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68节 恒定碎屑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空间裂缝的中央区域,裂缝已经全部串联起来,形成黑压压一片的空洞,空洞中黑暗无比,无尽的吞噬与吸引力从中散开。新Ω┡笔趣阁空洞里的黑,是那种深沉到极致的黑,可以湮灭一切光线。它的吸力,又像是一只待人而噬的怪兽,充满着恐怖宏大的气息。

  位面融合对任何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双刃剑。有好有坏,最终得失很难判定。一旦开启了位面融合,世界意识的牵引力也将不停的对相应处进行修补与镇压。空间裂缝的中央区域,便有世界意识的镇压,所以那种吞噬力与吸引力,并没有那么强烈,只要不处于中央区域范围内,倒是不虞危险。

  至于外围的新生裂缝,却是没有世界意识的压制,所以危险程度极高,直到它真正融进中心裂缝,才会被慢慢进入的管控修复阶段。

  男子去的地方,正是外围新生裂缝的区域。最有价值,却最危险的区域!

  男子进入这片区域后,有脚下藤蔓帮着固定身形,一开始进行的十分顺利。

  左移右晃间,不仅躲开了裂缝,还顺道收集了四五道飞流而出的光点。接下来的几次,虽有危机,但有藤蔓的帮助,也顺利的躲开。

  最后一道光点,落入他的掌心。小心翼翼的将之倒入滴管瓶中,滴管的刻度终于到达了2毫升。

  男子兴奋的将滴管盖盖上,让藤蔓拉着自己出去。

  可就在这时,变故出现。

  一道巨大的新生裂缝,十分突兀的出现,并且位置十分刁钻的横垣再他与藤蔓之间,裂缝出现的瞬间,空间波荡就像高裂纹刀一样,将连接他的藤蔓应声切断。

  “不好!”男子眼看着藤蔓消失,手中术法不停,想要借着之前的联系,重新续接上。但空间伟力岂是他能抵挡的。

  眼睁睁的看着藤蔓断裂,男子干枯的皮肤上露出惊慌之色,从腰间软囊里掏出一把木杖,木杖凭空一点,便有魔纹从杖底窜出,一道六芒星的魔能阵出现在半空中,男子想要借着魔能阵的力量,快的逃离出裂缝丛生的区域。

  但木杖中蕴含的魔纹,刚一出现,就被裂缝撕的粉碎,就连精工的木杖也断成两截。

  男子此时已经完全处于密闭的封锁状态,空间裂缝将他彻底包围。

  绝望与后悔,出现在男子的眼中。

  早知道,就不该贪那一点恒定碎屑!位面融合的初期,恒定碎屑被抛出,对巫师而言是十分珍贵的机缘。但位面融合过程中,甚至位面融合结束,也有很大的机遇啊!

  难道,他就要因为自己的贪欲而付出死亡的代价了吗?男子双颊孱白,绝望的看着裂缝的黑影逐渐将他推向中心地带。

  一旦他真正的进入中心地带,那足以撕裂一切的伟力,会让他连渣都不剩。

  就在男子彻底绝望的时候,一道诡魅的笑声传入他耳里。

  “嘻嘻嘻嘻,这不是树人波库吗?你这么早就前往融合点,是想第一个获得须渡虫吗?啊咧啊咧,你可真是贪心呢。”

  有人,代表着可能获救!波库眼中冒出光亮,往声源看去。

  只见一身暗紫色蕾丝蓬蓬裙的少女,从数千米高空中打着华丽的洋伞飘荡着落下,洋伞精致无比,伞面上刻画着一幅幅仿佛童话故事的精致绣画。蓬蓬裙被水龙卷的强风刮的荡漾,但神奇的是,无论蓬蓬裙怎么被掀起,中心部位的蕾丝衬裙却纹丝不动,让春光无法外泄。

  打着洋伞,悠然从天而降的少女正是从云鲸离开,赶到雷云中心点的芙萝拉。

  “鲜血女巫芙萝拉!”波库的声音隔着空间裂缝传来,听不出来是惊喜还是惊吓。

  “直呼一位少女的名字,是很没有礼貌的事情唷”

  波库完全没有和芙萝拉打嘴炮的兴趣,他目前处于生死一线,芙萝拉的出现让他看到希望!

  “芙萝拉,救我!”波库的声音远远传来,但水龙卷的声响湮没了他的声音,他的魔力用在维持身形,无法释放其他术法,只能反复的大叫:“救我!快点救我!”

  芙萝拉听到了波库的求救,嘴角隐隐露出奸笑。

  “我都说了,直呼少女的名字,非常没有礼貌唷。”

  “女士!芙萝拉女士!救我!”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清楚!”远声术这种戏法,芙萝拉自然用的很溜。

  波库焦急的道:“我说救我,救我!快救救我!”

  “噢,原来你是让我救你啊?我还以为你是有把握才进入融合点的呢,原来是误入其中了呀,真可怜啊。”芙萝拉用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评论,让波库恨得牙痒痒,但有求于人,不爽也得忍!

  又堪堪躲过一道裂缝,但背后的披风却被截断成碎片。

  “对!我误入险境,不小心被困住,救我,求你救我!”波库的性格本身就有些没皮没脸,求起救来丝毫不顾及自己身为巫师的形象。

  芙萝拉调笑够了,方才道:“救你啊,没问题啊。但依照等价交换原则,我救了你的命,你需要付出的代价可不低。”

  “我命贱,值不了多少钱!”波库非常认真的说:“1oo魔晶好不好?”

  “啧啧,你是认真的吗?”芙萝拉打伞站定半空,从高处居下的俯视着波库。

  “诶。”波库似乎也知道1oo魔晶太低,迟疑了片刻:“那2oo魔晶?”

  芙萝拉笑而不语。

  “要不3oo……不,5oo魔晶!”波库枯树一般的脸,露出心疼之色。

  芙萝拉早就听闻树人波库的无赖性子,一直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还真的有巫师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波库见芙萝拉完全不为所动,急的跳脚:“那你要什么,我的命真的不值钱!”

  芙萝拉笑道:“你将刚才你收集到的恒定碎屑全部给我,我就来救你。”

  “恒定碎屑?!不行!这可是我拼命收集到的。”

  “然而你现在就要死了。”芙萝拉一脸怜悯:“用恒定碎屑来做坟土,倒是独一份。”

  芙萝拉的话,让波库的脸上出现挣扎之色。

  但一向吝啬的他,一想到辛辛苦苦搞到的恒定碎屑就这么白白送人,心内就有浓浓的不甘。

  芙萝拉也不说话,就远远的看着波库在死神的尖刀上挣扎。

  “要不,我给你1滴?”波库脸上露出不舍。

  得不到回复,空间裂缝变大。

  “2滴?……3滴!”波库哭丧着脸。

  芙萝拉冷眼旁观。

  直到波库说到“给你8成,至少给我留4滴”时,芙萝拉依旧笑眼眯眯,却不曾松口。

  “好,8成!我救你出来。”这时,一道沙哑的男声传入波库的耳中。

  芙萝拉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前的男人,嘴角一撇:“导师,差一点我就可以全部拿到了,你这时候插嘴干嘛。”

  来人自然是桑德斯,只见他转头低声道:“刚才我已经感觉到黛妮夫人的魔力了,她似乎在远距离定位坐标。”

  如果黛妮夫人到了,别说8成,1滴都弄不到;所以桑德斯才在这时出现。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