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75节 异界大能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念力者一旦离开寒特世界,其自  念力会大打折扣。能在巫师界布置一个绝音念壁,在寒特世界至少也是二星强者。”桑德斯沉声道。

  寒特世界也是个拥有特殊力量的世界,这种力量名为“念力”。念力沉睡在寒特世界每个生灵的体内,只有通过特殊修炼方法将之唤醒,念力才会发挥其独有的效果。

  寒特世界算是一个低魔位面,最强者为三星念师。三星念师的念力所造成的破坏力,堪比3级巫师。不过,这只是念师在寒特世界时的水平,一旦离开了寒特世界,念师的念力会大幅度下降,三星念师若处在巫师界,能发挥1级巫师的水平,就已经顶天了。

  就像这道“绝音念壁”,在他们眼里基本就是2级学徒的水准,但实际布置者却是二星以上的念师。这就是世界不同所造成的实力压制,巫师之所以能横行大千位面,就是因为巫师的实力受世界的压制很小。倘若是一位踏上真知之路的巫师,他的实力甚至完全不会受到世界不同的影响。因为巫师的力量,说白了就是对知识的运用,只要思维的方式还在,力量就很难受到削弱。

  “你请动二星念师,莫非是想狙击我等?”桑德斯看着斯利乌道。

  “狙击?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和桑德斯先生做一场买卖呢。”斯利乌穿过水幕,站在碧姬之上。风撩起他银色长发,看上去极为的出众。

  “交易?如果是一场正常交易,你还需要动用异界来客?”桑德斯嘲讽道。

  “嘻嘻,莫非你还在惦记着恒定碎屑?”芙萝拉突然开腔。

  “没错,芙萝拉女士真是一点就透呢。我就是想交易一点恒定碎屑呢。”斯利乌抿嘴笑道。

  “不可能,你也不看看你是”芙萝拉张口就要嘲讽,却被桑德斯拦了下来。

  桑德斯道:“交易?既然是交易,不如说说你的筹码。如果合我心意,交易给你一些也无妨。”

“导师!”芙萝拉听到桑德斯的话,有些不舒服的嗔了一句。桑德斯只是摆摆手,暗地里比了个手势  拖一下时间,现在不宜动手!

芙萝拉看到桑德斯的示意,心领神会的闭了嘴,退到桑德斯的  “筹码呀?”斯利乌咧开嘴,眼底闪过一道冷光:“用你们俩的生命交换如何?”

  听到斯利乌的话,桑德斯和芙萝拉的脸色肃然一黑。

  “你找死!”芙萝拉怒斥道。

  “用我们的生命作筹码?你确定有把握杀了我们?”桑德斯不屑道。

  斯利乌毫不畏惧,“我当然杀不了你,但世界意识可以呀,如果你动手,或者我动手,后果嘿嘿,我不说你也该明白。”

  芙萝拉还以为斯利乌掌握什么大杀器,一听到斯利乌的话,白眼一翻:“你这是自找死路,无论谁动手,在场诸人都逃不掉,你以为你就能活下去吗?”

“别拖时间了,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斯利乌拍了拍手,周遭立刻出现数道黑影,其中黑影的领头者,是一个  形瘦削但气息古怪的男子,斯利乌道:“他们是寒特世界尹迪科家族的人,我想桑德斯先生应该不陌生吧?”

  “尹迪科?”桑德斯看着最前面的瘦削男子,眼里突然闪过一丝惊讶:“你是飞鸦尹迪科?”

  瘦削男子低着嗓音笑了笑,带着异域口音道:“在下正是飞鸦尹迪科。”

  飞鸦取下兜帽,露出白发长者的形象,虽然绝大部分外貌和人类差不多,不过他长有一对黑白纹路的兽耳。这对兽耳表明其并不属于人类,而是类人的智慧生命。

桑德斯一听他的名字,脸色立刻一变。这人正是寒特世界五大三星念师中的一位!其念力  质为“原点”。

  这个能力在寒特世界无比强大,甚至可以影响整个寒特世界。创造一个元素的初始点,以之延伸,可以以火为初始点,延伸出无尽火海也可以用水为初始点,延伸出汪洋大海。而且它还不限制于实物,它甚至可以用时间、空间为初始点!

  虽然飞鸦离开了寒特世界,无法做到在寒特世界那般翻云覆雨。但如果合理利用他的能力,以“稳固的空间”作为初始点,衍生出一片庇护地,就算这个空间塌陷,他们也能安然无恙!难怪斯利乌感说出那番话,因为有飞鸦在,他们根本不惧被世界意识牵连。

“果然是好算计。”桑德斯面色  暗的道,他如果动手的话,一旦崩塌了这片空间,被世界意识盯上,会连累所有人,但斯利乌却可以靠着飞鸦的能力存活,到时候如果真的被各家组织追溯起来,还是他的错。

  他如果不动手的话,斯利乌也可以让飞鸦主动攻击。三星念师飞鸦,在巫师界能发挥至少1级巫师的实力,足以对付无法放手施放的他们。

  所以,无论动手还是不动手,他们都尝不到好果子吃。

  桑德斯其实也暗中在估摸着斯利乌的底线。斯利乌其实可以一开始就动用术法,让在场所有人都被世界意识化为一点灵光,死的不能再死。他便可以独自占得位面融合的第三阶段的利益,但他没有这么做,显然是有原因的。

  或许,飞鸦的念力不足以保护深海之歌的所有人。亦或者,斯利乌还有其他计较,不愿意彻底得罪在场所有的巫师组织。

  不过桑德斯比较好奇的是,斯利乌为何敢这么做?

  “所以,你的答案是什么呢?可别拖时间噢,我再给你1分钟,如果1分钟内不回答,我可要动手了。你们的命,或者交出恒定碎屑。”

斯利乌一副有成竹的表  ,似乎笃定桑德斯的选择。对于巫师而言,生命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怀?美德?英勇就义?那是凡夫俗子追求的精神慰藉罢了,对于致力看透世间本质的巫师而言,什么东西都没有自己的生命重要。

  突然,斯利乌看到芙萝拉掏出一张皮卷,皮卷上有魔纹闪烁,显然连接着他们脚下的魔能阵。

  “想要靠挪移阵法离开?”斯利乌挑眉,含笑道:“呀咧,差点忘了告诉你们了,周围的水幕上被覆盖了一层时空念障,虽然因为世界不同的关系,念师的能力被削弱了。但阻碍你们一两分钟,还是没问题的呢!”

  时空念障?!芙萝拉急忙看向桑德斯,只见桑德斯轻轻的点了点头。

  该死!芙萝拉低声咒骂了一句,不过她看似一脸燥郁,但如果了解芙萝拉的人在此,就能看到她的眼睛一片清明淡定,丝毫没有一点怒意。

  因为“时空念障”,现场一时间,陷入了冷寂。

  “还有30秒,希望你们做出正确的选择唷。”斯利乌看上去十分惬意的拿出个迷你沙漏,看着里面的沙砾一点点的落下,嘴角的微笑越发张扬。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