虫都不在意。莫非……”格蕾娅带着思索的表情,瞟了眼站在汤鼬身边的那位少年,“是因为他?”

  安格尔,被托比看上的幸运少年。

  他有什么值得桑德斯不惜翻脸也迫不及待“确认”的事?

  如果不是他,为何在安格尔要被检测天赋的时候,桑德斯突然动手?

  格蕾娅上下打量着安格尔,最终目光停在了他光裸的背部。

  格蕾娅灵光一闪,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她记得先前安格尔的讲述中,说自己进入了一个奇诡的世界。她当时不以为然,但现在结合桑德斯的大动干戈来看,似乎两者之间有种莫名的联系。

  桑德斯的称谓是幻魔大师,不了解他的人,或许会以为桑德斯精修幻术。但格蕾娅却知道,桑德斯的幻魔一称,并非单纯的指幻术造诣,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一个极为怪异的异位面——魇界。

  魇界是一个位置不稳定的位面,两百年前才被《无垠位面征荒录》收录,至今还没有一条稳定的通道能连接巫界,目前魇界的进入方法只能通过其周期性的靠近巫界时,随机打开的空间孔洞,偶然性的进入。

  至今所有进入魇界的人,都是这般偶然进入。迄今为止,进入魇界并且完好回归巫界的,不超过十指之数。可见魇界的恐怖。

  成功回归巫界的人,对魇界的评价都很隐晦,每每说起魇界时都带着深深的忌惮,以及清晰可见的贪婪。他们对魇界的评价超乎想象的相似——

  “投影现实,照进虚幻,生成真实。”

  格蕾娅没有去过魇界,但她知道桑德斯的一身本事多有魇界的影子。而对魇界的评价,让她想起了安格尔刚才的描述。

  ——和帕特庄园完全一样,但里面住着的却是一群奇怪的生物。

  这算是魇界的“投影现实”吧?

  格蕾娅想到这,再一次的将桑德斯和安格尔连在了一起。如果安格尔在测试天赋时去的地方,真的是魇界的话,那么桑德斯突然如此激进就有解释了。

  格蕾娅虽然大致想通了关键点,但现在她要如何处理这件事,就成了难点。

  一边是芭比餐厅最为尊贵的金卡持有人,一边是南域赫赫有名的幻魔大师。

  “那位伟大存在”已经离开南域数百年,只靠着威名震慑终究会有尽头。

  格蕾娅的沉默,换来的是桑德斯的继续肆虐,摇晃剧烈的情况下,就连吊灯的烛火都被甩了下来,若非汤鼬与腻鸟的控制,火势已经开始蔓延。但就在这短短几分钟,数处华美的地毯都开始起火燃烧。

  最终,格蕾娅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吩咐腻鸟打开了宴客厅的禁制。

  在天秤两端摇摆了半天,她还是选择了桑德斯。有的时候,现实总是要逼人低头,未来再美好也不过是虚幻的。

  随着大厅的帷幔被掀起,哒哒哒——

  一个充满着贵族风范的黑衣男子,迈着笃定沉稳的步伐走了进来。谁也无法相信,就是这么一个儒雅的中年,便是先前那如暴风雨袭击的始作俑者。

  安格尔也在偷偷观察着来人,灰绿色短卷发从黑色毡帽边缘透出,略带岁月痕迹的脸庞依旧英俊不凡,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片金色单边眼镜,黑色燕尾服配上金边白丝手套,加上黑色的柱杖。

  来者的一举一动都无比的优雅,其自带的气场,就像传承数千年的贵族,疏离却精致,让人从内心深处感觉只可远远敬仰,哪怕稍微靠近一点,都觉得是种亵渎。

  桑德斯的每一步,都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他到底来做什么?确认什么事?所有的超凡者都带着疑惑与一丝惧意,看着那个一直表现的从容不迫的男人。

  最终,桑德斯停在了安格尔面前。

  下午好,少年。

  两人面面相觑,安格尔有些不知所措。尤其是刚刚经过一场摇晃,他正腿软的靠在桌边,衣服脱下后一直还没穿,着上半身。冷风从帷幔外传来,穿堂之风冷冽的让他直发抖。

  裸背的少年与一身贵气的桑德斯,就在这么尴尬的场面对视。

  赫洛琳有些疑惑,“难道,桑德斯是为了安格尔而来的?”要不然为何解释,她刚刚要给安格尔做测试,桑德斯就动手了。

  赫洛琳心底突然升起一股危机感,这股危机感不是来自于对生命安全的威胁,而是一种即将失去某种机缘时的危机,或者说,是一种遗憾感。

  看到桑德斯停在安格尔面前时,格蕾娅眼底闪过了然:“果然是为了他。”

  场面一时间静默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