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3节 雷暴突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合上书,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据书中所说,魇界的诡异之处,让很多巫师都摸不着头脑。但在这种摸不着脉路的背后,又吸引着巫师前仆后继的为之疯魔。这就跟桑德斯说的那本特殊引导法一样,明明连引导法的内容是什么、保底值是多少都还没弄明白,却让他长久的惦记着。

  或许,这就是魇界的奇妙:不明所以,却又令人趋之若鹜。

  看着窗外蓝天,安格尔的神思开始放空。

安格尔知道,自从那  在芭比餐厅里,答应了成为桑德斯的学生时,他所要付出的代价,已经慢慢找上门来。

  魇界,他不得不去。

  他不想恶了桑德斯,同时他也想看看,魇界之行的背后,会不会曝露出便宜导师收下他的真实目的。

  至于桑德斯给他的其他两个选择,基本上,他已经放弃……

  也不能说完全的没希望,至少桑德斯给他的第二个选择——自创精神模型。其实也可以尝试一番,毕竟《初始荣耀》那本书,还放在这儿呢!

  想到《初始荣耀》,安格尔从滑轮梯下来,走到标签写着“3”的书架。

  让安格尔意外的是,这个书架上的书,竟然绝大多数都不是浆纸订本,很大一部分都是边缘起翘,带着年代皲裂感的皮卷珍本,露在最外面的部分,还布满厚厚的尘埃。很显然,这里的皮卷已经很久没有被人翻动过了。

  安格尔一卷卷的打开,又一卷卷的合拢。

  很多皮卷里,记载的都是数千年、甚至数万年前的巫师界轶闻,大约就是古早的八卦杂志。偶有干货,也是安格尔现阶段无法涉及的术法知识。

  在整理了大部分现阶段无用的皮卷后,安格尔终于找到了一卷已经发灰发黑的古老皮卷,卷脊上用还没有规整化的通用文写着一排变体字。

  说到通用文,这里不得不说下巫师界的文字。巫师界的语言有地域上的差别,但文字却基本流行通用文。当然,也有很多其他类别的文字,还有一些文字天生就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不过,如今在巫师界用于记载与传播的主流文字,还是通用文。

  通用文之所以从巫师世界流传到凡人世界,有很大的原因在于人心思变。

  巫师在这个世界,从古至今都是处于最顶端的存在。人类是一种有“崇上”

节的生灵,无论是普通百姓、亦或者贵族皇室,都免不了俗。他们一边拒绝与害怕巫师,又一边在心里默默的崇拜巫师,甚至争相模仿巫师的习俗。巫师所使用的文字,也是在这种复杂的  绪中,被慢慢的传播开来。

繁大陆和旧土大陆(边缘岛)本来也是一脉相承,只是后来因为大气元素的惰  化,导致大量的巫师从旧土大陆撤走。巫师们是走了,但他们留下的文字早就被贵族阶层了解,进而传承;所以金雀帝国使用的通用文,其实就是巫师用的通用文。安格尔懂巫师界通用文,便是这个原因。

  只是通用文也有很多变体,这是由于历史的因素导致的,就像安格尔自己会的汉字,也经历过诸如“甲金篆隶草楷行”的演变。为了书写的方便与普及,汉字还从繁体简化成简体。

通用文也是如此,由于时代的不同,字体也有相应的变化。好在,通用文本  是表意文字,就算有变体,也只是书写的简与繁的差别,仔细辨认还是能够认出来的。

  这张皮卷的名称,经过安格尔仔细的辨认,还是认了出来。

  一排优雅隽秀的花体字呈现出来的正是安格尔要寻找的《初始荣耀》。

  安格尔打开皮卷,捧在手掌心,准备趁着午餐前,大致的将里面的内容读一遍。

  “荣耀的最初,不是我寻找到了你,而是你一直在那儿等着我,从未离去。”

这是扉页的第一句话,读起来不像是一本撰写精神力架构的书,反而像是一本  诗。安格尔在心里默默腹诽。

  安格尔准备往后翻的时候,一阵意外的雷鸣声传进他的耳中。

  他抬起头往窗外望去,不知什么时候,晴朗的天空已经被一层层浓郁厚重的黑云取代。

  在魔鬼海域,雷鸣电闪很正常,安格尔在紫荆号上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但随着轰鸣的雷声不停传来,安格尔终于有些坐不住了。

毕竟紫荆号是在海面航行,离雷云远着呢。而云鲸飞翔在天际,离雷云几乎近在咫尺,若非云鲸本  有智慧,主动的闪躲雷云,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在雷云的内部了!

  但即使和雷云并没有“负距离”接触,但人在高空,那剧烈响动的程度,根本和紫荆号上感受到的程度完全不一样!

  轰隆隆——

  一道比先前更响的雷声直击耳膜,安格尔有刹那间的白视,可见其震耳发聩的程度!

  安格尔拿手捂住耳朵,也挡不住那声声巨响,只能微微削弱雷声对耳膜的伤害。

意外的发生,自然让安格尔没有心  再看书,在这种环境之下,他也看不进书。

  频繁集中的雷声在三分钟后,总算度了过去。但安格尔刚刚放松,道道闪电就劈了下来!

  不知什么时候,平流层竟然布满了厚厚的连绵成一片的雷云!云鲸在雷云之下飞行,根本没有一丝空隙。

那闪电也跟疯了似得,让安格尔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电蛇乱舞”,剧烈的电光就像一截截断了的枝桠一样,不要钱似的往云鲸  上洒。

  云鲸皮厚,毫无所觉,自顾自的翱翔。但却苦了它背上小牧场里的生灵。

安格尔透过帐篷的小窗口,已经远远的看到,有  牛被闪电劈成焦黑一块。就连平时张扬的隼魔,也有被闪电劈下的例子。

  还有几棵树被闪电劈中,燃起熊熊火焰。蔓延的火势,又将青草点燃,灰色的烟雾开始在牧场处处蒸腾。

  看着这般惨烈的景象,安格尔有些担心,闪电会不会劈中帐篷。如果帐篷也燃起来,他能躲哪儿去?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乱舞的闪电把牧场搞得乌烟瘴气,但没有一座帐篷被雷劈到。显然,安格尔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巫师的手段,是难以臆测的。

  雷声虽然不再集中,但时不时蹦出一发雷鸣,也让安格尔无法静心阅读。疯雷天,他又无法离开,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只能捂着耳朵、耷拉着脑袋趴在滑轮梯上假寐。

  不知过了多久,安格尔突然被一道巨响给惊醒。

  抹掉嘴角的口水,安格尔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然假寐着、假寐着,就真睡过去了。

  安格尔往窗外看去,和睡着前一样,天色黑黢黢的,雷云依旧,闪电未改,牧场也还是一片狼藉。

  摆在一边的石英座钟,指针已经从睡前的中午13时,变成了如今的晚上8时。

  他一睡从中午睡到晚上,这场雷暴还没过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