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2节 炼金魔宠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第二天,安格尔离开的时候,艾伦兄妹都来到甲板为他践行。

  这一日,阳光很灿烂,安格尔乘着隼魔,在天空来回盘旋,甲板上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下一次见面,不知是什么时候?人生多别离,这一刻安格尔已经开始期待再次重逢的光景。

  越发靠近云鲸,越能感受到那宏伟庞大的震撼。

  当安格尔被隼魔带着从云鲸的头部飞过时,安格尔明显感觉到云鲸那巨大无比的蓝色眼眸在注视着他,随着他飞高,云鲸的眼球也随之移动。

  那漂亮的如初生阳光照耀海面的湛蓝色眼眸,沉静而又温柔。

  云鲸的注目礼给了安格尔无与伦比的震撼,但同时,也给了安格尔勇气。第一次被带到天空时的不安,在云鲸那温暖的眼神中,慢慢化为了虚无。

  隼魔将安格尔放在云鲸的背部。

  安格尔一落地,便被云鲸背上的布局给惊愣住了。

  这真的是云鲸的背上?而不是一个舒适悠闲的牧场吗?

  偌大的草坪,无尽延伸的绿色,让人仿佛置身于草原。黑白相间的奶牛,星星点点的安放在绿色的幕布里,悠闲的甩着尾巴,啃着嫩草。

  隼魔在空中飞翔,累了就停到岩石上栖息,渴了就到‘牧场’中央的水池里喝水。

  一切看起来都如此的自然与和谐,就连草原上坐落的大大小小的帐篷,都不觉得突兀。

  安格尔落地的地方,在‘牧场’中最大最华丽的圆顶帐篷前,他正思忖着要不要掀开帐篷时,一身红裙装的芙萝拉,就从里面飘了出来。

  “嘻嘻嘻,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跟我走吧,有什么问题,我来给你解答。”芙萝拉顿了顿:“导师正在处理一个实验,这个实验有光线辐射,你没有术法护身,身体机能容易衰竭,所以晚上我再带你去见他,现在我先领你去你住的地方。”

  “咦,你头上的不是格蕾娅的傻鸟吗?”芙萝拉眼眉一挑,突然伸出手,从安格尔头毛上抓过托比。

  昨夜,安格尔和托比沟通了一晚上,让它换个地儿待,别老在头顶扎窝,虽然他不在意形象,但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型见人,显得自己特别没礼貌。

  安格尔费劲唇舌,但托比总是昂起小脑袋,用无辜的小眼神看着他,一副你在说什么,宝宝听不懂的表情。安格尔对它没办法,虽然格蕾娅说托比可以听懂人话,但没有说托比可以讲人话啊!托比打定主意装懵懂,他也只能认了。

  不过,他在心底暗暗决定,等有机会一定买顶帽子带,就和便宜导师的那顶高脚毡帽差不多的就行,到时候看这混蛋往哪儿待!

  托比原本正蜷缩着睡觉,安格尔金色的头毛是它柔软的小被子。突然被人抓在手里,托比一开始还两眼倦怠,满脸懵逼的状态。可当它发现芙萝拉正用充满研究精神的表情看着它时,它突然想起主人曾经说起过的巫师诡异癖好,托比吓的猛地扑腾着翅膀。

  但被芙萝拉抓的紧紧的,托比根本无法挣脱。它吓的不停的“叽咕”,就连声调都飙成高音。

  “这只傻鸟是在创生术法里诞生的,也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芙萝拉低声嘀咕,“好想把它解剖看看……”

  托比猛地摇头,看着芙萝拉的脸离它越来越近,它双眼一翻白,双爪腿一蹬,直接吓的晕了过去。

  “没劲儿,胆子这么小。”

  芙萝拉随手将晕迷过去的托比丢给安格尔。

  安格尔忙不迭的接住小家伙,它可是格蕾娅拜托照顾的,若是出了问题可不好交代。

  托比回到安格尔的掌心,或许是安格尔温和的气息刺激了它,它慢慢的从晕迷中苏醒。

  “你醒了?胆子这么小,格蕾娅大人还说你能自己照顾自己。”安格尔叹了口气,看来以后他要多费劲一点了。

  “这傻鸟怎么会在你这?格蕾娅将它送给你了?”芙萝拉疑惑道。

  “格蕾娅大人只是拜托我帮她照顾托比一段时间……”安格尔将昨天发生的事娓娓道来,他的叙述简练清晰。

  “原来如此。”芙萝拉突然皱起眉:“除了能听懂人说话,竟然没有其他的特殊能力……不对啊,格蕾娅用创生制造出的生物,个个都有特殊的作用。断片蜉蝣可以构建位面通道、扭曲巴原虫可以通过历史气息来定位空间坐标、牛鲅蝶可以增加蝶翼外骨骼……”

  “竟然会诞生一只没有特殊能力的生物,太不可思议了!真的好想解剖看看。”芙萝拉带着研究的眼神,又凑近托比,托比吓的扑扇着翅膀飞了起来,慌不择路间往安格尔的怀里钻。

  安格尔索性将托比放在了内衬的胸兜里,他今天穿的是白色内衬和褐色格纹外套,看上去少了分青涩,多了点成熟。

  托比的小脑袋从兜里慢慢升起,当看到芙萝拉还在,它又吓的缩了回去,顺道还从兜里伸出红色的爪子,将衣兜的圆纽扣拴上。

  安格尔也被它的这番人性化举动给逗笑了。

  芙萝拉耸耸肩,“看来,傻鸟是被吓的不敢出来了。”

  “这样也好,免得又弄乱我的头发。”安格尔扯了扯有些杂乱的头毛。

  “虽然没什么特殊能力,但拿来做炼金魔宠也够了。”芙萝拉突然来了精神,“要不要我帮你把傻鸟炼成炼金魔宠?”

  “炼金魔宠是什么?”安格尔疑惑道。

  芙萝拉神秘的笑了笑,然后对着长空吹了个哨声,紧接着一阵破空声从远处传来,烟尘阵阵惊吓群牛,尘烟消散后,一只黑羽猫头鹰稳稳的站在芙萝拉的肩膀上。

  黑色的羽毛根根如毛针,威武异常;额头一戳金羽恰似冠冕,昂首斜睨一派王者姿态。

  “好一只神骏的猫头鹰!”安格尔在心底暗忖,不过他注意到,这只猫头鹰的眼眸是冷漠的幽绿色。这种冷漠不是野兽的本能失格,而是一种带着机械化的漠然。

  “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炼金魔宠,爱莎。”

  为了得到快速的得到讯息,或者巫师不愿用真身出面时,都会用到耳目。

  巫师的耳目,一般来说有三种手段。

  其一,特殊术法,譬如附身术、传音术等等……都能做到耳目的手段。

  其二,替身斥候;其三,便是炼金魔宠。

  炼金魔宠,是一种巫师的实验手段。通过炼金术,将魔物、幻灵或者野兽,炼制成巫师的耳目。

  替身斥候也是生物炼成,但替身斥候是拥有自我意识的。炼金魔宠则不一样,炼金魔宠几乎等于死物,其生存的能量是体内的魔力循环,必须完全靠着巫师供给,其眼睛就等同巫师的眼睛,其耳朵就等同巫师的耳朵。巫师可以完全掌控炼金魔宠,几乎等同于巫师的五感分身。

  只是,炼金魔宠是没有自我意识的。

  对安格尔而言,炼金魔宠算是其中最残酷的手段。不过残酷归残酷,炼金魔宠却是最行之有效、最不会出差错的手段。因为炼金魔宠已经算是巫师的身体一部分,不可能背叛,也不可能被术法手段欺骗。

  安格尔思索着,以后他如果要寻一个耳目,或许也要搞一个炼金魔宠。

  但让他把托比炼制成炼金魔宠,他可不敢。

  且不说格蕾娅会不会放过他,光是他自己本心的那关就过不去,他可是承诺过要好好照顾托比的,毁诺非男子汉所作所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